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在线阅读 - 第三章 逗比兄妹的日常

第三章 逗比兄妹的日常

        001

        我有个哥哥叫观潮,他比我大一岁,虽然是同一个爹妈生的,但我俩一点都不像。他从小就比我聪明。小时候我的玩具是积木,他的玩具是变阻器和安培表,我还在学乘法口诀,他就已经开始背元素周期表。他和老师讨论运动的电荷产生磁场是否违反能量守恒定律,我在旁边连标点符号都听不懂。

        我不止一次地怀疑他长了两个脑子——把我的那个抢走了。

        小时候我最羡慕的就是独生子女,观潮跟我从小打到大,而且他从来不让我。去年我表姐生了二胎,大儿子闷闷不乐,吃满月酒时观潮眉开眼笑地跟人家说,恭喜啊,以后做错事可以找她背黑锅——可见我小时候过得多么悲催。

        002

        小时候观潮总欺负我,不带我玩,还抢我零食。那时我比他胖得多,在打架上有压倒性优势,抢不赢我就动粗。但这厮是个演技派,我拳头还没举起来,他看到妈妈走过来就立刻倒地,抱头,趴在地上痛苦哀嚎,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于是我被妈妈暴打一顿。

        当然我也有聪明的时候,妈妈教我们写字,我自己的名字没学会,倒学会了写他的,在吃完的雪糕柄上写“观潮之墓”,然后端端正正地插在了我家的花盆里……

        于是又被暴打一顿。

        兄妹应该有很多类型,相亲相爱型,情同手足型,两看生厌型,我和观潮属于从小打到大型。

        观潮的嘴贱是天生技能,打娘胎里就有。小时候的我是个货真价实的胖子,冬天妈妈怕我俩冷,给我们穿好多衣服,观潮穿多少都不显胖,而我就变身成一个圆滚滚的球。

        观潮担忧地说:“以后你结婚了怎么办,别的新娘穿婚纱是公主,你就是个包子……”

        以至于我经常做恶梦,梦到夜礼服假面娶我,我们在教堂宣誓,神父说,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夜礼服假面缓缓揭开我的面纱,发现里面是个猪肉白菜包……

        读书之后我莫名其妙的瘦下来,保持至今。前几天称体重,十分得意地给他发照片:“看,不到九十哟~”

        他回:“体重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你都占了耶~”

        003

        我读书读得早,小学和初中都跟观潮一个班。观潮很聪明,不听课也能考第一,我一直以为我哥是无敌的——直到读高中时遇上f。

        这两人跟命中相克似的,每次考试f都能比观潮高那么一点点。观潮表面不在乎,其实内心耿耿于怀。

        他们首次交锋是某天放学,我在操场等观潮打完篮球一起回家。f来找我,好像是因为我把他的书带走了。

        球场上的观潮不知出于何种心理,贱嗖嗖地跑过来搭话。我在旁边翻书包,听到他俩对话如下:

        “要走了?”(明显没话找话)

        f没回他,满脸“你是谁”的表情。

        “我是9班的观潮。”(自报家门,自信满满)

        “谁?”

        “你不认识我?”(大为震惊)

        f面无表情地摇头。

        “我们一起上过奥数特训班,我是班长,你不记得了?”

        f继续面无表情。

        “你真不记得?每次考试我都坐你后面(我们考试是按名次排座位的)。第一次月考我比你低五分,第二次是八分,上一次我差一点反超,就差一分,”

        f继续无辜地看着他,我猜他肯定是想说点什么化解尴尬,但这个任务对他来说真的太艰难了,他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

        “那你再接再厉。”

        然后从我手里接过书,挥挥衣袖飘然远去,留下目瞪口呆的观潮。

        004

        小时候有个记者来家里采访,好像是因为观潮得了个什么奖。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个记者的样子,特别装模作样,先是要观潮帮妈妈捶背,然后又让观潮辅导我做作业。他在旁边咔嚓咔嚓地拍照。

        开什么玩笑,观潮根本不会教我做作业,他的作业都是我在帮他做好吗?

        后来记者说要拍观潮的奖状,可能在他的心里三好学生家里的墙都是用奖状糊的。可我们家真没有,观潮的奖状奖杯拿回来都随手扔。

        那天最精彩的环节是快要结束的时候记者问:“能给大家分享一些你的学习经验吗?”

        观潮想了半天,说:“没有。”

        “那你为什么每次都名列前茅?”

        他老人家脱口而出:“因为别人都太笨了呗。”

        005

        观潮特别自恋,整天沉浸在“我最帅”的臆想中,女生多看他两眼他就觉得人家喜欢他,在他心里,看他的都喜欢他,不看他的是性格腼腆不好意思看他。

        他打小就是个御姐控,以前暗恋我们家一个远房表姐,表姐是个美貌的不良少女,高中没读完就退学了,在同年龄的女生还都灰头土脸读书的时候,她已经学会了化妆泡酒吧,观潮被她迷得七荤八素的。他不止一次的对我说:“胸大才配叫女人,你呢?”他嫌弃地上下扫我一眼,“顶多只能算是个雌性。”

        我被他气得吐血。

        006

        f君很少用微信,朋友圈更是万年不更新,难得发张照片,内容是:加班,忙下面迅速有人回复:

        同事a:f少还在加班吗,嫂子看到会心疼的。

        回复a:她睡了。

        同事b:你居然主动发照片!

        回复b:恩。

        同学c:你这是要用青春搏明天啊。

        回复c:没。

        同学d:我们班就你最有出息,靠你光宗耀祖。

        回复d:不敢。

        观潮:出差?

        回复观潮:恩。

        观潮:我妹呢?

        回复观潮;在清迈。

        观潮:你放心她一个人去玩?小心老婆被人拐跑。

        回复观潮:没事。

        观潮:你太宠她了,她会顺杆往上爬的。

        回复观潮:没有。

        观潮:靠,你能不能多回我几个字?!

        回复观潮:不能。

        观潮:算了,我下个月来北京,你把时间空出来陪我喝酒。

        回复观潮:好。

        乔一回复观潮:好啊好啊,我去接你!!喝酒叫上我!!!!

        回复乔一:你怎么还没睡。

        乔一:睡不着啊,在床上躺了两小时了,想去买安眠药不知道哪里有药店。

        回复乔一:不准吃药,找roomservice要杯热牛奶,喝了去睡,把手机关了,二十分钟后我打你电话检查。

        观潮:卧槽!!!你他妈太区别对待了!!!

        007

        我跟观潮说我觉得f变了。

        “怎么?”

        “小时候他对我可好了,帮我抄作业,给我带蛋糕,我上课睡觉他帮我打掩护,谁要敢欺负我他第一个站出来。可现在呢,他整天变着法儿的欺负我,调戏我,用智商碾压我,我没他聪明,吵不过他,也没他挣得多,他领个年轻貌美的小三回来我也斗不过人家,只能卷铺盖回娘家。”

        观潮急忙打断我:“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你别安慰我,现在事态很严峻。”

        “我的意思是,娘家是绝对不会收留你的。”

        我气得跟我妈告状,我说观潮是我亲哥吗,我真的不是充话费送的?

        我妈认真的想了想说:“你这种情况应该属于买一赠一。”

        我跟f君闹别扭,具体为了什么忘了,我跟观潮诉苦。

        他在电话那头幸灾乐祸。“我让你别这么早结婚,你要结,结婚之前分手你还是可爱的失恋少女,现在分手你就只能是失婚妇女了。”

        吓得我立刻回家跟f君和好。

        观潮还特得意,说自己有特殊的权和技巧。

        008

        我们读小学时很风靡小浣熊里的水浒英雄卡,1990年代的人应该都记得,几乎每个人都在搜集。那时我和观潮都没多少零花钱。但是观潮记性特别好,过目不忘那种,他看了一遍《水浒传》,第二天就到学校跟人讲故事,讲一个故事换一张卡片,就这样居然集齐了一百零八张。

        后来我偶然从床底的里翻这套卡片,打电话给观潮,观潮啧啧感慨这都是他的童年啊童年。

        观潮:“你知道那时候我为什么怎么做吗?”

        我:“难道不是因为你想显摆自己惊人的记忆力?”

        “不是的,你记不记那时候你喜欢林冲,班上只有程佳佳有,你让她给你看一眼她都不给,叫你自己去买。我挺生气的,但是又没钱,只能这么做。”

        我大为感动,当即答应帮他买他心仪已久的机械键盘。

        晚上我眼泪汪汪地跟f说这事,说着说着突然一拍大腿:“靠!被骗了!”f抬头问怎么了。

        我咬牙切齿:“我才想起来,程佳佳二年级就转走了!”

        水浒英雄卡是四年级才流行的!

        009

        他陪我去逛街,我看中一个杯子,三十五一个。我还价:“老板便宜点吧,八十给我两个。”

        老板乐了:“姑娘你还帮我涨价了。”

        我恍然大悟:“哦哦,算错了。”

        观潮在旁边说:“不好意思,我妹妹十岁那年做过阑尾手术。”

        老板问跟杯子有关系吗?

        “医生不小心把她的脑子也取出来了。”他不紧不慢地说。

        ……

        晚上跟f告状,我说:“皇上你要给臣妾做主。”

        他说:“好,朕这去帮你欺负回来。”

        两个人关着门在书房战了一晚上xbox。

        第二天观潮满眼血丝地告诉我:“你男人虐了我一宿”。

        话是没错,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呢?

        010

        大年三十去机场接他。

        一年不见,观潮大爷风采依旧,戴着墨镜大步朝前走,我推着一车行李跟在后面一溜小跑。

        上了车,我说:“你都不拥抱一下你亲妹妹吗?为了接你我可是六点就起床了。”

        他:“有什么好抱的,除非你给我报销机票。”

        我:“滚!”

        回到家他往椅子上一躺,扯着嗓子喊:“妈妈,我饿了。”

        我一巴掌拍他头上:“要吃自己做。”

        妈妈在厨房里说午饭马上就好。

        我也扯着嗓子喊:“妈妈你偏心,你从小就惯他。”

        “有本事你别吃啊。”

        “呸!大年三十才回家的人没资格说这话。”

        “一个月不给家里打电话的人就有资格了?”

        年前我工作太忙,一直忘记给妈妈打电话,这家伙消息真灵通。

        妈妈端着菜出来笑着说:“你别欺负妹妹。”

        我马上告状:“丫就是嘴贱!”

        他一咕噜爬起来,严肃地说:“妈妈,你能容忍自己有一个不孝的女儿,就不能容忍自己有个嘴贱的儿子吗?”

        妈妈命运好悲惨的样子……

        011

        去老凤祥买手链送给妈妈和我婆婆,挑的两条都不便宜,付款的时候突然想到f的小侄女也快百天了,于是又买了一个长命锁。

        顿感自己荷包空了不少。可怜兮兮地跟观潮说:“哥,妈妈的手链我们一半一半好不好?”

        “你还没睡醒吗?”

        “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啊?”

        “不是,你是捡来的,怕你自卑才没告诉你。”他一本正经的胡诌。

        “呸,你还是充话费送的呢!”

        “你是刮刮乐的末等奖。”

        “你是买牙刷的附赠品。”

        柜员噗呲一笑,“你们兄妹感情真好。”

        “谁跟他感情好了?!”我倆异口同声。

        012

        六年级时我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叫脊柱侧弯,正常人的脊柱是一条直线,我的脊柱不幸变成了s形。是突发性的,至今没查出病因,属于天灾人祸吧。

        虽然现在我可以笑着说出这些,但那时候真的特别特别绝望。因为生病,我的整个身体严重变形,心肺被挤压,继续恶化的话还有可能会瘫痪。

        而做手术需要很大一笔钱,家里拿不出。

        我对那段时间最深刻的记忆是每天都会躲在被子里哭,又不敢发出声音,哭完了第二天起来继续装开朗,装不在意,因为怕妈妈伤心——她已经够自责了。

        我每晚都失眠,失眠的主题是如何自杀,有一天晚上,观潮突然爬到我床上,很认真的跟我说:“你知不知道,跳楼除非正好脑袋冲下,脑浆蹦出来才会立刻死,好多人都是摔断骨头摔破内脏,在地上挣扎很久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流光才能死掉的。”

        他滔滔不绝地讲了一晚上溺水、割腕、上吊……。

        生体和心理都背负着极大的压力,就这样熬了两年,妈妈东借西凑攒够了钱,我终于上了手术台。

        我终于松了口气,却不知道这个手术的风险其实很大,医生说不排除术中死亡的可能性,妈妈是哭着签的术前协议。

        开刀后我在icu呆了八个小时,观潮说那是他这辈子最煎熬的八小时。他说那时他站在医院的楼道里,很认真地想,要是我没挺过去,他就把名字改成我的,替我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活。

        好在手术很成功,我至今能蹦能跳。

        有个细节我记得很清楚。为了引流手术残留的血垢,医生在我脊柱旁边埋了一根30多厘米的引流管,手术十天之后要拔出来。

        我是很能忍痛的人,拔的时候一直咬着牙忍,很清晰地感觉身体里那根管子擦着骨头一寸一寸的移动,疼得浑身都在发抖。观潮一直在旁边握着我的手。大概有十分钟,终于整根拔出来了,观潮还握着我的手,我叫他松手,他没反应,我抬头,第一反应是以为自己看错了。

        他居然哭了。

        他低着头,肩膀一耸一耸地抽泣,手还握着我不肯放。

        后来我总拿这事儿损他,我说你太丢脸了,当着那么多人呢,你一大男人居然哭了。

        我以为他会像平时一样嘴贱反击,谁知他说:“是啊,妹妹太要强,哥哥什么都帮不了,只能帮她哭。”

        不管有多痛我都扛下来了,怎么他一句话我就鼻酸得厉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