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许我一世欢颜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又见故人

第二十章 又见故人

        马车的速度已经渐渐缓了下来,我迷迷糊糊睁开眼时,正躺在媛真的腿上,她低头看了我一眼,道:“郡主醒了?我们马上就要进潜阳城了。”

        我闻言忙坐起,撩开车帘向外头看了看,天色已经渐渐变暗,马车旁傍了好几名骑兵,裴炎和顾西垣亦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前头。脑子渐渐清醒后,我便想起来,大军正驻扎在潜阳城外的营帐中,此行进城的,只有我们几人,并数百精兵。

        因战局影响,潜阳城戒备森严,我们在城门口被守卫拦了下来,也只那么一小会儿,很快便被放行,马车徐徐进了城,不知开向哪儿。媛真知道我们要去哪儿,我却没有开口去问她,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

        闭上眼时,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模糊的面容,我想起了顾西丞,却不知现在的他会是何等模样。我知道顾西丞如今正在这潜阳城内,极力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却不免想起他来。十多年不曾相见,他的身影在我的记忆中其实已经变得模糊,但我依然会记得他,因为他是我年少之时痴心恋慕的第一个男子。

        过了好一会儿,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媛真扶着我下了车。此时天色已晚,早过了掌灯时分,好在那些灯笼让四周不至于太过昏暗,我环顾四周,视线落在大门上的牌匾上,牌匾上书“潜阳驿馆”四个大字,想必这儿便是我们一行离开潜阳前的落脚点。

        裴炎已然步至我面前,道:“满儿累了吧?进去吧!”

        我朝他笑了笑,心领了他的好意,与他一同朝内走去,而站在原地的顾西垣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不喜欢他打量我的眼神,微微蹙眉,却也没说什么,很快便同裴炎越过他走进了驿馆。潜阳并不若邕州等地富庶,故而这儿的驿馆并不像江南水乡那边精致华丽,虽是如此,房屋布局却自有一番粗犷豪迈,我从未到过西北,这样的建筑格局于我而言颇为新奇。

        我被安排在驿馆最好的一个院子中,院子静僻,院门一关俨然将外头一分为二,变成一个独立的居所。许是因为我要到来,居住的厢房内所有的被褥等东西都是新的,放置的东西大多是媛真从邕州特地带来的,就算是余下极为少数的,也都是燕京女子最爱的物件,整间厢房丝毫不沾染西北的气息。

        夜渐渐变深,媛真一直守在我的门外,我对此见怪不怪,也不会强迫她去歇息。

        熄灯之后,我躺在床上,平复了心情后,仍有些不敢相信此时的我已经身在潜阳。与顾西垣说的不同,入潜阳驿馆至今,我并未见到顾西丞,也没有人告知我关于他的下落。早在顾西垣与我说顾西丞在潜阳时,我就努力去做好重逢他的心理准备,本以为一入潜阳便可见到他,当时尚且忐忑万分,谁知一切根本不像我想的那般,此时的心情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失落?兴许有些。

        厢房门口高挂着的两盏灯笼在夜风的吹拂中一晃一晃,微弱的光透过薄薄的窗户纸映入屋内,昏暗异常。我睁着眼睛盯着那光亮处,脑子里乱纷纷的,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闭上眼试图睡上一宿,却怎么也无法入眠,忍不住又一次睁开了眼。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起了些睡意,昏昏沉沉正要入睡之时,半眯的眼眸被屋内那道黑影吓了一跳,迅速坐起身来,还没来得及叫喊,便被人捂住了嘴。

        来人一身黑衣,捂得很紧,丝毫没给我开口的机会。他靠到我耳畔低声道:“郡主,是我。”

        我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顿时松了口气。

        是郝汉。

        郝汉见我冷静下来,松开了我的手,我松了口气的同时警惕地看向那扇紧闭着的房门,生怕守在外头的媛真察觉到我屋内有人。

        “郡主放心,你屋外那丫头已经中了迷香,一时半会儿不会醒来,就算她醒来,也全然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郝汉一眼就瞧出我是在担心被媛真发现。

        他的话让我稍稍安下心,却又忍不住道:“还是小心为上,她是裴家放在我身边监视我的,有两把刷子,并不好糊弄。”

        “我明白,咱们就长话短说吧!”郝汉道,“我今夜之行主要是给郡主报个平安信儿,让大家都安心。”

        “嗯,当日我去找徐诚时,被告知他们一家都回了西北老家,我正苦恼着如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与你们联系上,没想到你们这就找上门了。”我问道,“西北六城,你们怎么就知道我在潜阳?”

        话问出口,我忽然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多余。若这些都查不出来,他们西北一行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自然有探子回报,”郝汉笑了笑,“郡主不妨猜猜咱们的人马如今身在何处。”

        我仔细地思索了一番,有许多种想法,最终都被自己推翻,正要放弃时,忽然有了个大胆的念头:“难不成,在军中?”

        大军集结之前,除了各地抽调兵马外,其中有一部分是新征入伍的,如果郝汉手中这支铁骑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西北行事,混入大军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郝汉闻言赞赏道:“郡主当真冰雪聪明。不错,铁骑如今已经顺利分散混入各家兵马中,待郡主一入大营,就会有人与您联系。”

        “铁骑身上可有辨认的标志?我记得之前铁骑靠特制令牌辨认,从未出过差错!”若届时有人冒充铁骑联络我,定会坏了大事。

        “以前那令牌已经不能用了,”郝汉附耳与我悄悄说了辨认的方法后道,“郡主多多保重,我等会随时与你保持联系。”

        “为何以前那令牌不能用了?”那据说是铁骑沿用了十几年的辨认方式,从未出过错,可是出了什么大变故才使得郝汉不得不舍弃那方法?

        因屋内光线太暗,我并未看清郝汉脸上的表情,他淡淡说道:“这些郡主就先别管了,我先行一步,否则门外那丫头醒来,会坏了大事。”

        “嗯。”见他不愿说,我也没有勉强。

        郝汉走之时,低声保证道:“郡主放心,西北一行,铁骑定护你周全,保你毫发无伤地离开西北。”

        我颔首,郝汉不再多话,迅速离开。待他一走,我立刻起身上前关上了窗,严严实实地落下锁。其实媛真之前已经将我的门窗都关得紧密严实,也不知郝汉是如何做到完好无缺地破窗而入……

        回床上躺下不久后,我听到门外响起轻微的动静,心下估计是媛真醒了。她似乎察觉到什么不对劲之处,轻轻推门而入,脚步轻缓地走到了我床边。早在媛真进屋的那一刻,我就闭上眼装睡,她在我床边探查了一番,又嗅了嗅四周,见没什么异样后,又离开了我的屋子。

        门被关上那一刹那,我彻底地松了口气。幸亏郝汉下的迷香无色无味,恁是媛真嗅觉再灵敏,也无法嗅出什么。她虽还有些狐疑,至少目前她不会来纠缠于我,也不会对我起什么疑心。

        许是郝汉的到来让我觉得安心,我不知不觉竟沉沉入睡了。入睡之前再次想起方才郝汉的迟疑,不由得想,到底是出了什么变故,让郝汉甘愿舍弃铁骑军特制的密令而换了新的方式?

        次日一早,媛真拍门,我才悠悠转醒。

        媛真入内服侍我时,不动声色地问道:“昨夜郡主的门窗可都关紧了?”

        “昨儿的门窗不都是你帮我关妥的吗?”我故作迷糊。

        媛真低头,道:“是奴婢糊涂了。”

        我心下偷偷冷哼了一声,待梳洗完毕后,便随媛真一同去用早膳。其实我并无多大胃口,本不想去,却又怕裴炎亲自来请,这才去的。

        到之时,裴炎与顾西垣已经入座,见我来了,裴炎扬起嘴角,道:“满儿,坐这边来。”

        我看了顾西垣一眼,朝裴炎走去,顾西垣看都不曾看我一眼,喝着粥,一言不发。厅内除了顾西垣与裴炎之外,只有随侍的仆役,再无他人,我入座之后,媛真上前为我舀了一小碗粥,又挑了几个白嫩嫩的馍馍在我面前的小碟中。

        我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各地吃食,丝毫提不起胃口,裴炎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估计是起得太早,没什么胃口。”我敷衍道。

        顾西垣闻言不冷不热地笑道:“西北这种地方本就不适合郡主这般娇贵的人,何况是行军打仗。”

        我咬了一小口白馍,无意搭理他,裴炎只是笑了一笑,道:“来不来得,岂是你我说得算的?我从前也不知道顾二哥这等文武皆高不成低不就的能行军打仗。”

        顾西垣被裴炎噎了一句,哧哧笑了声,不再说话。

        我低头喝粥,并未多做理会,无意间抬头时,视线落在从门外走来的人身上。因朝阳升起的缘故,来人背光而来,朝阳在他的身上折射出璀璨炫目的光晕,迷离了我的双眼,让我下意识眯了眯眼,看不清他的面容。

        待他又走近了些,我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那张本来有如刻刀刻画出的俊秀面容上横着一道让人为之惋惜的刀疤,本不是那么让人害怕,可在这一刻却着实让我呆愣忘了身处何地。我手中的白馍掉入粥碗之中,连白粥溅落在身上都不曾察觉。

        顾西垣见到来人,冲我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起身相迎,道:“大哥,你今日起得有些迟啊!”

        他这一声“大哥”好似平地一声雷,闷闷地在我心头炸开。

        顾西垣的大哥,便是顾西丞。但我眼前这人,分明是黑风寨的二当家,郝汉的弟弟郝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尚在震惊当中,只见裴炎勾起嘴角,冷冷说道:“满儿,你好多年没见过顾大哥了吧?”

        他伸手将我拉起,力道不轻不重,让我从震惊中回神,忙不迭地遮掩起方才的失态,我勉强一笑,明明想表现得坦然不动声色,偏偏那话到了喉咙口就是说不出来。顾西垣和裴炎的话无意都在告诉我这样一个事实:我眼前这个人的确是顾西丞,失踪了多年的顾西丞!

        谁也不曾想到,十多年后我与顾西丞如此面对面的相遇,会是这般情形。兴许这说不上是我与他十多年来的初次相遇,因为早在邕州之时我们便遇到过许多次,他甚至还救过我的性命……我曾无数次幻想过我与他的再次相遇,也悄悄问过自己,是否还会像小时候那样视线只跟随着他转,却从没想过那些所谓的喜悦和心动通通不曾出现,有的只是震惊。

        单从外貌上看,他与我记忆中的顾西丞,当真一点都不像,但我无法否认他身上透着一股熟悉感。我曾误以为他是顾西丞,却未曾想到他真的就是我所认识的那个顾西丞。我仍旧有些不敢相信,此时活生生站在我面前的顾西丞会是二当家郝仁。

        有一个念头毫无防备地撞入我的心间,我忽然想起昨夜郝汉的迟疑——难怪,难怪铁骑军突然要舍弃十多年的老规矩,原来是因为顾西丞!黑风寨二当家郝仁一直深受郝汉信任,对铁骑更是知根知底,当日怕是连郝汉也不曾想到他会是顾西丞吧?所以才会在他回了顾家之后,换掉了铁骑原本的联络方式,甚至身份证明。

        媛真拿着绣帕为我轻拭溅落在衣裳上的白粥时,顾西丞已经入了座,他淡淡瞥了我一眼,不曾说话。

        在场之人各有所思,谁也不知对方在想些什么,此时的我已经恢复了镇定,我轻轻推开媛真的手,起身,与媛真说道:“媛真,我们回去换件衣裳吧,这衣裳脏了就脏了,再怎么擦拭,也擦不去上头的污渍。”

        “是,郡主。”媛真乖巧顺从地应声。

        我深深望了顾西丞一眼,用力呼吸了一口气,领着媛真往外走去,路过顾西丞身边时,他不轻不重地说道:“你还是一样傻。”

        我下意识握紧了绣帕,抿唇,极力忍住不说话,又向外头走了两步后,险些撞上迎面急匆匆到来的潜阳守将李冠,险些被撞倒。

        李冠唐突了我,见裴炎正脸色不善地盯着他,而顾氏兄弟亦看着他,脸色大变,跪地惶恐道:“郡主恕罪,臣……”

        “起来吧!”我在媛真扶持下站好,也无意听他请罪,问道,“李将军这么匆忙,可是有急事?”

        “郡主英明,”李冠没敢起身,双手奉上一封信,“刚刚收到藏山那边送回的消息,请郡主一阅。”

        媛真接了信递给我,李冠既是让我查阅,我也没必要推卸,便拆开看了。信是裴毅、顾渊及宋世钊联名书写的,他们已经料到我们抵达潜阳,让我们速速前往凤阳镇,道是军情延误不得。我看完信后,将信重新递到李冠手中,李冠忙将信拿给裴炎他们观看。

        “这就起程吧!”我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对媛真说道:“回去收拾行李。”

        媛真低低应了一声,领着我回小院去。

        我挺直了背脊,隐约觉得身后有个人的视线紧紧纠缠着我,却没有回头去看。

        潜阳地势平坦,不像其他城池,有天然的保护屏障,大敌来犯时,潜阳是最难守的,故而只有守住八百里开外的凤阳镇,才能换得潜阳的安生。

        因为裴毅他们正身处藏山,潜阳大小官员都默契地以我为尊,不管私底下如何,至少做到了面面俱到,遂潜阳这儿当家做主的,是我。我既已决定起程,裴炎他们也就不曾悖了我的意思,以最快的速度调集了兵马,浩浩荡荡往凤阳而去。

        近月余的马车颠簸着实劳累,在潜阳又尚未好好休息,此番再次赶路其实让我有些吃不消,但裴毅他们说得极对,若慢了一分,就延误了一分军情,为了大秦,我断不会傻到为了多做休息而拿将士们的命开玩笑。

        “郡主就躺在奴婢的腿上休息一会儿吧!”媛真的声音不徐不疾,听不出任何情绪。

        我的确是累了,便枕在她的腿上,闭目假寐,脑海中却时不时浮现出顾西丞的面容。我当真没想过事情会变得这般复杂——顾西丞,郝仁,这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