燃文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本善良之崛起在线阅读 - 第698章 向北而行

第698章 向北而行

        败落的严冬已经过去,哪怕是北方依旧寒意侵蚀,但带霜的荒野之中,却是萌发绿意的浅草,隐隐的春息,降临大地,让沉眠一个冬天的万物,开始慢慢的复苏。

        “叮叮”的流水,一道不知道从哪里流来的小溪,奏着快乐的歌,涓涓不息。

        走近了,才会发现,一个黑色的身影,淹灭在溪水中,远远看去,显得有些突兀,就像是有人落水,浮沉在水中,没有生命的迹象。

        但突然之间,溪水炸开了,楚河从溪水中站了起来,冰冷的水溅落的水花,瞬间让这平静的天地,变得活了起来,似乎方圆百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是的,他就是楚河。

        楚河之所以离开,没有告别,并不是不好意思开口,而是身体涌动着一种莫名的力量,几乎不可抑制,就像是当初在异世界里,力量提升时的感觉,楚河担心自己控制不住,到时候伤害别人就麻烦了,所以离开了繁华的闹市,隐身在这旷野之中。

        鸟鱼草虫,就是没有一个人类。

        但他其实并没有离开绵市的范围,在这里,他已经静修了三天,先前不久,身体烫热,楚河有些受不住的,潜入了冰冷的溪水中,借用这种寒意,抗衡体内的躁气,这会儿从水里冒出头来,喷出了水花,脸上仍是带着缕缕的蒸气,就像是把水都汽化了。

        随着楚河迈步,从水里走出来,身上的蒸气越发的浓郁,等他走上岸,本来湿淋淋的衣物,竟然以一种肉眼能看得到的速度,迅速的蒸干了,如果此刻有人看到,一定会惊掉下巴的。

        楚河回头,身形突然跃起,双臂一展,双掌瞬间泄出了身体里涌动的真气,两道掌劲,袭向了溪中,溪水又一次炸开,似乎整条小溪,都被割断,变成了一个深潭。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触,但楚河知道,这是力量变化之后,全新的感受,没有想到,这一趟出游,竟然这么快,就有领悟。

        两条鲜活的鱼儿,被水潮带上了岸边,楚河生起了一堆火,把两条鱼串上烤了起来,很快的,两条没有任何佐料的鲜鱼被吃进了肚子里,楚河倒在了沙滩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体会着身体的变化,脑海里,回忆着这几天来的经历。

        这会儿,苗家姐妹应该已经到京都了吧,楚河拿出了手机,又放了回去,估计这会儿,她们已经与悠悠这女人见面了,悠悠没有给他电话,楚河觉得,自己还是不会主动开口了,不管悠悠,周紫衣,范舞儿她们都是聪明人,应该不会为难苗家姐妹的。

        很快的,楚河离去,幽静的小溪,变得更加的平和,似乎从来没有人来过。

        第二天,楚河坐在一辆货车上,继续北行。

        越是往北,春的气息越淡,楚河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天还会下雪,鹅飞大雪飞舞,让衣服单薄的他,感受到一种不同的地域气候。

        小哥,给你。“一个全身裹在厚布袄里的老人,把一件皮衣递给了楚河,露在外面的半张脸,也是冻得通红,但此刻,竟然还能露出笑脸,说道:“小哥,穿上吧,天气太冷了,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了,还会下这么大的雪,今年的天气,有些反常啊!”

        纯朴的老人,友善的态度,给楚河送来的温暖。

        楚河接过了,说道:“谢谢了老哥。”

        老头子笑笑的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只要小哥不嫌脏就成,你就是电视上说的驴友吧,这个天气出来看雪景,挺怪的,我们那山脚里,雪大得很呢,可没有人注意雪不雪景的,都冷怕了。”

        “再忍忍,一个小时就到县里,到时候有酒店,你就安全了。”

        坐在这车斗里,汽车虽然跑得不快,也不敢跑快,但这风吹得,真的脸上如刀割,那滋味,真的别提了。

        除了楚河与老人,还有三个中年人,他们都是冰湖上的捕鱼手,在这种季节出来捕鱼,也是为了生计,那绝对是一件辛苦的事,稍有不慎,就会被冻伤。

        “老哥,今年收成怎么样?”

        “收成一般,但天气越冷,鱼价越高,倒是比去年赚得更多一些,跑一趟,不差油钱。”虽然的确很冷,但想起这一趟的收获,老人心情看起来挺美的。

        “葛叔,明天是不是再走一趟,这下雪天,鱼价一定会更高的。”一个中年人大声的喝道。

        老人抬头,看了看这天气,犹豫了一下说道:“看看再说,要是雪下大了,咱们明天就休息,捕鱼太危险了,你们都是有家有口的人,注意点,不要为了赚钱,把命送掉,不划算。”

        “我家老夭今年要上大学,学费还没有着落呢?”都是为生活所迫,不然这样的天气,哪个人愿意出来赚钱,这真的是辛苦钱。

        老人不悦的说道:“老夭的学费,大家凑凑就好了,还能担搁孩子不成,就你心眼多。”

        中年人不好意思的笑了,说道:“葛叔你不开口,我哪里敢呢,大家赚钱都不容易是不是?”

        “行了,你小子不要说了,这事等回去再商量,让人看笑话。”

        一个小时之后,车子终于停下来了,楚河哪怕穿了皮衣,也依旧冻得不轻,几个裹成团的中年人,也是如此,连呼出来的气,也都结成了冰,还好他们除了眼睛,基本都没有露出来的身体,睫毛上,全部亮晶晶的,成了雪人。

        “小哥,你看到了没有,前面那招牌,就是县里最好的旅店了,你快些过去吧,这么大的雪,天黑得很快,等下就看不见人了。”

        “老哥,你这皮衣多少钱,我买了。”

        “两百块,小哥你要是不嫌脏的话,给两百块就行了。”

        楚河从口袋里,掏出了五百块,塞到了老人的手里,说道:“给你老哥,多的算是路费了。”

        老人急忙推却,说道:“小哥,也用不着这么多啊!”

        楚河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而是撑着车架,跳下了车,说道:“老哥,再见了。”

        车子又启动了,在漫天飘雪中,消失在楚河的眼里。

        这是玉县,一个楚河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地方,还好有顺风车搭,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虽然楚河并不畏寒冷,但估计得受点罪。

        遇上老哥这样的心善的人,的确十分的难得。

        住了店,吃饱了饭,楚河驱散了寒意,又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起床了,发现外面一片雪白,太阳照耀大地,把整个世界,装扮成了雪的晶莹,与昨天的迷朦相比,这的确是一个好天气。

        本想离开的楚河,想起了昨天在车上与老人的谈话,准备在这里多停留一天。

        租了一辆车,向着月湖而去。

        “兄弟,你也是去月湖看冬捕的吧,这样的天气,最好捕鱼,场面可是相当壮观的。”司机听说楚河要去月湖,立刻拉开了话题,看来这里的人对月湖,个个都知道,个个都熟悉,一提起月湖,就会想到冬捕。

        楚河说道:“那一定很热闹吧?”

        司机说道:“那是当然,这已经成了每年寒冬时季最大的节目,不少人慕名而来,感受捕鱼的乐趣,而且有不少做鱼生意的商家,也会开车前往,捕好的鱼立刻拉到海鲜市场贩卖,听说今年的鱼价很不错,可算是又赚了一笔。”

        月湖就在玉县三十公里外,但因为路面的积雪太多,车行很慢,三十公里,几乎走了整整一个小时,车子就来到一处白茫茫旷野的地方,这里已经停了很多车子,还有不少的人,热闹的就像是过大年一般的。

        那旷野可不是真的旷野,而是月湖,只不过现在的月湖,全部结成了冰,所有人都在上面,岸边,几个炉子火烧正旺,几口大锅传来了鱼香,楚河下了车,付了车费,才听到司机说道:“那是鲜鱼汤,只要来的人,都会有一碗,月湖每次起网出来的鱼,都会先吃一只,用这样的方式,鉴定鱼质,决定价格。”

        楚河也禁不住的走了过去,这么多这么大的锅,煮的可不是一只两只,每个锅都满满的,而且是一种最简单的方式,就是鱼炖豆腐,乳白色的鱼汤翻滚,让人闻着就很有食欲。

        “喝鱼汤了,喝鱼汤了……”楚河来得很是时候,鱼汤好了,几个大婶齐声的喊着口号,然后那些搏鱼的人,还有观看搏鱼的人,都齐齐的向着这里围了过来。

        每人一个纸碗,每人一碗鱼汤,场面变得更加的热闹。

        楚河却是看到了熟悉的人,昨天坐顺风车遇上的老哥,这会儿满是沟壑的手,端着一碗鱼汤,一脸享受的喝着,似乎是无上的美味,更有对辛苦收获的满足。

        这种丰收喜悦的气氛与场面,楚河也是第一次看到。

        “老哥,我们又见面了。”楚河端着鱼汤,走了前去,笑笑的打着招呼。

        “小哥也来了,有没有兴趣,等下与我老哥一起去捕鱼,今天天气不错,收获应该不小的。”老人热情的回应,然后问道:“怎么样,鱼汤可鲜,来,我帮你再盛一碗!”

        这可是特别优待了,而且看这些人对老人的态度,想来老人在这里还是很有权威的。

        喝过鱼汤,捕鱼再次开始,老人一直把楚河带进了捕鱼圈中,这是用绳子隔出来的区域,游客是不准进入的。

        “葛叔,快过来帮忙,这一次的鱼获太大了,我们开的冰孔小了,根本拉不出来。”

        “小哥,我要过去帮忙了,你自己四处转悠一下,小心点,不要太靠近冰孔了。”老人提醒之后,转身而去,不是走的,而是滑的,双腿一抖,就已经滑去了老远,楚河看着老人的动作,充满了好奇之心,立刻尾随而去,想要近距离的看看,这难得一见的冬捕。

        对游人来说,冬捕是一种活动,很是热闹,但对这些冬捕的人来说,却并不是一件美差,很辛苦,在这里,拉着超大的鱼网,手在水里活动,若不习惯的人,一分钟都受不了。

        所以这些捕鱼工,都是很有经验的人,人群中年青人并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