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许我一世欢颜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出征西北

第十九章 出征西北

        元月初八,大晴,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所有的人早早就打点好了行装,只消一声令下,我们便可起程。

        在一番详谈之后,裴毅等人最终决定联兵退敌,由四家兵马中抽调出一批精锐部队,以大秦名将言盛为大将军,即日出发前往庆州、延州、上虞三城关卡鲁阳关,助三城守将阻止齐人从成州入侵大秦。而余下大队兵马则由裴、顾、宋、周四家共同统领,以我为尊,同时前往潜阳、藏山、柳州三城八百里开外的凤阳镇,以抵挡大齐的主要兵力进犯。

        周氏与其他三家此番虽因齐人进犯而结盟,但骨子里的不和人人皆知,故而周氏此行单独出发,将在潜阳与大军会合,故我并未见到周绅。这样也好,若见了周绅,我又得逼迫自己隐忍。一想起周绅,我不自觉又想起了阿邵,连媛真在一旁催促我都不曾发觉,媛真拉高了声音,道:“郡主,再不快点儿,怕是要耽误行程。”

        我这才回过神,大步走了出去。

        凤阳地处西北,天气阴冷,媛真为我备下了狐裘等御寒的物件,与军中将士相比,我全然不似随军出征,更像郊游。邕州行馆外头,等候我的马车早已等在那儿,仆役将媛真为我备下的物件一一搬上马车时,站在一旁的宋世钊略带不屑地与裴毅说道:“女儿家就是麻烦,战场之上,腥风血雨,带上这些东西也不怕累赘!”

        “自古以来,女儿家大多娇养,郡主娇贵,又畏寒,带上这些也无可厚非。”裴毅回头与宋世钊说笑。

        宋世钊也不再说什么,大步跨向自己的坐骑。我上马车之时,将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裴毅就是这样一个人,懂得如何踩低别人,让别人失去反抗的机会。媛真为我准备的那些贵重的东西在战场之上本就用不着,但却是费尽了心思,我行李之中的物件个个价值千金,如今娇滴滴的我,在那些将士眼中,什么都算不上。三人之中唯有顾渊一直没有说话,我从车帘中偷偷看了他一眼,他神色自若,并不见丝毫不屑与鄙夷。看来裴毅打压我的计谋不算成功,但也不算失败。

        顾渊动作缓慢,似乎是察觉到我在看他,抬眸看了我一眼,面色平静温和,却让我压迫感平生。我放下车帘,看似轻薄却又厚实的帘子隔开了我的视线,外头的一切再无法入我的眼,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我们这一行,人数极少,除了数百精兵侍卫外,再无他人。裴、顾、宋三家的兵马从一开始就不曾靠近邕州,而是驻扎在邕州城外的金水镇营地,马车开动时,我尚且不在状态,待回过神时,队伍已经出了邕州,急急匆匆地赶往金水镇与大队人马会合。

        回神之时,媛真正看着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对此我并不在意,忽想起一早就不曾见到人影的裴炎,遂问道:“裴炎呢?”

        媛真道:“公子昨夜就赶往金水了,待抵达金水营寨,郡主就能看到他。”

        我顿时明了。

        裴炎连夜赶往金水以便调动裴家军,这么说来,顾西垣也该在那儿。裴顾两家都有年少有为的儿子可调领军队,那么宋家又是谁在调令兵马?我听闻宋世钊膝下子嗣单薄,不过一子一女,幼子自幼身体虚弱药石不断,而女儿又娇弱胆小,此二人断不可能前往战场。相较于裴、顾两家派出的裴炎和顾西垣,宋家在金水的统帅怕是要弱了三分。

        “公子与宋大小姐已定下婚约,算得上宋家半子,郡主无须多虑。”媛真轻而易举就看穿了我的想法,像是在提醒我,却又像是在警告我。

        我似笑非笑:“媛真,我并不喜欢多话的人。”

        她顿时噤声,见她如此,我微微一笑。看,这就是当棋子的悲哀,她是安在我身边的棋子,若我舍弃了她,她就失去了价值。一枚失去价值的棋子,是生是死,从来都由不得自己。

        夜幕降临时,我们已在金水营地和大军会合,出乎意料的是,全军上下丝毫未在营地之中多做停留,就连夜上路。不单单是这一夜,此后数日,我们几乎都夜宿在郊外扎营。

        大秦礼仪之邦,上元节对大秦人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离开邕州的第八日恰逢上元节,受节日喜庆的影响,这一夜大军在野外就地扎营,没有像往常那样连夜赶路,但也仅仅是如此,丝毫感受不到节日的喜庆。

        入夜之后,营地之中万籁寂静,营帐外的篝火毕毕剥剥地燃烧着,隐约还能听到枯枝烧断时发出的轻微声响,偶有巡逻的卫兵踏着整齐的步伐从外头走过,在帐上映出了漆黑的影子。我听着外头的那些声响,竟然没有丝毫睡意,翻来覆去折腾了一番后,我起身,出了营帐。媛真与我住在一起,见我这般,亦跟着翻身坐起,一路跟在我身后走了出来,规规矩矩的,离我五步之遥,不再靠近。

        夜空好似蒙上了一块黑布,看不见星星,周遭除了篝火的光亮之外,再无其他。像这样的节日,焰火却是必不可少的,然而此地方圆数百里毫无人烟,自然也不会有焰火。我在一块石头上抱膝坐下,看着漆黑的夜空,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忽然想起了燕京的焰火,还有那琳琅满目的精致花灯。

        有人在我的身侧坐下,我连眼角都不曾撇向来人,就已知道他是谁。能让媛真毫无防备地容许他靠近,除了裴炎之外,再不做他想。

        裴炎偏头问道:“在看什么?”

        我没有回答,他盯着我瞧了片刻,忽然拽起我,道:“给你看一样东西,你一定会喜欢的!”

        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我一跳,幸亏反应够快,才稳住了步伐,没让自己摔倒。我回头看了不远处的媛真一眼,她站在原地不曾跟上来,我心知裴炎不会伤害我,任由他拖着我朝暗处跑去。

        跑出一段距离后,光线越来越暗,我皱眉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了。”

        裴炎的话让我万分莫名,他又不肯说实话,我只得继续跟着他。

        片刻后,裴炎终于停了下来,我没收住步伐,撞上了他的后背,鼻尖顿时酸疼,他忙回头摁着我的肩,关心地问道:“满儿,你没事吧?”

        方才那一瞬间酸涩难忍的泪水已经退去,我揉了揉鼻尖,应声道:“没事。”

        他见我这般说,松了口气,不知从怀中掏出了什么,吹亮了火折子,火折子熄灭后,原本漆黑的四周忽然多出了些许亮光。

        我下意识退了两步,惊讶地盯着裴炎手中的东西——

        是焰火棒。

        跳跃的火光映红了裴炎的面容,他的笑容在那光晕之下炫目万分,我望着他怔然出神,好似回到了小时候。

        裴炎将焰火棒塞在我的手中,道:“离开邕州时,我特地买的。”

        “你……”我低头,看着手中的焰火棒,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裴炎朝我咧嘴一笑,视线落在远方,道:“满儿你还记得吗?我独自一人蹲在角落里哭泣时,你送了我许多焰火棒。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你。”

        我愣了愣,全然不记得这些。我以为,我第一次遇到裴炎是在他被邻居家的小孩摁在地上揍的时候。

        “你不记得了。”裴炎这话说得十分肯定。

        细长的焰火棒燃烧得很快,但那光亮却烙印在我的脑海中,让我久久无法自拔。裴炎安静地站在我的身侧,没有看我,没有再说话,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想来是这地方的夜景够美,才能让二位如此沉迷。”

        夜风徐徐而来,夹杂这一丝冷意,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忽听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我闻声回头,见到顾西垣正一步步慢慢朝我们走来。

        裴炎也回了头,见来人是顾西垣,淡淡一笑,道:“的确够美,否则如何吸引顾二公子在此逗留?”

        这儿并无外人,顾西垣也少了平日伪装出来的恭敬,视线在我与裴炎身上打转了一圈后,微笑道:“这儿倒是个私会的好地方,不过若是让宋伯父知道这些,怕是不大好吧?”

        我猛地想起裴炎与宋家大小姐之间的婚约,神色微变。倒真是忘了这一茬,若是让宋世钊误会,势必不好收场。不过,裴宋两家的联姻之中,到底有几分真诚,谁也说不清楚,在邕州之时,宋世钊不是背着裴毅暗地里私会顾家的人吗?

        “顾二哥,你管得似乎太多了些。”裴炎笑容不变,却不掩藏话语中的嘲讽。

        “只是提醒你一下,你听也罢,不听也罢,与我又有何干系?”顾西垣不甚介意,待妥当之后,他忽然朝我笑了一笑,道:“这些日子,郡主过得可好?”

        行军途中,辛苦是必然的,哪里称得上好?我不明白他问这话的意思,他又道:“吃到苦头了吧,从一开始,你就不应该听从某些人的建议随我们一同去前线。”

        “与大秦将士一同保卫疆土,吃点苦头又何妨?”我软软应声。顾西垣这人当真有些讨厌,自负,且不坦率,我一向不喜欢这样的人。

        顾西垣轻轻哼了一声,道:“没想到郡主除了儿女情长之外,尚且心怀天下,当真让人意外。”

        裴炎闻言,忽然握住了我的手,极为用力,拉着我便走,不愿再搭理顾西垣。越过顾西垣身边时,顾西垣的一句话让我的脚步戛然而止,连带裴炎也停了下来。

        顾西垣道:“我大哥派人传来了消息,说他正在潜阳等候郡主大驾,郡主可有什么话要带给他?”

        裴炎握着我的手又用力了些,手腕上传来的疼痛感让我陡然从顾西垣的话中回神,裴炎并未给我回答的机会,迅速拉着我远离站在原地不动的顾西垣。顾西垣并未跟上我们,甚至不曾动。虽已渐渐走远,我却仍旧隐隐约约听到他的笑声,轻轻的,在我耳畔徘徊不去。

        回来时,见到媛真依旧站在早前的地方,一步都不曾移动。她见我与裴炎归来,顿时精神了几分,忙紧跟在我们身后朝营地内走去。篝火燃烧的光线十分亮堂,让我有些不适应,眼角瞥到不远处巡逻而过的卫兵时,我下意识想甩开裴炎的手,却被他扣得紧紧的。他不由分说,执意送我回营帐,路过主营帐时,竟巧合地撞上了从里头走出来的宋世钊和顾渊。

        宋世钊似笑非笑地看了顾渊一眼,后将视线落在我身上,眼神意味不明,让人难以猜透他的想法。而顾渊则平静万分地与我见礼,礼数十足,让人更看不出他的想法。裴炎与宋家小姐有婚约,而我,和顾西丞亦有婚约在身,裴炎同我之间却又这般的亲密……我神色微僵,裴炎却显得十分坦率。

        “放手。”我低声与裴炎说道。

        裴炎似乎有些不情愿,但仍在我的注目之下松开了手。得了自由后,我镇定而又有礼地越过他们回了营帐。我虽没有回头,却感觉得到身后有几道视线正紧紧地跟随着我……

        次日天蒙蒙亮,大军便开始收营准备继续出发,我出了营地后,却看到了十分惊人的一幕——大军正分成了两大队,其中一列以裴毅、顾渊和宋世钊为首,余下的则以裴炎和顾西垣为首。

        我的马车正停靠在中间,裴毅见我到来,策马上前,道:“郡主,寅时藏山守将陈寿命人送来急报,齐人派出精锐部队从水路突袭藏山,故而老臣等决定带五千精兵前去支援。您且随大部队先到潜阳,裴炎顾西垣二人负责保护你的安全。”

        去支援藏山何须他们三人同时出动?无非是三人之间互不放心,又相互制约着,所以才会选择同行。

        我的视线从裴毅身上移向顾渊和宋世钊,末了又落在裴毅身上,颔首一笑,道:“藏山就仰赖三位叔伯了。”

        裴毅道:“郡主放心,有您的庇护,我军定能大退齐人。”

        我也无心听他们说客套话,道:“军情紧急,你们速速出发吧!”

        说罢,与媛真一同上了等候一旁的马车。只听外头一声令下,大军再次起程,到分岔路口时,我微掀车帘,看到裴毅他们领着五千精兵朝左方那条路而去。马车飞速地跑动,风掀起了车帘,车窗外的一切风景一闪而过,崎岖不平的路途颠簸感十足,这样的颠簸却没让我觉得有任何不适,反倒平复了一颗焦虑的心。

        从邕州到潜阳,若是快马而行,约莫半个月的路程,但若是行军而至,连夜赶路的话,也需二十五日。我与媛真是女子,外出本就不便,多少拖了大军的后腿,故而原本二十五天的行程耽搁之下便足足要花上二十八天。

        这一路十分顺利,不曾遇到任何意外。得知大军即将抵达潜阳城之时,我原本平静的心忽然变得躁动,当日顾西垣的话又清晰地响在耳畔。

        顾西丞,此时正在潜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