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饲鬼在线阅读 - 难言之隐

难言之隐

        “一窝”这个词显然戳到了苏困的g点,只见他一蹦而起,“嗖”地窜到了大师身边,抓着大师的肩膀晃道:“大师求符救命!”

        “嘎?”大师被晃得直翻白眼,连连道:“什么符?你先把你的手拿开,没大没小!”

        “把我跟顾琰绑定在一起的符,他去哪儿我去哪儿!”苏困思考了半天,还是觉得这样比较保险。尽管顾琰的工作就是追着鬼跑,但是这么多日子相处下来,苏困发现,只要顾琰在他旁边,他的胆子就跟充了气的皮球似的,饱满圆润有光泽,别说之前离他十几公分远的女鬼了,就算来只更恐怖的,直接贴在他脸上跟他鼻子顶鼻子,他估计都不会怕。

        所以,他宁愿跟着顾琰天天撞鬼,也不要自己呆着。

        大师眨巴着黑豆似的眼睛,看了他数秒,然后把手伸进身上挎着的布兜里掏了半晌,掏出一捆麻绳,道:“喏,知道怎么用吗?把这头在你自己腰上缠几圈打个死结,再把另一头在顾琰身上缠几圈打个死结。”

        苏困满脸兴奋地接过麻绳,摸了摸,低头问大师:“这就是传说中的道家法器?长得跟普通绳子真像嘿。那啥,拴上之后是不是就会像那些小说、电视里的那样,发个光,然后就消失不见,但是效力还在?”

        大师翻着白眼望着天花板:“咳,什么叫像,这就是普通麻绳儿。”

        正打算往腰上绕的苏困:“……”尼玛!这简直是对老子智商、情商极大的侮辱……

        看到苏困一脸悲愤的样子对着大师碎碎念,顾琰无奈地伸手,打算把这货拎回自己身边,结果却见大师的腰间拴着的另一个小布兜儿扭动了几下,然后紧收着的兜口被挣扎得松开了一些,一只圆滚滚的火红色脑袋探了出来,接着大师那只名为石榴,能随时变换大小的坐骑,从布兜里扑腾了出来。

        它那寻常情况下巴掌大小的身材,看起来略有些胖,但是脖子倒是很细长,显得比例失调得极具喜感。尖尖的鸟喙还叼着一张黄色的符纸,上面用朱砂画着一坨看不懂的东西。

        苏困看着石榴飞到自己面前,将符纸放在自己的手掌上,然后又扑扇着翅膀朝大师飞去。

        “看!你家红毛小鸟儿都比你靠谱!”苏困得瑟地晃着那张符纸,一边在身上比划着,不知道贴在哪里合适,一边冲大师道:“用麻绳儿糊弄我,现在还不是被我拿到符纸了嘛?呵呵呵呵!”

        大师抽了抽嘴角:“老夫劝你别贴,我家石榴使坏呢……”

        “啊?”苏困茫然看他,“使坏?这不是绑定的符纸?那这是神马?”

        “让你开不了口的符纸。”大师扭开脸,都不忍心看他。

        苏困:“……”老子已经沦落到鸟都能欺负的地步了?

        一旁围观了好久的耿子墨默默仰脸冲项戈吐槽:“智商是硬伤,送医院也救不了。”

        看不下去的顾琰面瘫着一张脸,果断继续之前的动作,把苏困拎回身边,冲大师道:“大师,借用一下您的坐骑可好?”

        正在绕着布兜飞,打算朝里钻的石榴声嘶力竭地抗议:“叽——!!”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回了布兜,顺带用嘴收紧了兜口。

        项戈默默望天:世界观被毁成硬伤,也救不回来了。

        苏困默然片刻,觉得果然世上只有面瘫好,于是他扒着面瘫的手腕,郑重地嘱咐道:“那什么,大师不是说那一窝鬼要么都游荡了百来十年,吸了无数残魂碎魄,要么就是被人圈在极阴之地压着么?结合你说的那些情况,那看来就是后者了。既然都圈在那里,那就拜托你们务必尽早把那群生物解决掉,老子的生命安危现在就攥在你手里呢顾琰同志!”

        “……”顾琰被他那模样弄得格外无奈,于是伸手在他脑袋上揉了两把道:“不要整日把老子二字挂在嘴边。”

        苏困:“哦。”你抓错了重点啊顾琰同志!!

        “等等!”就在重人打算商议一下,该如何处理那些阴魂,才能尽量一窝端,把对普通市民的伤害值减到最小时,苏困突然挠了挠下巴,道:“大师你把那话再重复一遍。”

        大师一头雾水:“什么话?”

        “就是那一窝都被圈在某个地方压着那句。”苏困皱着眉,好像在回想什么的样子。

        “……”大师无语,“你自己不是都说过一遍了吗?”

        苏困歪了歪头:“我就是觉得,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所以让你说一遍给我听听,指不定能想起来。”

        大师已经被他磨得彻底没了脾气,也不跳脚嫌他打断他们的商议了,只捋着胡须想了想,道:“老夫的意思呢,就是指那一群鬼,或是其中的一部分,应该是年代相当久的老鬼了,被术士也好,仇人也好,或是其他心怀不轨的人,安葬在了一些并不适合立墓的地方,额……也有可能是安葬之后被后来的人挖出来或是将魂魄引出来,换到了某个风水极恶的地方,它们被圈在那里,压了百来十年,不得超生,不入轮——嘶——”

        他说着说着,自己也琢磨出不对劲来了。

        苏困“啪”地顺手一拍顾琰的胳膊,叫道:“我想起来了!就是这个!你们之前说到那个什么皇帝的时候,也提到了类似的。”

        项戈挑了挑眉:怎么连皇帝都扯出来了?

        耿子墨倒是知道当中的一些事情,于是下意识地看了顾琰一眼。

        只见他那两道斜眉猛地蹙紧,在眉心处拢出了两道深深的皱痕,一向平静如深潭似的双眸里泄露出浓重的厌恶感。

        同时看向顾琰的还有苏困,这货说完发现自己好像提到了不该提的人,于是捏了捏顾琰的手乖乖认错:“额……我刚才嘴贱了,不该又提那个昏君的,应该是我想多了,那位不是后来跑出来作死,结果被大师收了么,所以应该跟他没关系,是我脑洞开大了……”

        在苏困说话的时候,顾琰下意识地看了大师一眼,却发现大师的表情有些古怪。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上一回看到他类似的表情是在奶茶店的时候,他们一群人跟着房东过来照顾苏困的生意,结果也提到了那个昏君。

        顾琰想了想,当时房东似乎也是提到了“那昏君出来作了回乱,结果还没成功,就被大师给收了”之类的话,站在他旁边的大师听了,就像现在这样,神情中略带着一丝尴尬。

        “大师,你……”安抚性地拍了拍苏困的手,示意自己并不怪他,顾琰迟疑了一下,然后冲着大师开口道:“你是不是有难言之隐?”

        原本一门心思听着他说话的苏困默默扭开脸:现在听到这个词就会不由自主地朝某些生理问题上想,真是太对不起这些正经的古人了。

        大师显然也对这个被广泛用于各色小广告的词有些无语,嘴角抽了抽,才又恢复成先前的那种神情,只是被顾琰这么问出来之后,单纯的尴尬中似乎多了不少歉意。他摇了摇头,长叹了口气道:“这件事说来话长……”

        听了他说的这句话,再加上他现在的表现,顾琰脑中浮出一个不太好的猜想:“大师,莫不是当初……你没能收走那昏君?”

        “啊?”苏困睁大眼睛看了看顾琰,又看了看大师,希望他能出口否定掉这个猜测。

        谁知大师没有立刻反驳,而是沉默了一段时间。

        他这一沉默,顾琰的脸色便猛地一沉,苏困也觉得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会吧……

        “收是收了。”大师的表情显得略难启齿,犹豫了片刻才道,“只是当初交付的人挑错了。”

        顾琰静了会儿,道:“你交给了你那师弟处理?”

        “倒不是老夫交的,那时候,老夫还不像现在这样终日在外面办事,难得回趟怀隐观。二十多年前,怀隐观老夫这一辈的弟子还是通力合作的状态,依照分配,各司其职。老夫属于在外活动的那一拨,我们新收的恶鬼阴魂或是妖物,都要带回去,交给师门,然后师父就会安排不同的弟子去处理。当时清元恰好从外头回来,我们那时候还不知道他在外头闯了祸,师父就把那皇帝的魂魄连带着其他几个新收的恶鬼,一起交给他,让他去一趟下届,把它们都交给无常。”

        “结果?”

        “结果他前脚出门,后脚师父就得知他在外头干的糊涂事,命人追过去让他回来受罚思过……”

        “所以他干脆带着手里那几个恶鬼远走高飞了?”顾琰道。

        “门派里除了这么个弟子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于是下令众弟子缄口,并且尽快把清元和那几个恶鬼追回来。”

        苏困抽了抽嘴角:“你们不会一个都没找到,于是那些恶鬼就成了现在在h市的这一窝吧?”

        “当然不是,其他的恶鬼我们在后来的一段时间内,都陆陆续续地找到了。大约是清元为了掩饰他所在的位置,而丢出来障人耳目的。”大师叹了口气道,“但是就算知道是障人耳目的我们也得去收,不然任那些阴魂为祸,再伤到人就不好了。于是这一来二去的,就没了清元的踪迹。你们也知道的,同门之间都互有了解,要是诚心躲避,反倒不好找。”

        “大师您的意思是,那清元最后就只带着那昏君皇帝的鬼魂跑了?”苏困不解地道,“但是,他跑路还带着个鬼魂做什么?当宠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