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 - 打造火影世界在线阅读 - 第209章 监狱风云之模拟人生

第209章 监狱风云之模拟人生

        监狱,是恶的终点,也是恶的汇集处,尤其是这种重罪监狱,只要有点风吹草动,不出几分钟,就会发生一场大规模械斗。

        不过这些都和鸣人没有关系,因为他不出门。

        鬼灯城监狱男女犯人分成两个区,男区较大,活动范围也大,鸣人所在的区域,正是女区,233号牢房。

        牢房三面是墙,正面是直径十几厘米的方形柱,用厚铁皮包裹加固,门锁也大的出奇。

        牢房内没有灯,鸣人躺在床上透过脑袋大的窗口看着外面的星星,墙壁很厚,窗口太小,能看到的仅仅只有一条线。

        第一天入狱有些新奇,翻了好久的身也睡不着。

        今天过得还算顺利,鸣人又发挥了宅的本质,死活不出门,就连吃饭,他都是端着餐盘找个角落独自吃。

        生怕发生点磕碰自己就变成男孩子。

        其余时间,他都是在学习。

        又折腾半天还是睡不着,鸣人决定找狐狸精陪他玩。

        摆好凌乱的棋盘,鸣人回头喊自家狐狸精:“大狐狸,来玩啊。”

        “快看完了,再等老夫五分钟。”九尾躺在浴缸里,水中的尾巴轻轻晃动,搅起一圈圈漩涡。

        除此之外,水里还是连个气泡都没有。

        此时水温850度,而且还在升,已经快接近普通状态煤炭燃烧温度极限了,前提是这空间里的煤炭有极限。

        而九尾,表情依旧淡定,它是真不怕烫,谁要是不信,它当场就能给你表演个开水烫尾巴。

        五分钟后,九尾拿着秘银大棒在断更名单上加了个名字,然后加入了棋局。

        第一局,鸣人赢了,看着满脸不甘气愤码牌的狐狸精,嘲讽道:“菜的抠脚。”

        “老夫这是爪子。”九尾语气平淡的反驳着,别得意,你等下一盘的。

        第二盘下完,九尾滋溜一口酒:“菜的抠脚。”

        这小鬼从来不长记性,无论嘲讽多少次最终都会回到他身上,他还是乐此不疲。

        “你能不能别学我说话。”

        “你管我,嗝~”九尾又闷口冰可乐,冰凉的可乐和滚烫的热水隔着身体交换热量,犹如冰火两重天。

        九尾不由地仰头呼了一口气:“呼~~”

        和现在相比,以前算是白活了。

        鸣人鄙视地看了它一眼:“小心热伤风。”

        这一晚,一人一狐玩到很晚,鸣人又看了会封印术,脑袋昏沉的睡了。

        本以为一切就这么顺利,直到无为把他拉到极乐之箱前,没想到第二天就出现了意外。

        当晚,鸣人正在调戏狐狸精,突然听到开门声,一睁眼,愣了,他看到了两个狱警,还是男的。

        这特么是女狱区啊。

        正开门的狱警年长些,晃动着锁链,和另一人有说有笑:“那肥婆可真不是东西,老子送了两条火之国特产烟才弄到的钥匙。”

        “老哥有心了。”另一个狱警奉承道,他年纪看起来不大,也就二十四五岁。

        咔,门开了,年长狱警轻推了下年轻的:“好了,进去吧,明早五点我来接你,不过你小子要是快的话,我可以在外面等你。”

        “老哥说笑了。”年轻狱警走进屋,回头挥手:“明早见。”

        “那老哥不打扰你了。”年长狱警把钥匙挂在腰带,转身走了。

        鸣人懵逼地看着屋里的狱警,脑袋里全是以前看过的各种监狱电影里的混乱日常。

        越想越心惊。

        不是,你这是啥意思,我现在虽然看起来是个女的,但是我掏出来比你都大啊。

        贴在门上看到那个狱警走远了,年轻狱警才转身,把手伸进怀里:“别紧张,我…”

        “嘭。”

        迎接他的是一条被锁链捆住的腿,腿踢在头部,狱警吃不住力,又一头撞在旁边的墙上。

        收回腿,鸣人把锁链掰回原样,虽然看电影里的监狱很乱,但这也太乱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一个男的竟然差点在女子监狱里被捡了肥皂?

        狱警小哥倒地,怀中的手也露了出来,手中,是一把鬼灯果,也就是姑娘果。

        这下鸣人也搞不懂他的来意了,你这大半夜潜入女监,惊心动魄的玩这么一出,就为了送这一把水果给我?

        不对,不是给自己,应该是给香磷,难道你还要玩真爱?

        走过去试了试还有鼻息,鸣人让分身顶班坐牢,带着他传送到孤岛,准备弄醒问问来意。

        “哗。”

        一桶水泼头上,狱警小哥纹丝未动。

        “哗。”

        “卧槽,你不是吧。”看着依旧昏迷的狱警,鸣人感觉事情有些不妙。

        他这要是不醒,那明早怎么办?

        又泼了几桶水,看他还不醒,鸣人赶忙把他拉到火之都的私人诊所。

        看着医生收回冒绿光的手,鸣人问道:“怎么样?”

        医生扒开狱警眼睛,用灯晃了晃,说道:“他应该是小时候头部受过伤没及时治疗,头骨有裂缝,导致…”

        医生说了一堆,鸣人大半没听懂,打断他问道:“那他什么时候能醒。”

        “最低半个月。”看到鸣人脸色变差,又说道:“如果你能找到山中家的人,应该能提前一两天。”

        不说还好,一说鸣人脸色更差了,这有什么区别么?我差的是那一天两天么?

        “算了,他先放你这吧。”鸣人无奈地说道,现在事已至此,还是想办法补救吧。

        在狱警身上搜了搜,找到一张身份牌,发现他叫胜平。

        鸣人不懂寓意,也不关心这些,又把他的衣服装备全扒了后,走出医院,回到荒岛。

        “多重影分身之术。”

        放出一百个分身,鸣人举着身份牌问道:“你们谁是铁柱?”

        鸣人决定先让分身用变身术顶一段时间,所以要找个演技最好的。

        铁柱沉默不语,这次的任务有些艰巨,只知道名字,不知道过往,模拟别人的人生,最低半个月不漏馅,这太难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

        不过,难,不也代表有挑战嘛,想通后,铁柱拿出钢盔顶在头顶。

        鸣人直接把身份牌飞给他:“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胜平了!”

        铁柱敬礼,目光坚定:“保证完成任务。”

        鸣人走过去欣慰地拍了拍他肩膀:“靠你了。”

        安排妥当后,鸣人带着铁柱回到了监狱。

        第二天一早,鸣人早早起床,先把陪在自来也那边睡觉的分身送到妙木山,然后和变身成胜平的铁柱等待开门的年长狱警到来。

        用泥水把头发搓成几捋乱麻,鸣人问道:“怎么样,像不像?”

        铁柱看了看,总感觉差点什么,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说道:“你再撕几块碎衣服出来,把眼睛弄红,眼角再弄点泪痕。”

        “好主意。”鸣人把手伸进被单内,撕出几块丢到外面,然后使劲揉眼睛。

        “好了,现在像了。”

        不到五点,年长狱警提前赶到,听到脚步声,铁柱瞬间进入状态,瘫坐在地,一副虚脱无力的样子。

        刚看到他这副样子,年长狱警有些惊慌失措,开门的手都抖了几下,不过看到那边披着被单,红发打结,双眼无神盯着天花板,眼角还带着泪痕的鸣人,瞬间醒悟,调笑道:“老弟你不至于吧。”

        “怎么说也不能辜负老哥那两条烟啊。”铁柱试图站起来,突然脚下一软,又坐回去了,说道:“老哥帮搭把手。”

        “好嘞。”年长狱警把他胳膊搭自己肩头:“你小子这是玩命啊。”

        “嘿嘿。”铁柱笑了笑:“我今天是不行了,麻烦老哥把我送回住处。”

        “那你今天班不上了啊。”

        “老哥能帮忙请个假不?”

        “好说好说,等我先把门锁了。”挂着铁柱锁完门,年长狱警扶着他走了。

        被单下,鸣人轻呼一口气,总算把第一步骗过去了。

        另一边,铁柱被扶着走,两人走的不快,一路上,铁柱都在小心翼翼观察周围。

        把铁柱扶回屋子放到床铺,年长狱警头看了眼墙上的表后,说道:“那你先休息,老哥先走了,晚上再来看你。”

        “嗯,谢谢啦。”铁柱挥手。

        “哪的话。”

        看着他走出房门,铁柱又等了十分钟,起身在屋内翻箱倒柜查找资料。

        东西不多,只找到值班表和一些衣物。

        铁柱这个愁啊,这人怎么这么不学无术呢,连个工作资料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