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聊斋开始反转人生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买枪

第三十八章 买枪

        “你真是然然啊,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萧贵眼中也露出一丝讶色。

        萧然带着一丝讽刺道:“怎么,我回来,还要专门向二叔你汇报么,难不成你还要为我接风洗尘?”

        其实。

        他对萧贵虽然也有恶感,但是更多的却是对他不作为的憎恶。

        萧贵本身心肠其实并不算太坏,只是典型的妻管严,外加喜欢占小便宜。

        在萧然遭逢大难时,起初他还会帮衬帮衬。

        只是,最后在这他老婆的撺掇下,才对萧然不管不顾,甚至落井下石。

        “不是,这个……”萧贵挠了挠头,有些尴尬。

        他想到自己暗中帮助萧厉夺走了萧然的公司,还从中分了不少钱,就有些底气不足。

        心中多少有些愧疚感。

        说话都不硬气了。

        倒是萧贵的妻子刘翠,露出一副尖酸的嘴脸:“萧然,我们好歹是你的长辈,你就这样对我们说话啊?”

        萧然瞥了眼刘翠:“呵,长辈,你问问自己的良心,好意思说这两个字么?!”

        刘翠脸色微微一红,犟嘴道:“怎么不好意思,你不记得你生病的时候,是谁在照顾你么,啊,你自己公司丢了,反倒怪起我们来了是吧,你这个白眼狼!”

        这就是典型的泼妇骂街的心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倒打一耙,占着道理再说。

        萧然眼眸微眯:“本来还想给你留几分前面,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我记得,你前不久给你那废物儿子,在城里全款买了一套别墅吧,那别墅,少说也要四五百万,光凭你们,一个开出租,一个当保姆,就算几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吧?!”

        “不知道这些钱,又是从哪来的?”

        萧贵和刘翠,有一个独生子,名为萧路。

        这萧路从小就调皮捣蛋,到了初中,更是学古惑仔,抽烟喝酒,还学人收保护费。

        最后被学校发现后,直接开除。

        不得已之下,刘翠又找关系,让他去了技校,想着可以学一本手艺,日后也好养活自己。

        只可惜。

        这萧路性子早就野了,哪里肯学的进去,中途就辍了学,说要去外面打工。

        刘翠和萧贵因为只有他一个儿子,从小对他就溺爱,也就只能随他去了。

        只可惜。

        萧路找了好几份工作,要么嫌工资太低,要么嫌工作太累,都没做多久。

        最后,更是和一群社会闲散人士混在了一块,整天就在街上打锣(江西方言,小混混的意思)。

        好几次因为打架斗殴,被抓进了监狱。

        刘翠深知这样不是办法,就让萧贵找到萧然,让萧然给这萧路安排一份工作。

        萧然看在亲戚的份上,知道这萧路有前科,却还是给他安排了一份货运的活,工资也多给了一些。

        不过。

        这萧路终究是烂泥扶不上墙,不仅三番两次偷盗公司财产,还经常和员工起冲突。

        不得已之下。

        萧然只能给这萧路一笔钱,将他遣散回家了。

        饶是如此,依旧惹得刘翠一阵埋怨。

        怪萧然当了大老板后,就没有人情味,一点亲情也不念。

        之后,萧路回到家,谈了个女朋友,性子收敛了不少,找了个工厂安心上班。

        不过也就是混吃等死而已。

        刘翠被萧然这一通怼,憋得面目涨红:“你、你管得着么,你二叔中了彩票不行啊?!”

        这话说的,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萧贵见气氛不对,赶忙道:“然然,你这是打算回来住了么?”

        他知道萧然骨癌晚期,恐怕已经活不了多久。

        再加上大城市消费水平高,萧然现在这情况,估摸着也很难负担。

        所以,他对萧然回来这个举动,还是理解的。

        他有心想要帮忙,弥补自己的罪过,不过碍于老婆的强势,也不敢多说什么。

        “确实有这个打算。”萧然点了点头。

        这里环境清幽,位置偏僻,再加上灵气比其他地方充裕,很适合他定居。

        萧贵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我听厉厉说,这里再过不久就要拆了,你要早做准备,实在不行,二叔到时候帮你在附近找个房子。”

        刘翠悄悄捏了把萧贵,瞪了后者一眼,开口道:“还是人家萧厉有本事,和大老板合作,要在这里建一个大型的农家乐……萧然,我可告诉你,你家屋子前的地,可不单单是你家的,到时候真要拆,你可别想独吞拆迁款。”

        “呵呵。”萧然报以冷笑。

        萧厉现在估计已经在忙着应付税务局了。

        到时候坐不坐牢都是两说的事,还农家乐。

        “没什么事的话,你们可以走了,我就不请你们进去坐了。”

        说着。

        他伸出手,将萧贵和刘翠推离铁门,手中的霉运符,不动声色的沾了上去。

        刹那间。

        萧贵和刘翠身上,涌出丝丝缕缕的黑雾。

        只不过,萧贵身上的要更暗淡一些。

        刘翠哼了一声:“走就走,好像谁稀罕进你这破房子似的。”

        既然已经差不多要撕破脸,她也不再给萧然好脸色。

        萧贵看了眼萧然,欲言又止,最后也只能叹口气,转身离开。

        萧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转身返回屋子。

        路上。

        刘翠向萧贵抱怨道:“瞧瞧你这侄子,都要死了,还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看着就来气!”

        萧贵叹息道:“然然也不容易,你就少说两句吧。”

        刘翠哼了一声:“就你这种窝囊废,当时要听我的,在萧然爸妈死后,把门前那块地要过来,现在还用得着我现在低声下气去找他吗?”

        “哎哟……”

        她刚一说完,就被一块凸起的石头给扳倒,整个人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然后直接滚进了一旁的臭水沟里。

        萧贵吓了一跳,赶忙道:“你没事吧?”

        刘翠摔得七荤八素,厉声道:“你个死鬼,还问什么,先把我拉上来啊。”

        “好好,你等等。”萧贵伸出手。

        只是。

        刚刚下过雨,地面路很滑。

        他一不留神,也直接滑了下去,压在了刘翠的身上。

        “哎哟,痛死我了!”

        刘翠惨叫一声,感觉自己的腰要被压断了!

        ……

        “我好像听到惨叫声了,报应来得这么快么?”

        屋子内。

        萧然微微一笑。

        他没有再理会刘翠二人,而是想了想,换了张卡,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响了没多久,就接通了。

        萧然直接了当道:“我要买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