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饲鬼在线阅读 - 果然蹊跷

果然蹊跷

        不过,几人这顿饭吃得倒是很快,毕竟人命关天的事情在那里,肚子填饱了就该开工干活了。毕竟不能只顾讲究待客之道,而把正事给耽搁了。关系到自己公司的利益和员工安全,项戈必须两者兼顾,在不怠慢来客的前提下,让他们尽早帮忙解决员工猝死的事情。

        顾琰和苏困坐着项戈的车,从餐厅出来就直奔unic公司,耿子墨他们的员工宿舍楼就位于和unic大楼一街之隔的一个院子里,前前后后一共六栋楼,色彩和设计风格,同unic的大楼相统一,门口有保安亭有收发室,整个儿小院里的硬件设施不输于一个正常的居民小区。只不过规模要比正常居民区迷你很多。

        这是在h市最为发达的商业中心k区,地皮说是寸土寸金也不为过,能在这里安插·进一个供员工居住的院子,还不收住宿费用,绝逼是土豪的级别。

        不过,苏困听耿子墨说,也不是全公司所有的员工都有宿舍分的,必须要达到一定的条件——有些是因为资历和级别、有些是因为学历和知识技能背景,等等。

        比如耿子墨,就是靠脸……咳,靠学历和过硬的专业知识技能。

        其实,他当初的面试远不像他自我感觉的那么糟糕。毕竟这货虽然在平日生活中显得不大靠谱,但是在面对和工作相关的事情的时候,就会像换了个人似的,相当认真。

        奇葩boss以及一干高层之所以当天发通知,当天就进行终面,就是想看看已经经过两轮正规面试之后的求职者们的应变能力,让他们在几乎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接受面试,往往更容易看出一个人的性格特点和处事能力。

        可以说,如果用衡量正常面试的标准来衡量当天面试者的表现,几乎就没什么人能合格,但是用非正常的面试标准来衡量,那么,耿子墨绝大部分的表现是相当令众高层满意的。

        再加上他大学和研究生都是在h市数一数二的那所高校念的,那所学校不止在h市算名校,在全国也能排上前几。如此硬实的学历背景加上之前已有的两年工作经验,在一众面试者里脱颖而出也是理所当然的。

        正常人几乎都能预料到他被录取的结果,除了脑回路不大正常的耿子墨自己。

        至于一直影响着耿子墨的性向问题,别说档案里不可能标注出来,奇葩boss暂时还不知道,就是真的知道了,奇葩boss也不可能排斥,他巴不得呢。﹁_﹁

        虽然这天恰好是周六,但是员工宿舍里的人却并不算多。

        一是因为最近unic正在新上线一批周边产品,还要安排一个华天新捧的明星下个月在各分店举办的签售会,相关部门的员工周末也在加班。

        二是这里住着的员工很多都是邻近省市的,甚至有不少h市本地的,平日里他们为了方便一直住在宿舍,到了周末则会回家休整一下。

        也正是因为此时这个宿舍院子里的人气不算很重,所以顾琰才会没走多会儿,就嗅到了一股隐约而古怪的气息。

        “你们可曾闻到什么味道?”顾琰顿住脚步,蹙了蹙眉。

        以往他是小鬼状态的时候,属于纯粹的魂魄,对于正常世界里的味道是不敏感的,所以一旦感觉到什么异样的气息,他几乎立刻就可以确定是不干净的东西遗留下的。但是他现在处于正常的有实体的类人状态,对常人世界的味道也无比敏感,以至于反而难以判断一些异味的源头究竟是不是正常的东西。

        “味道?”苏困仰脸,鼻子一耸一耸地原地转了个圈,使劲深呼吸了几口,然后点点头道:“红烧肉的味道。”

        顾琰、项戈:“……”

        耿子墨想照他屁股蹬一脚,让他别脑抽,不过他瞄了眼人高马大的顾琰,还是默默地忍耐了这股子冲动。

        “你们都没闻到嘛?!”苏困又耸了耸鼻子。

        耿子墨抽了抽嘴角:“把你炖了,我们就能闻到了。”

        苏困:“……”

        与此同时,他们身后不远处,开着窗户的收发室里,刚吃完午饭正在喝茶的大爷,一边默默收掉桌上的饭盒,一边暗道:我明明把盖子盖紧了,在这儿都没闻到啥味儿,这熊孩子长了狗鼻子么,这么灵?!

        被苏困这么一打岔,顾琰了然:那有些难闻的味道只有自己一人能闻见。

        这就说明,那味道不是这附近其他东西的干扰,也不在正常人的感知范围内,甚至连稍有些不正常的苏困都没有闻到,那就只能是魂体或是别的灵异物散发出来的味道了。

        苏困和耿子墨这俩脑回路不正常,不代表项戈也跟着他俩一起不正常,他显然很快便反应过来顾琰问话的含义,立刻道:“你闻到怪味了?从什么方向过来的?”

        那味道实在很模糊,顾琰皱着眉判断了片刻,然后朝着西南面迈出了一步。

        项戈一看,脸色便是一变,道:“果然有蹊跷么?”他指了指顾琰此时的步子正对着的那栋楼道:“那名员工,赵天启,就住在这栋楼。”

        “远么?那怪味很浅淡,距离应该不近。”顾琰还有一丝不确定,但是具体哪里怪异一时又说不上来。

        项戈:“顶层。”

        苏困仰脸,看着十来米之外矗立着的那栋楼最上面那层,点点头道:“果然挺远。那这么说来,赵天启的死确实和那些灵神怪异的事有关?”

        “上去看看吧,昨天警方已经取证过了,他的房间现在锁着,我打电话给物管让他们把拿下钥匙。”项戈一边掏出手机拨号,一边带头朝那栋楼走去。顾琰、苏困和耿子墨紧跟在后。

        直到走进楼内,顾琰紧皱着的眉头都没有松开来。

        在等电梯的时候,苏困手肘轻轻拱了拱顾琰,凑过去问道:“你为啥皱眉?不是这边吗?”

        顾琰缓缓摇了摇头:“越靠近这边,味道越浓,楼里的味道明显比楼外要重得多,是这里没错。”

        “那你怎么这副表情?”

        “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顾琰压低了声音之后,嗓音越发沉了,“罢了,先上去看看。”

        这栋楼电梯的速度倒是很快,四人一会儿便到了顶层。

        耿子墨冲苏困道:“我跟你说过的吧,一层共五间屋,我住在最东边这间,隔壁那间那同事离职了,还没有新的住进来,所以暂时空着,中间这间就是赵天启的屋,在那边就是那个帮他打饭的朋友,最西面是另一个同事。”

        他正说着,另一个电梯叮一声也响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胖阿姨从电梯里出来,把手里的钥匙递给了项戈,然后道:“我在楼下坐会儿,项总您用完了把钥匙带下来就成了。”

        项戈一边点头,一边打开了赵天启的门。

        在防盗门被拉开的那一瞬间,顾琰只觉得一股阴冷腐朽的味道扑面而来,带着一股衣料闷久了的微微潮气。

        他下意识地长手一伸,把其他几人都揽到了身后,沉声道:“你们先别进去。”

        门里的味道实在太浓,浓到顾琰在黎市扫荡了那么多角落,也很少会碰到像这间房一样,阴魂的味道满得简直要溢出来了。

        浓到连苏困都耸了耸鼻子道:“我也闻到了,擦!这味道怎么这么熏人?”

        他毕竟属于人,在对阴魂味道的敏感度上和顾琰相差甚远,这么久以来,他能明显闻到味道的,也只有顾琰从棺材里蹦出来,想要掐死他的那次。

        那也是因为顾琰死前所受的折磨太过深重,以至于身上的血腥味和尘土气息太过浓重,而且,顾琰本身要比其他鬼魂阴得多,给苏困的感觉也自然强烈得多——这是大师知道后给予的解释。

        “你能闻见?很浓?”顾琰头也不回地问道。

        “浓!浓得老子都快吐了!”苏困闷着嗓子,嫌弃地道。

        仔细看过房里的每一个角落,确认这里确实没有完整阴魂存在,所有的味道都是那个阴魂残留的之后,顾琰眉头拧得更紧了——这味道浓得苏困都能闻见,照大师的说法,那说明那个阴魂本身,要么比顾琰还阴厉,要么就是在某些极度肮脏污秽的地方呆了太多年,吸收了太多同样污秽的东西,却不会像顾琰一样调整过滤。

        不论是这两种猜测中的哪一种,都让人有些担忧。因为这样的阴魂解决起来必定有些棘手,而以现在的状况看来,那阴魂的恶性相当大,很有可能四处祸害无辜性命。

        这么一来,顾琰突然有些后悔把苏困带来了,这人本身就有些问题,似乎魂魄不大稳定似的,胆小且阳气不足,要不是有那块玉护着,简直是各类孤魂野鬼夺舍的最佳选择。如果是寻常的野鬼也就算了,偏偏这回碰到的是个硬钉子……

        ※※※※※※※※※※※※※※※※※※※※

        同学明天就回去了~~窝明天就恢复正常更新~~~这几天一直更新不正常,抱歉,等更的孩纸辛苦了~┭┮﹏┭┮~

        窝之后会加快速度的~╭(╯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