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末世女帝只想搞钱在线阅读 - 第150章 醒了

第150章 醒了

        “和你一起进去看看。”

        黎笙抓着老道士的手臂,一起进到了空间之中,来到空间内的宫殿里查看姜中智的病情。

        姜中智从昏迷的时候开始呼吸一直都很平稳,刘苏南还给他做了个简单的检查,除了一直在昏迷以外,他似乎没有任何问题。

        可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一直都不醒,早晚是个问题,黎笙干脆用了治愈手镯。

        她这的人一直都没有受过什么伤,所以黎笙除了拿到手镯那一天的试验以外,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用过,都快要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个神奇宝贝。

        要不是这次得到了空间手串,想着给刘苏南做回礼,她都完全记不起来,还有治愈手镯这回事儿。

        用了手镯里的力量,姜中智很快就睁开了双眼,奇怪的是他明明没有受到什么重创,却让手镯治疗了很久。

        “小姜啊,还认识我不?”老道士见姜中智醒来,笑眯眯的问道。

        “裘道长?”姜中智楞楞的看着老道士,脱口而出。

        “诶,看来是清醒了,记得我了哈,饿不饿,老道先给你弄点儿吃的。”

        老道士说罢,毫不客气的像黎笙伸出了手讨厌食物。

        黎笙无奈的笑了笑,见姜中智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给买了碗清粥递了过去。

        “你先吃啊,等吃完之后再说。”老道士把粥放到姜中智手中,拉着黎笙在旁边坐着等待。

        “认识这么长时间,一直叫你老道士,头一次知道,原来你姓裘啊,不过一般道士不都是有道号的吗?他怎么直呼你的姓氏?”黎笙这还是头一次知道老道士的姓氏,疑惑的问道

        “嗯呐,我本名姓裘,之前年少气盛看不惯道观里的一些做法,干脆就舍了师父给起的道号。”

        “所以你的本名叫什么?

        ”黎笙没有窥探人过去的习惯,既然老道士不愿意说,她就不去追问,但是相处了这么久,姓名总是要打听一下的。

        “内个...我说了,你不许笑啊...”老道士突然莫名其妙老脸一红。

        “说个姓名,有什么好笑的,就算你是叫铁柱狗蛋儿,我都不会笑的。”黎笙一脸疑惑,姓名牌爹妈起的,就算是再难听也没有什么值得笑的地方。

        “我到宁愿我是叫狗蛋儿,铁柱,老道本名裘球。”

        ......

        裘球???

        黎笙是真的不想笑,她忍了又忍,但还是没有压抑住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

        “你想笑就笑吧,别把自己憋死了。”老道士干脆破罐子破摔,看黎笙憋笑实在痛苦,哼了一声撇过头去道。

        “裘球??!!哈哈哈哈哈!!!”

        老道士都这么说了,黎笙也不再忍耐,主要是实在忍不住了。

        这一张不说话,还算仙风道骨的脸,一说话浑身猥琐的劲儿,哪里能跟裘球这么可爱软萌的名字建议在一起?

        关键...

        这特喵应该是个女孩子的名字吧!!

        哈哈哈哈哈!!

        “笑够了没,差不多得了,我都活了一百多岁了,当时我们那个年代起名还不兴落地就上户口,都是先起个小名儿,等养到了四五岁,过了会夭折的年纪才会起大名,别看老道我现在这个样子,小时候长得可是精致可爱嘞,这名字可一点儿不违和。”老道士极力的解释道。

        “哦,酱紫,造了...噗...”

        黎笙实在难以从老道士这张脸上看到他所形容的往日风华。

        “你以为我想这样啊,谁不爱好看的皮囊,这不是岁月不饶人,老了嘛。”老道士翻了个白眼,感慨道。

        “诶,我这正好有一个丹药,听说吃下去可以让身体个容貌都恢复到人的鼎盛时期,你要不要吃?”黎笙突然想起空间里存放的那些瓶瓶罐罐,见老道士如此怀念自己的从前,提议道。

        “这世上还有可返老还童的丹药?”老道士倍感神奇,将信将疑的问道。

        “我身上的东西有一样是不神奇的?”黎笙反问道。

        “也是,从你手里掏出来的,多多少少都有点儿奇怪,行吧,你要是有弄了也不费劲的话,老道我也不会推脱。”

        老道士明显已经有些意动了,虽然面上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他蠢蠢欲动,飘忽不定的期待眼神已经出卖了他。

        “等着,我去给你拿。”

        黎笙当时把那些瓶瓶罐罐都放在了宫殿里的地下室里,得去下楼找一找。

        刚好给了直播间那位观众一瓶,她这里还剩下了一瓶。

        黎笙转身离开,姜中智也慢吞吞的吃完了手里的粥。

        老道士收起了自己嬉皮笑脸的模样,问道:“说吧,怎么回事?”

        “师叔...我...”姜中智突然换了称呼,说话也犹犹豫豫吞吞吐吐。

        “别叫我师叔,我跟你们家早就没有关系了,你一个嫡出的亲传子弟,不好好在家待着往外跑什么?这个地方可离地都有十万八千里远,别跟我说你是末世前做什么任务出来回不去,按照你们家的能耐,你就是在天涯海角,想要回去都能随时回去,说怿女美到底怎么回事儿。”

        老道士嘲讽的笑了笑,严厉的样子和往日嬉皮笑脸的模样判若两人。

        “师叔...不...裘道长,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儿,但是家里不同意,他们给我安排了别的未婚妻,在末世之前,我想和她一起私奔,可还没等我们安顿好,世界就变成这样了,我卸掉了家里所有的东西,所以他们追踪不到我,而且我也不想再和他们联系,长大了之后,我才发现,很多事情他们实际做的和教育我的都不太一样,我不敢苟同,所以也趁着这个机会,彻底脱离家族,家里还有我弟弟,即便是我离开了,也不至于后继无人,这次多谢姜道长搭救,此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完备一定竭尽全力报答,但现在晚辈还要去找我的妻子,所以能否将晚辈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