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光代理人在线阅读 - 盛夏花火(五)

盛夏花火(五)

        京都岚山。

        虽然说它是以春天的樱花和秋天的红叶而名闻遐迩,但夏天亦别有一番特色。

        陆光和程小时拾级而上,四周还有其他游客,一时间人声鼎沸。茂密的竹林齐刷刷竖在两边,送来一片阴凉,竹林小径仿佛望不到尽头,程小时一只手拉着陆光,另一只手凑巧抓住了一片风中的翡翠般翠绿的竹叶,在阳光的照耀下透着光。

        和陆光手牵着手,走在人群中,程小时心里痒痒的,有一种向全世界宣示主权的感觉。

        陆光,是我的。

        “听说,今晚有京都的夏日祭。”陆光似乎对他俩在一起这件事表现得波澜不惊,他拿出手机在那里划拉,“去吗?”

        “夏日祭?”程小时乐了,“去啊,怎么不去!”

        陆光平静地点了点头,把手机屏幕熄灭放进裤子口袋。

        ……

        程小时发现,自从他谈恋爱了,整个人心思都变得要细腻了许多,大概是眼神都会跟着自己心上人吧。于是,他尝试组织措辞,“陆光……你是不是不想去?”

        “没有。”陆光一脸困惑地回答程小时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不用将就我……嗯……你懂我的意思吗。”程小时觉得自己像个犹犹豫豫的小女人一样,于是干脆大大方方道,“你好歹是弟弟,想去哪一定要跟哥哥说知道吗?”

        “噗。”陆光轻笑,“你怎么回事?”

        “啊哈哈哈……”程小时尴尬地挠了挠脑袋,步子下意识地加快,“你不是喜静吗?要不我们去一些安静的地方,夏日祭什么的……”

        “傻瓜,我要是喜静,我会喜欢你吗?”陆光直接了断。

        “……”

        程小时听陆光这么哄着,突然想了一想,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点了点头。

        夏季的常寂光寺掩映在一片新绿里,洋溢着勃勃生机,看起来格外养眼。

        程小时特想在这里搭个吊床,舒舒服服躺一个下午。

        ……

        下午时,程小时感觉自己腿走得有点麻木了,于是就想随便吃点什么,程小时拍了拍陆光的肩,他模仿着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将几张日元卡在两指之间,冲陆光使用眼神杀,“光光,拿着这笔钱,随便花,顺便给哥买点吃的。”

        陆光无语,以为他是想偷懒而已,于是板着脸去买东西。

        事实上,陆光全是照着程小时的喜好买的,他看着程小时翘着腿一脸满足地吃着豆乳抹茶冰淇淋,桌前还放着一盘荞麦面。

        “陆光,快尝尝!这个面好吃。”程小时把夹起几根面,递到陆光嘴边。

        陆光无法拒绝程小时的热情,十分斯文的吃了下去,程小时满意地点了点头,就开始埋头吸溜面条。

        “话说,陆光,你还记得上次吗?”程小时一边嚼着面条一边抬起头来询问陆光。

        陆光拿出一张卫生纸就开始擦程小时嘴边的汤渍,“记得啊。”

        只记得那次,程小时心血来潮做了两碗面,刚端出来,乔苓就飞快拿走了。

        程小时冲乔苓端着面乐呵呵离去的背影张牙舞爪,陆光扶额,放下筷子,“你吃吧。”

        “嘿!你这人也太无趣了吧。”程小时扯住陆光的袖子,在他做出这个动作后,两人都齐齐愣住了,在昏暗的灯光下,程小时看不清陆光本就不明显的表情,他觉得自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干嘛突然这么尴尬,于是不满地嘟囔,“喂喂喂!什么意思!这可是我辛辛苦苦做的耶,怎么?看不起我的厨艺吗?”

        “没有。”陆光干巴巴地说。

        “来!哥们儿!”程小时把筷子重新递给他,“一起!”

        ……

        程小时懊悔了。

        他和陆光两个人高马大的少年,凑到这个小小的碗面前。

        ……

        二人只好划定好楚河汉界,约法三章,各吃各的。

        程小时回忆着,眼里盛着笑意,“当时那情节就跟偶像剧一样,咱俩居然吃到了一根。”

        “白痴。就那么大个碗,吃不到一根才奇怪。”陆光耳根也有点红,“但我不像某个人吓得跑掉。”

        程小时气愤地翻了个白眼,“光光,我不要面子的吗?”

        陆光只好意犹未尽地闭嘴。

        二人沉默了好一会,程小时才抬头看了看陆光,就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样,“哦呦……光光,你明明知道可能会有那种场面,居然还同意和我一起吃。”

        他挑衅般挑了挑眉,“嗯哼?难道从那时开始就已经在贪图我的美色了吗?”

        陆光表面看起来很淡定,但说出来的话却一点都不让人淡定,“你猜。”

        程小时感觉自己像个烧开的水壶,一天到晚不知道脸红了多少次,但他不想再在陆光面前表现得像朵纯情的小白花,他猛地凑近,挑着陆光的下巴,“光光,同在一个屋檐下,你居然对我图谋不轨这么久了。”

        陆光面目表情地让他就这么挑着,释放的压迫感却莫名多了几分,“程,小,时。”

        “光光这么凶干什么~”程小时感觉自己像个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在勾引小姑娘,“来,给爷笑一个~”

        陆光把他的手扒拉开,三下五除二就阻止了程小时再对他进行骚扰,“快吃,不然就赶不上夏日祭了。”

        *

        夏日祭是每年日本人夏天最期待的传统活动,程小时他们甚至还兴致勃勃地买了两件浴衣。

        程小时把头发散下来,穿上一件黑色的浴衣,在原地打转,“哇,光光,浴衣好像和服哦~”

        陆光在程小时的强烈要求下,和程小时穿了一件同款,他慢悠悠地晃着扇子,“好看。”

        夜幕降临,却灯火通明。

        形形色色的店铺挂上小巧的装饰灯,让这里多姿多彩起来。

        “哇,你看那个小姐姐好漂亮。”程小时挽着陆光,就开始暗自打量走在前边的一个日本女生。

        “哦。”

        “吃醋啦?”程小时仗着身高差,把陆光一把揽在怀里,“放心,哥哥只喜欢你一个人。”

        ……

        “光光,你想吃苹果糖吗?”程小时眨巴眨巴眼睛,疯狂暗示。

        “你直接说你想吃吧。”陆光淡漠。

        “啧,怎么这么不懂我!”程小时恨铁不成钢般白了他一眼,“一起吃啊。”

        陆光一愣,显然没想到程小时这么简单的脑子能想出这么……有情趣的玩法,“网上搜的?”

        “陆光我鄙视你。”程小时悲愤地离他而去,自己一个人去买苹果糖。

        苹果糖就是传说中只适合拍照不适合吃的观赏性零食,把苹果裹上糖衣,看起来红彤彤的,及其有卖相。

        程小时看着这晶莹剔透的糖衣,凑上去舔了一口,“光光,一人一边儿。”

        陆光看着程小时沾着糖的嘴唇,视觉受到极大冲击,今天的程小时有点玩火啊。

        他俩坐在树下,二人轻轻咬住苹果糖,程小时攥紧自己的衣服,心跳得很快,声音十分清晰。

        陆光瞥见了这个小细节,心念,“他在紧张。”

        其实程小时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他不过就是觉得陆光是个木头,如果自己不老司机一点,主导这一切,这个约会和清心寡欲修行简直毫无差别了。

        “光光。你说……这算不算另一种特别的接吻方式。”程小时指着苹果糖,坏笑一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出手机拍下了他俩。

        咔擦。

        陆光:??

        程小时饶有兴味地照片上的陆光和自己,“哈哈哈,改天找个机会穿回去,强,吻,你。”

        陆光的眸子仿佛一滩深不见底的潭水,透着狡黠的光,他舔了舔后槽牙,“试试看?”

        说罢,就像抓小鸡一样提起程小时的领子,把他拽到树后,程小时显然不知道陆光情绪激动时力气能有这么大。

        喂喂?正常人听见他的骚话,不是应该脸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