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光代理人在线阅读 - 番外(一)

番外(一)

        程小时喜欢孩子。

        虽然程小时从来没提过,但是陆光能隐隐感觉到。

        每次去公园散步时,程小时总会往孩子堆里钻,有时还会把小婴儿抱在怀里,亲昵地把额头抵在婴儿的脸上,握着婴儿白白的小胖手,亲切地唱着歌谣,收敛起少年人的锐气和张扬。

        好适合做妈妈。

        陆光有一回在心里这么想过。

        ……

        “程小时,你想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吗?”陆光在厨房里做饭时,就试探性地询问道。

        程小时玩游戏的手一顿,悄悄抬头看了陆光一眼,才吞吞吐吐脸红着说,“好……好啊。”

        自打陆光有了这个打算后,程小时就特别兴奋,甚至还自作主张地买了许多幼儿用品,每次陆光想提醒他别花太多时,程小时就会眼泪汪汪地凑过来和他撒娇。

        ……

        好的,他成功了。

        新来的孩子是个男孩,只有一岁,只会咿呀发音。程小时把他揽在怀里,用手捏孩子脸上的婴儿肥,然后笑着对陆光说,“他好可爱。”

        陆光对孩子不感冒,领养孩子纯粹是为了满足程小时,他敷衍地嗯了一声,“你更可爱。”

        但后来,陆光就深深地后悔了。

        因为孩子,程小时和自己亲密的时间大大的减少,甚至还不让自己和他一张床。

        每次,陆光洗完澡走进卧室,看见程小时躺在床上露出若隐若现的肌肤,喉结悄悄滚动。

        但下一秒,程小时从被窝里抱出来一个孩子。孩子漆黑明亮的大眼睛死死盯着陆光,手放在嘴里啃着冲他笑,仿佛在说,“想搞黄色?做梦吧你。”

        程小时抱着孩子,一脸歉意,“下次吧……”

        陆光:呵。我一点都不介意。

        好不容易,孩子长大一点儿了,会说话时,程小时就一脸坏笑着指着陆光,“快看,那是你妈妈,叫,妈妈——”

        孩子叫陆骁,平常陆光根本不抱他,他也感受到了这个白发男的敌意,每次也就只听程小时的话,于是一板一眼地叫,“妈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程小时笑得猖狂,看着陆□□得不行的样子,一拍大腿,直接拉满仇恨,指着自己,“来骁儿,我是爸爸。”

        “爸爸——”孩子见程小时开心,于是讨好性地叫的很大声。

        陆光见程小时好久没被收拾已经上房揭瓦了,挑了挑眉,“程,小,时。”

        程小时后背一凉,这种语气,是程小时zuo到一半想跑时,陆光带有警戒意味的威胁。

        程小时怂了,他打着哈哈,“陆光~”他把陆骁挡在中间,“少儿不宜啊。”

        陆光:好家伙,现在这个孩子不仅是他和程小时感情的绊脚石,而且还是程小时逃避的免死金牌。

        陆光有一天做梦了,梦里他想吻程小时,结果背后伸过来一双魔爪,陆光回头一看,是陆骁。陆骁笑得面目狰狞地把程小时拽到自己身边,勾了勾程小时的下巴,对陆光说,“老婆?拿来吧你。”

        陆光直接睡死梦中惊坐起,一身冷汗地醒来后发现程小时居然慢腾腾地爬到自己床上。

        “咦,我把你吵醒了吗?”程小时缩进被窝里,握住陆光冰凉的手。

        “你怎么不和陆骁睡在一起了。”陆光尽量控制住自己酸酸的语气,装作不在乎地看着程小时。

        “嘿嘿。”程小时讨好般地抱住陆光,并且在陆光脸上吧唧一口,“光光~别生气啦。”

        “程小时,你自找的。”

        ……

        程小时恨不得扇死之前撩陆光的自己,他被陆光死死摁在床上,脚趾抓着床单,双手胡乱地摸着陆光的后背。

        “爸爸!爸爸!”好死不死,起床上厕所的陆骁看见了这一幕,陆光连忙挡住程小时。

        程小时一下子心都紧了,一个收缩,陆光倒吸一口凉气,“放松。”

        “妈妈你在干什么!”陆骁眼眶里包着眼泪花,抓着玩具熊不知所措,他似乎想和陆光拼个你死我活。

        “唔……骁骁……骁儿,你先走,乖。”程小时试图安抚。

        陆光就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了,就像你正在享受一道大餐,有个人突然想把菜端走?

        陆□□笑了,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他回头瞟了一眼把玩具熊当剑使的陆骁,压低声线,“关门,滚。”

        陆骁听不懂什么是滚,就只听懂了关门。

        但他见陆光的表情很吓人,就像爸爸给他讲的童话书里的恶龙一样,要吃小孩。

        生命诚可贵,且行且珍惜。

        陆骁怂了,他双腿打颤着啪地关上门,撒腿就跑,像一枚鱼雷一样俯冲进乔苓的房间。

        等着,爸爸,你一定要坚持住,我去给你找救兵!

        乔苓离他们的房间很远,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乔姐姐!乔姐姐!”陆骁摇醒了睡美容觉的乔苓。

        “嗯?”乔苓揉了揉朦胧的睡眼。

        “妈妈在打爸爸!”陆骁声情并茂地说着,还试图模仿陆光最后那个死亡眼神,“快去帮忙!”

        乔苓几乎是一秒就懂了陆光和程小时在干什么,悲哀地叹了一口气,但她对他俩到底谁上谁下就仿佛玄学一样,从来都捉摸不透,她被陆骁的妈妈和爸爸两个称呼直接整懵了,“要不,你直接说发色?”

        白黑还是黑白?

        *

        程小时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只觉得陆光压抑坏了,力气大的吓人。

        他四肢酸软无力地躺在床上,连腿都懒得抬,眼皮沉重,陆光把程小时乌黑的秀发放在鼻尖,花香混合着欢畅淋漓后的汗水味。

        “为什么这么想要个孩子?”陆光悄悄发问,但他见程小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也就耸耸肩放弃。

        ……

        因为不是所有孩子都会遇见光啊。

        但是我会尽我绵薄之力,给所有幼小的生命带去一抹难忘的色彩,至少,要比我的童年更加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