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饲鬼在线阅读 - 一窝恶鬼

一窝恶鬼

        一旁的耿子墨两眼抓瞎,根本不知道苏困所谓的墙角的阿飘现在是什么状态,只能就着被抓着的姿势,企图把苏困往旁边拖。

        他只能庆幸这是在医院,苏困这副囧样在旁人眼里估计就是发病的征兆,不会想太多,只是多看了他们几眼,有几个正犹豫着要不要过来帮忙,并没有引起什么骚乱。他下意识地觉得,如果大家都比较平静,那阿飘说不定还能安分点,如果大家都乱了,那阿飘或许也会被惊动,然后干出些无法预料的事情。

        不得不说,他这个想法目前来说还是正确的。

        因为在周围人都没有太大异样的时候,苏困的表现格外引得那个女鬼的注意。

        严格来说,那个女鬼生前应该是个美人,但是在这种境况下,偏偏美人更要命。因为她本身是大眼,但是现在鬼化之后,眼白很少,几乎都看不见,黑色占得格外多。苏困以前只觉得黑色虹膜部分太小的人看起来死气沉沉的,有些阴森,没想到黑眼珠大的看着更吓人。

        偏偏这人皮肤过白,甚至白到泛青,再衬着明显不是现代款式的一袭红罗裙,那么幽幽地看上苏困一眼,简直是要命的节奏。

        苏困一边往下滑,一边在心里嚎:卧槽看来姓江户川的不是耿子墨而是老子自己啊啊啊啊!~~~~

        上回碰到樟树老太太的时候,他这么一滑,老太太就走了,但是这回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那女鬼似乎对他的反应很有兴趣,偏头看了片刻,眼睛一眨不眨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她大概太久没有到这样充满人气的地方来了,有些兴奋,只是已经忘了如何表达情绪,僵硬地扯了半天嘴角,才露出了一个异常诡异的笑容出来。

        救、救命!qaq

        苏困被那个鬼气十足的笑弄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瘆得眼里汪起了两泡泪:这特么哪里是表达愉悦,明显是狼看到肥羊要美餐一顿的表情好嘛!

        所谓好的不灵坏的灵,苏困这个想法刚冒出头,那女鬼就收了笑容,然后在他来得及给出反应之前,猛地扑了过来。

        叫喊声在苏困的喉咙里囫囵了一圈,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给被闷了回去,一丝都没能泄出来。他甚至连眼睛都没能眨一下,就发现自己已经和那女鬼脸对脸了,那白得泛青的脸和那双诡异的眼睛就这样出现在十几公分远的地方,惊得他连呼吸都忘了,嗓子发涩,手脚发凉,心脏咯噔一下,沉了下去,却忘了弹上来。

        就在他满脑子都充斥着“跑不掉了,我要死了……”之类的想法,凝滞得连转都转不动的时候,眼前那个女鬼身形蓦地一僵,和苏困正相对的眼睛猛地睁大,充满了惊恐和不敢置信。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一张鬼脸上,显得愈发阴森狰狞。

        被极致的恐惧笼罩着的苏困正处于一种麻木而茫然的状态,他甚至看不明白这女鬼表情变化的意味,只是下意识地跟着女鬼的目光,将视线缓缓下移,落在女鬼的胸前。

        只见一只筋骨分明、修长有力的手正成爪形,穿过了那女鬼的身体,从左胸口处探了出来,然后翻手一收,女鬼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便如同被绞进了高速转动的漩涡中,面容身形瞬间扭曲,然后化作无数缕碎片,涌进了那只手的经脉中,再无踪影。

        没了飘着的女鬼的阻挡,顾琰高大而略有些虚化的身影出现在苏困眼前,一贯面无表情的脸上还有一丝没来得及收起的担心,但更多的是让人安心的沉稳和镇定。他左手手腕上的经脉微微隆起,像是活了似的,吸尽手腕间的一丝污迹,那是女鬼最后的一点残魂。

        然后,他踏着虚空,迈了一步,走到苏困面前,用没碰过那些阴魂的右手托着苏困的下巴,拇指在他脸上轻碰了两下,然后沉声道:“我回来了。”

        苏困已经凝固住的神志,被脸颊上微凉的触感重新激活,他张着嘴傻了半晌,又狠狠眨了两下眼,才如梦方醒地道:“顾琰?”

        大概是刚才被吓得有些厉害,他的嗓子还有些虚,发出来的两个字都是气声。但是,正企图把他朝项戈那边拉的耿子墨还是听到了。

        他顿住步子,不解地朝四下扫了一圈,然后继续拽着苏困,压低声音道:“哪有他的影子,你被吓出幻觉了?我说您老人家怎么一瘫就这么沉,麻烦稍微回点血,动一动脚,咱朝奇葩boss那边挪挪,那只阿飘指不定就不敢靠近你了。”

        “啊?阿飘?”苏困依旧有些恍惚,他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又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扒着耿子墨。

        他赶紧站直,没顾得上答耿子墨的话,而是把爪子伸向了顾琰的左手手腕,抓着翻看了一下,道:“她、她被收干净了吧?确定不会再出来了吧?”

        顾琰“嗯”了一声,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头,强调了一遍:“不会再出来了。”

        直到这个时候,苏困才真正地意识到自家专门打鬼的蓝盆友终于回来了,他那颗都快沉到肚里去的心脏“嗖”地一下,原地血满,又弹回了胸腔里,兴奋地蹦跶了几下,然后归于平静。

        他用看上帝的眼神盯着顾琰的脸瞻仰了半晌,然后两爪扒住他的手,握着狠狠晃了晃,道:“这个世界太可怕了,跪求绑定!去哪儿都把我捎上吧!大师不是符多么?让他帮忙画一张,贴在脑门上就会自动跟随的那种。或者传送卷轴那种,一碰到情况就秒速把我送到你旁边窝着。再不然变小的那种也行啊,老子宁愿被揣进裤兜也不要再撞鬼了!”

        一旁的耿子墨:“……”这是被吓傻了在对着空气胡言乱语么。

        办完手续交完费,并且跟公司方面联络过的项戈刚走过来,就看见耿子墨嘴角抽搐地冲自己道:“你可算来了,背着他直接送精神科吧。”

        项戈:“……”等等,能不能来个人给他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

        顾琰看了眼那两人的反应,然后叹了口气,捏了捏苏困的脸,道:“当真被吓傻了么?跟着我岂不是会撞到更多的鬼?”

        苏困:“……”哦对,忘了这货的职业就是追着鬼跑了。=_=

        目光在苏困和耿子墨之间扫了个来回,项戈终于忍不住问:“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个状态?”

        被他这么一问,苏困才想起来还有人在旁边呢,于是道:“额……简单说来就是刚才墙角突然钻出一只女鬼,扑到了我的面前,结果还没能把我怎么着呢,就被顾琰给收了,完毕。”

        “这大厅这么多人,还有鬼进来?”项戈有些讶异。

        他就是因为人多,才敢让耿子墨和苏困站队伍外等着的,毕竟他阳气再重,也重不过这么多人加起来,如果跟着他不容易出事,那么呆在这样的大厅里自然更不容易出事了。谁知,还真就碰到了一只敢进来的鬼。

        只是……这鬼得多阴厉,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有着如此多人的地方出现而没有魂飞魄散,还能威胁到苏困的性命?!

        ******

        不过他这个问题刚冒了头,就听一旁的耿子墨问了另一个问题:“你说顾琰把那女鬼给收了?”

        “对啊!”苏困点了点头,一脸“这还用问?”的表情,道:“不是他收的,难不成还是我把她吞了嘛。”=_=

        “那他人呢?”

        “在这边啊你看不——”苏困伸手指了下自己的右边,才想起来,顾琰为了方便抓鬼,现在还处于魂魄的状态。

        “……”项戈一脸抽搐地看着那一片虚空,心道:他果然不是人!

        耿子墨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道:“他又变回小鬼的样子了?”

        项大boss被这话的信息撞得脑子里嗡地一响:等等!什么叫变回小鬼的样子?

        被耿子墨这话一提醒,苏困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转头看着顾琰:“我就说哪里不对,你为什么变回去了还是大人的样子?!”

        一直以来,顾琰的身形变化都不太稳定,以往是完全不能控制什么时候变大什么时候缩水,后来他只能用一种不是办法的办法,来尽量控制那两种状态——

        用樟树老太太他们教的方法,把一部分修为能量封起来,这样他就会因为力量不足而缩小,变成魂魄的状态。虽然能力有所减低,但方便了他抓鬼,因为这样他就能直接地触碰到魂魄,且不被路过的老百姓看见。而抓完鬼想变回实体状态时,只要把封起来的那部分修为能量再放出来就可以了。

        只是,这种方法说起来简单,实施起来却不太好控制,毕竟每一次缩小和放大,都相当于他把自己封印了一半,然后再解除掉。

        大师他们这么有经验的人,封印个魂魄还要花费不少力气,而且被封印的也会有所损耗。何况顾琰还是个新手,封印人和被封印人都是他自己,约等于双重消耗,时不时这么折腾一回,实在不是办法,而且还不稳定,有时候能成功,有时候稍微分割神就成功不了。

        所以这种方法只能暂时使用,长久不了。他要想真正自如地控制自己的形态,归根到底,还得靠修行。方式就是不断地吸收那些残魂碎魄。大师说,等到真正修成,他就不会拘泥于那两种形态——实体状态就是成年人的样子,魂魄状态就是小鬼的样子。而是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比如……顾琰现在的这种状态。

        “你是歪打正着,不小心变成这样的,还是……”苏困瞪大了眼睛,看着顾琰道:“大师不是说,你离自如控制还有十几、几十年么?”

        顾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神情严肃:“我想说的正是此事……你联系上大师没有?”

        “联系上了,他说去急救室那边转转,得看着那个张溢的魂魄,怕他离体太远太久救不回来。”苏困指了指那边的走廊道。

        “也好,那处人少,过去说吧。”顾琰朝那边瞥了一眼,拍了拍苏困的肩,示意他和项戈、耿子墨说一声。

        苏困拉着他俩,带着魂魄状态的顾琰穿过大厅,沿着走廊一路朝里走。这一片处于医院比较偏的地方,相较于另一条长廊里的其他诊室,这边的等候区里坐着的人要少得多。

        他们走到走廊尽头,又朝左拐了个弯,赫然能看到背手站在急救室外等着的大师,除他以外,这个廊角一个人都没有。

        顾琰扫了一眼,然后身形一晃,便恢复成了实体的样子,站在苏困身边,冲几步之外的大师沉声道:“大师,这次事情有些棘手。”

        项戈和耿子墨看着大变活人的戏码,一脸抽搐:“……”能不能稍微兼顾一下我们这些普通人。

        不过,刚才看不到顾琰的时候不方便,现在能看见了,项戈便指了指苏困,一脸歉意地冲他道:“抱歉,你让我帮你照看苏困,却还是让他碰到了那些东西,是我的疏忽。”

        顾琰摆了摆手:“不是你,事有蹊跷。是我考虑不周,当时你即便就站在他身边也挡不了那女鬼。”

        “女鬼?”一直呆在这边的大师还不太清楚情况,他一头雾水地看着苏困道:“小苏你又撞鬼了?!你跑去偏僻的地方了?”

        “没,在大厅碰到的。”苏困连忙摇手,“我这种体质,怎么可能自己往偏僻的地方跑。”

        耿子墨:“……”你以前跑的一点也不少好吗!

        大师一听是在大厅,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他转头看向顾琰,想到刚才他从魂魄变成人的情景,道:“你刚才不是通过解封的方法变回来的吧?”

        “嗯,我现在可以自如控制身形的变化。”顾琰点了点头,答道。

        “怎么回事?你这之间相差的修为可不是一点半点,怎么突然就——”

        顾琰插道:“因为我追的那个阴魂。”

        大师抬手指了指身后依旧亮着红灯的那扇门,道:“夺了那名员工的舍的那个阴魂?它怎么了?”

        “它的速度身法比以往我碰到过的魂魄快得多,而且衣着服饰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也不是我那个朝代平常人或是官家惯穿的样式。”顾琰皱着眉,回忆道:“倒是有些类似于秦汉时期的样式。”

        大师以为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道:“啥?”

        “秦汉时期。”顾琰重复了一遍。

        “呵——”大师抽了口凉气,“那个时候的恶鬼可不好对付啊,这年代可够久的。”

        顾琰点点头道:“我也觉得留着必定会为祸人间,所以没能分神活捉,而是直接收了。”

        他所说的“收了”可不是大师他们所谓的“收了”。如果是大师,他们往往是布个大阵,将那阴魂困在其中,然后用炼制过的道家法器将它装了,哪儿来的送回哪儿去,交由下界处理。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和无常有来往的主要原因。

        这才是真的收了。

        而顾琰所谓的“收”其实就是直接将它绞得魂飞魄散,然后吸入体内,化为己用。只不过他从最开始的直接吞噬,变成了现在通过手腕经脉吸收的方式,略微委婉含蓄了一些,不至于那么吓人。而他为了避免苏困觉得膈应或是害怕,所以一贯喜欢用“收”字形容那个过程。

        大师自然是明白的,他瞪大了眼睛道:“然后你一下子就涨了那么多的修为?!”

        顾琰点了点头:“是,接着我就发现我可以自如变换了。”

        “这不对啊!”大师急急地捋了两下胡须,再次盯着顾琰道:“你确定?”

        “确定。”

        “可是,能做到这一点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个阴魂本身就有修为。”大师的表情倏然凝重起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记得我跟你提过,你之所以可以如此快地化出实体,一是你本身的体质和怨煞之气极重,二是你懂得修习的方法和捷径,三是你有苏困脖子上的玉坠相助。所以你一天能抵得上别人一个月甚至一年的效果。你都需要十几年,别人没有个百来年的修为是办不到的。也就是那阴魂要么四处游荡了几百年,吞了无数的怨煞残魂,要么就是被人圈在极阴之地里压了很久。”

        “怕是比这种情况还要再棘手一些……”顾琰看着大师,缓缓道。

        大师愕然:“还要棘手是指?”

        “不止一个。”

        大师愣住了,半天才道:“你确定?”

        “因为我在追那阴魂的途中,感觉他并不是毫无目的地在这个市内冲撞,而是径直朝着一处而去。我感觉,越往那个方向去,那个阴魂身上染着的那种味道就越重。而且,在半途中,我还截到一个有着同样味道的小鬼,只只不过不如那个阴魂年代长。还有……”

        “还有?!”

        “方才大厅里的那个女鬼,身上也有那种味道,只不过要浅淡得多。”顾琰越说,眉头就皱得越紧,“所以,我怀疑,他们是从同一个地方出来的。”

        大师傻眼:“你的意思是,这不是一个,而是一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