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在无限游戏里天天向上在线阅读 - 226.荒漠行(二十)

226.荒漠行(二十)

        芨芨草具有广泛生态可塑性,在复杂的生存环境条件下,可组成有各种伴生种的草地类型,它是盐化草甸的重要建群种。根系强大,耐旱、耐盐碱,适应粘土以及沙壤土,从荒漠到干旱区,所有恶劣的环境都有它的踪影,它就像沙地的卫士,也是西北地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植物。

        根据不同的用途,芨芨草也分不同的采收期。牧草在5—7月采收,用作编织则在9—10月采收。

        采收后要及时晒干,防虫,防火,防鼠。

        说到防鼠,这里地处西部内陆地区,面临的“鼠患”主角不是我们常说的寻常田鼠,而是颇有名头的als黄鼠,布氏田鼠等,高海拔地区还有高原鼠兔参与其中。

        它们会吃掉叶、茎、种子和芽,消耗牧草,还会在芨芨草的根部筑巢穴,破坏根系发育,直至植株死亡。

        我们都知道我国东北地区有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而西北地区也同样有三宝,“沙枣、红柳、芨芨草”。

        可见芨芨草在当地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唐溱溱拿过晒干的芨芨草叶后,很快找到了手感,动作利索地编织着一顶草帽。

        “哎呦,真漂亮。”兰姨瞧见了,忍不住夸赞道。

        “兰姨,您可别夸她,她到底学过一点,”岚岚冲唐溱溱吐吐舌头,然后凑过去一脸渴望地看着兰姨和她手里精致的手工活:“您教教我吧,兰姨,我也想做出这么漂亮的艺术品。”

        “行,当然行。来,我先教你最基础的……”兰姨笑得一脸温柔。

        她看着眼前这些透着鲜活青春气息的年轻人,不由得想起了属于自己的那段青葱岁月。

        当年的自己,也曾有三五好友相伴,一起嬉闹,一起牧羊,一起憧憬未来。

        不知如今,她们可安好?

        ……

        “来喽,香喷喷的烤羊腿上桌喽!”

        “这边羊肉饺子也好了!”

        “刚出锅的羊肉汤!走过路过别错过!”

        “羊棒骨来喽!”

        “……”

        外面雪花飞舞,屋内一派热气腾腾,热闹的烟火气让每个人脸上都透着红润和喜悦。

        “开饭了开饭了!大家伙儿拿着自己的吃饭家伙过来啊!”彭磊深深呼吸着眼前桌上羊肉特有的香气,起身招呼道。

        “吃饭喽!羊肉饭开席!”李叔也亮起大嗓门,笑得见牙不见眼,他很久没有这么愉悦痛快的心情了。

        他还邀请了其余几户人家,大家凑在一起热闹热闹。

        桌子不够,炕上也坐满了人,剩余的玩家们便席地而坐,两两相伴,抱着自己装满了羊肉的大碗闷头干饭。

        李叔和另外几位老友已经美滋滋地闷上了小酒,天南海北地侃了起来,兰姨则时不时起身给玩家们把碗添满,像极了操心孩子们吃不饱饭的食堂打饭阿姨。

        吃罢了饭,各自离席,有些醉酒的李叔又起了鼾声,同样显露醉态的其他几位原住民则由几名男玩家搀扶着送回了各自的家,其余人自觉帮着收拾骨头残渣和洗刷碗筷,分工协作,效率奇高。

        “兰姨,这羊皮要怎么处理?”老酒蹲在一旁问道。

        羊皮不仅可作御寒与装饰作用的衣物、被褥,也是一味中药,可内服可外用,功能主治:祛瘀;虚劳羸弱,肺脾气虚,跌打肿痛,蛊毒下血。

        老酒现在可以算是一个中医药痴,对于医书上记载的可以入药的药材他都很感兴趣。

        好的羊皮价值很高,搞好羊皮的加工,是增加收入,提高经济效益的重要一环。

        而常年与羊为伍,牧羊为生的李叔和兰姨夫妻俩,对于怎样获取一张漂亮完美的羊皮颇有心得。

        此时的羊皮已经被完整剥下,不需要玩家们再看一场“嘎羊直播”。

        “这种状态下的羊皮需要用刀子刮去残余的肉屑、脂肪等物,注意不要刮破,咱们一般用的是钝刀来刮。”兰姨一边说着一边娴熟地操作着,“这些羊角边咱们一般不要,影响皮形整齐,会割掉。”

        等看到兰姨手中出现一张均匀方正,舒展自然的羊皮,有自觉艺高人胆大的玩家便跃跃欲试。

        “兰姨,剩下的羊皮可以让我试试吗?”那男玩家说完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知道这些羊皮是兑换他们日常生活物资的来源,遂又补上了一句:“我可以把它买下来吗?”

        “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兰姨笑着点头,“来吧,交给你了,兰姨把它送给你。”

        她的笑容里透着一股令人心生亲近的淳朴气息。

        男玩家连连摇头,坚持把钱放在了兰姨手里。

        “兰姨的心意我领了。但该怎么着就得怎么着。”他很坚持。

        “兰姨,您帮我看着,我哪里做的不对,还得请您指点指点。”

        “好。”兰姨点点头。

        对于这样一个谦逊好学、乖巧有礼的年轻人,谁又忍心拒绝呢?

        ……

        “不错,很像样。咱们这最后一步,就是用盐来腌制并晾晒。天气不好的时候也可以放在火堆旁慢慢烘烤,但一定要注意火候,要有耐心。”兰姨肯定了男玩家的羊皮处理“首秀”,并继续叮嘱道。

        “哈哈哈,我成功啦!”玩家喜不自禁地手舞足蹈。

        近来游戏里连番参与放羊,他已经慢慢适应并喜欢上了牧羊人的新身份。

        对于全身都是宝的羊,若不是季节不对,他真想上手试试看给羊剃毛是不是真的超级解压。

        外面的大雪纷飞了整整两天后,天终于放晴。

        大家齐心协力扫净主路积雪,给即将出发前往镇上换取生活物资的李叔开了路。

        李叔牵着马走过来时,玩家们才知道李叔原来不仅仅养了羊,还有后院的马和几匹骆驼。

        马和骆驼的年纪有些大了,平常李叔已经不怎么用他们做活了,而是悉心照料着它们,给它们养老。

        它们年轻的时候陪着他吃过苦,风里来雨里去,默默无言地陪伴着他走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他也真心敬重这些陪伴他们多年的老伙计。

        带上之前积攒的羊皮和手工艺品等物,李叔便在兰姨的声声叮嘱中出发了。

        闲来无事的玩家们正愁冬日没有热闹,此行都跟着李叔一起前往镇上逛逛。

        /87/87807/28606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