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修真 - 水浒之开局掳走扈三娘在线阅读 - 第207章 杀僧

第207章 杀僧

        林冲则与杨志连夜赶路去与石秀汇合。

        石秀三人正在蓟州城南二十里外的一处客栈里等候。

        杨雄与他约定的地方便是这处客栈。

        石秀只开了一间房,潘公睡在床上,迎儿只能打地铺,他则趴在桌子上小睡。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石秀醒了,迎儿也醒了。

        “石兄弟,是我!”

        石秀急忙将门打开,只见门外站着三个人,正是林冲、杨雄、潘巧云三人。

        三人进了房间。

        石秀将门关好就问:“你们怎么逃出来的?”

        杨雄道:“以哥哥的本领,就是京城的大牢也关不住他。”

        林冲看到迎儿也被带出来了,笑道:“迎儿吓坏了吧!”

        迎儿笑了笑,走到潘巧云身边,扶着她坐下。

        石秀道:“那个跟官府报密的裴如海,在报恩寺出家,哥哥要不要去报了此仇?”

        林冲闻言看向潘巧云。

        潘巧云做贼心虚哪里敢发言,何况她此时恨死了裴如海。

        杨雄点头道:“有仇不报非君子,此地离报恩寺不远,不如我陪哥哥走一趟?”

        林冲摇头道:“这里不能久待,不如一起去吧!”

        “也好!”

        三人说做就坐,将潘公叫醒,连夜离开客栈去了报恩寺。

        车厢里,潘巧云心如乱麻,她担心见到裴如海会横生枝节,到时该怎么跟杨雄交代?

        天刚亮时,马车到了报恩寺门前。

        一行人直接以香客的名义住进了报恩寺。

        林冲自语道:“裴如海住在哪里?”

        杨雄闻言看向潘巧云,“你知不知道他住在哪?”

        潘巧云面露哀色,“奴家没来过,真的不知。”

        潘公道:“老夫也不曾来过,不如去打听一下。”

        林冲道:“石秀已经去打听了,等一会儿吧!”

        几人点头,围坐在桌旁闭目养神。

        石秀是见过裴如海的,他使了银子给寺里的和尚,打听到裴如海的住处,便寻了过去。

        裴如海得了大笔的赏银,短时间内没准备出门,报恩寺这样的淫窟根本不缺女人,昨晚他便与一名女香客在房间里厮混,一大早送香客出门时,被石秀看了个正着。

        石秀回来后怒道:“这哪里是寺院,简直是淫窟。”

        杨雄道:“可寻到了裴如海?”

        石秀端起茶碗牛饮几口,放下道:“他还在,我现在带你们过去。”

        林冲饶有兴致的看向潘巧云父女。

        杨雄不知道潘巧云与裴如海关系非同一般,他觉得裴如海将杨家人害得入狱,潘巧云也是受害者,应该跟着一起去。

        “娘子也去看看吧!”

        潘巧云紧张的抬起头,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林冲、杨雄、石秀、潘巧云、潘公一起来到裴如海住的院子。

        或许是因为在寺院内,因此院门大开,显得很随意。

        几人进了院子转身将门关好,来到了裴如海的门前。

        只听里面传出一对男女的绯糜之音。

        潘巧云心头一颤,暗骂:这厮大难临头了,竟还在做这种事。

        石秀可不管这么多,一脚踹开房门走了进去。

        林冲和杨雄紧随其后,潘公和潘巧云则站在门外没敢进门。

        房间内一男一女惊叫出声。

        女人抱着被子将自己裸露的身体裹起。

        男的光头和尚慌慌张张的,爬下床穿着衣服。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石秀道:“你还认不认识我?”

        裴如海惊讶的道:“你......你是杨雄家肉铺的那人?”

        杨雄道:“你可认识我?”

        “你是谁?”

        “老子就是杨雄!”

        裴如海大惊:“不可能!你不是被抓进大牢里了吗?”

        杨雄指着林冲道:“你再猜猜他是谁?”

        裴如海看向林冲,顿时大惊失色,“你,你,你,你是豹子头林冲!”

        “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喜欢作死的。”林冲转身朝门外说:“弟妹,他已经穿好衣服了,你不进来见见?”

        潘巧云闻言身体一颤,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裴如海早已吓得魂飞魄散,被林冲和杨雄找上了门,他哪里还有命活。

        他一下回到地上哭了起来,“巧云救我!”

        林冲:“......?”

        潘公怒气冲冲的上前一巴掌扇在裴如海的光头上骂道:“你差点害得她死在牢里,还有脸求她救你?”

        潘巧云哪里会替他说情,她此时只希望裴如海趁早死了,这样她蛊惑裴如海去告密的事就没人知道了。

        “我一时说漏嘴被你听了去,你告密之时就没想过我也会被牵连?”

        裴如海确实没在乎潘巧云的死活,如果他在乎潘巧云的死活,完全可以将告密的功劳说成是潘巧云的,这样一来潘巧云又怎么会被下狱?

        “饶命啊!好汉饶命!”裴如海爬着从床底拉出一个箱子,“这些金子都给你们,只求你们饶我一命。”

        林冲瞥了一眼躲在被子里的女人,冷声道:“你不觉得晚了吗?”

        他话音刚落,杨雄一刀便将裴如海斩了首,房间里血雾四溅,一股血腥味充满了整个房间。

        “啊!”

        “啊!”

        一连两声,都是房间里两个女人发出的。

        潘公虽然也被吓了一跳,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床上的女子已经吓得蒙着被子痛哭起来。

        潘巧云却只是身体不停的颤抖,她此时心中既觉得躲过了一劫,又对杨雄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恐惧。

        杨雄也是一脸惊讶,这把刀太快了,比他行刑的刀轻了不少,却可以一下将裴如海的头砍落在地。

        林冲也没想到杨雄说杀就杀,他看向潘巧云摇了摇头,但愿她这次能吸取教训吧!

        “石秀拿了金子咱们走。”

        石秀上前抱起盒子,林冲伸手打开,只见里面装着满满金子,足足有几百两的样子。

        林冲取出两锭扔到床上,转身离开了房间。

        几人杀了裴如海便离开了报恩寺。

        潘巧云坐在马车里,时不时的望向窗外,她虽将此事瞒过去了,却总感觉林冲似乎知道什么。

        林冲确实有所猜测,消息到底是她说漏嘴了,还是她故意说出去的,并不难猜,他只要结合潘巧云的性格就可以确定,他没说出来只是不想杨志难做。

        如此也好,若再有下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