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女友有别于人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家里的电话

第十四章:家里的电话

        一顿早餐圆满的被吃完,身为甜党的陆霜节最终因被吓到而没能对辣党的白鹿制裁。

        不过这样也好,算是中止了一场即将发生的战争,可喜可贺。

        “才刚刚八点啊!”等两人回到家后,白鹿看了一眼手机,觉得十分不可思议,明明感觉他已经做了很多事了!

        “这就是早起的好处哦!”陆霜节嘿嘿一笑,“哪怕是经过一场晨练,不急不缓的吃完一顿早餐,留给我们的时间还有好多好多。

        我觉得必须早起,每天的生活才能变得足够丰富。不然,等睡完懒觉,吃完早餐就中午了,相当于只能过半天的生活。”

        白鹿想了想,发现的确是这个道理,于是没有反驳。

        “白鹿,我们以后还可以去晨练吗?”陆霜节看向面前的青年,双手放在胸前,明亮的大眼睛闪烁着光芒,既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的问道。

        “我……我努力!”白鹿没有把话说太死。

        早睡早起,身体好好。这是所有地球人都明白的道理,但真正能做到的……那可就百中无一了。

        别说什么上班族,上班族起得是早,但睡得晚啊。

        如果可以的话,白鹿当然是愿意每天早早的出去晨练,去看风景的,那对自己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他性格虽然封闭,但一旦发现比自己目前所拥有的要好的新事物的话,会欣然接受。

        睡懒觉的习惯,就尽量改了吧。

        “没想到你这么自律。”陆霜节有些惊讶。

        “我哪里自律了?”白鹿奇怪道,“我认识的人里,有一个算一个,不是说我闲,就是说我懒。”

        陆霜节摇摇头:“我不认同他们的论调,我只相信我所看到的。虽然我们才认识了没多久,但我对你提出好的意见后,你都会努力的去改变,说做就做。

        这份执行力,我不认为什么人都能有。”

        白鹿摸了摸脖子,表情虽然平静,但心里却不好意思起来,不得不说,这份夸奖让他十分受用。

        “那我们就约好喽,我们每天早点起床,一起外出逛街晨练。”陆霜节笑着拍了拍手,认真道,“我们以后要认真监督对方,谁也不能偷懒。”

        “那我每周得有双休日。”白鹿一本正经的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诶诶!这是晨练,又不是上班。”

        “早上的美景和空气固然好看和好闻,但温暖的被窝也不可以轻易放弃!”白鹿据理力争。

        两人就这个问题辩论了好一会,最终互相妥协,每周周末休息一天不晨练。

        得到满意的结果后,白鹿终于放松的躺到了沙发上,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早上跑了那么远,是时候好好休息一下了。

        陆霜节给他们俩一人接了一杯热水,放到相应位置后,也坐到了沙发上。

        不过,两人没坐到一块,中间还隔着一个身位,虽然同住一个屋,早上还意外发生过一次近距离接触,但说实话,他们还并没有到了那种特别熟的地步。

        少女捧起专属于自己的粉色猫猫头水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滚烫的热水,驱散着四肢刚刚生出的寒意。

        她的体质有些特别,手脚总是冷的,所以,她很早就养成了多喝热水暖身子的习惯。

        刚才在外面,虽然有很大一部分时间是白鹿在推着自己,但她可也没少亲手推轮椅,再加上喂鸭子时还硬撑着站起身那么久,早就相当疲惫了,需要好好歇会儿。

        就在两人都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像两条咸鱼一样时,忽然的,一串急促尖锐的手机铃声将这平和的气氛打破,将他们有些恍惚想要打盹儿的意识拉回了现实。

        白鹿晃了晃脑袋,感受到裤兜里的震动后,皱了皱眉,脸色不悦的掏出手机。

        然而当他看到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名字时,却不由的一愣。

        “谁啊?”陆霜节放下水杯,小声问道。

        “我妈。”白鹿看了女孩一眼,道,“她前天早上才和我通过电话,跟我说了关于相亲的事,这么快就打电话过来,恐怕是来验收成果的。”

        陆霜节眨眨眼,神情严肃起来,“那我该怎么做?”

        “你先别出声。看我眼色行事。”

        “好。”女孩规规矩矩的坐好,俏脸紧绷,像是即将上战场的新兵。

        白鹿紧张的深吸一口气,接通了电话,为了能让冒牌女友及时响应,他开了免提,将手机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小鹿!你们相亲相的怎么样了?”一道显得十分严肃的中年女音从电话中响起,一上来就直奔主题。

        “相亲成功了,遇上了一位十分投缘的女孩,我们现在已经……交往了。”白鹿不动声色的说道。

        “哦?速度还挺快。”电话那头的女音显得很是意外。随即,电话那头陷入沉默,似乎是因为准备好的问题和说辞都不适用了,所以正在酝酿新的问题。

        陆霜节好奇的打量着手机屏幕上的通话对象,只听声音,她就能想象出一位严肃,说一不二的霸道女性形象。

        这样的女性,就是白鹿的妈妈么!有点意外。

        很快的,屏幕对面的女性再次开口,“你们交往到什么地步了,那个女孩长相如何,脾气如何,本地的还是外地的,家庭条件如何,工作忙不忙?你把家里的条件告诉了他多少?她身体状况怎么样,有没有疾病,或者遗传病之类的。”

        一大串问题如连珠炮一般发出,字字清晰,清亮的声音在空旷的客厅中回荡。

        白鹿抿起嘴唇,眉头皱紧,他有些后悔了,他不该开免提的,母亲这些问题问得简直太露骨了!

        对了,她一定是以为家里现在就他一个,不然,以母亲这位中年人的情商,再怎么样也不会把话讲得这么直白。

        可是,家里可不只他一个人啊,他微微侧过头,看向女孩,发现少女此时低下头,双手撑在膝盖上,看不见表情。

        见状,白鹿明白了,哪怕陆霜节外在表现的再开朗乐观,过往的遭遇也是她心中抹不去的伤疤。

        更何况,母亲一连问出了「家庭情况」和「身体情况」这两个雷区,换位思考一下,陆霜节不当场发作就不错了。

        想到这里,白鹿心中升腾起了一股淡淡的怒意,转头看着手机屏幕,冷冰冰的说道:“家庭条件好与不好怎么样?身体状况好与不好,又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