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饲鬼在线阅读 - 员工猝死

员工猝死

        苏困捧着厚厚的信封,嘴唇颤抖。

        尽管现在租住的房子算苏困的,以后要住的房子也是苏困的,但是照着顾琰这个工资状况持续下去,苏困觉得自己会慢慢变成被饲养的一方。

        所以,照这工资金额来说,真正算“补贴”家用的,应该是苏困自己,顾琰那边才是大头。_(:з」∠)_

        不过他想想这一个月以来,顾琰整日在外,几乎把黎市的街头巷尾都清理了一遍,已经存在的和潜在的危险几乎都没放过,也算是灵异界的工作狂了。一个人恨不得做了四个人的事,工资多点也可以理解。

        就在苏困放下信封,狗胆包天地戳了戳顾琰面瘫着的脸,以表达他滔滔的崇拜之情时,一直开着的电脑“滴滴滴”地响了三声。

        桌面上,他和耿子墨的聊天窗口抖了一下,跑到了最前面。

        苏困转过头,就看到窗口里,耿子墨新打了一句话:刚刚吃饭去了。

        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两人的联系丝毫没有减少,一直很频繁,几乎每天都要挂上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以至于苏困对耿子墨那边的状况不说了如指掌,至少也知道个七八分。

        据耿子墨说,他们公司倒是有自己的员工餐厅,而且口味还不错,价格也不算贵。很多员工都乐意在餐厅解决自己的一日三餐,耿子墨这个不会做饭的货自然也在其中。

        只是,最近他手里跟进的一个项目时间比较紧,一整个组的人每天都在加班,九点钟之后下班是常事,偏偏员工餐厅这边一贯只营业到晚上八点。

        耿子墨这人本性属于比较懒的那种,在没有工作的时候,一般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而有工作的时候,他也是能早点到家就早点到家。于是,每次加班之后,他就处于一种懒洋洋的状态——不想乱跑,只想赶紧回宿舍洗个澡上会儿网,然后上床睡觉。

        他在加班的第一天晚上还去稍远些的街区找了个餐厅解决了晚饭,之后便干脆去超市搬了一箱方便面,打算把晚饭彻底精简在宿舍,下班之后就再也不用耗费体力去别处觅食了。照他的计划,是打算一直这样对付到一周后项目提交、加班结束的。

        苏困掐指算了算,他这才第三天。

        只是前两天,他吃面的时候似乎也是在电脑桌前,并不影响他聊天,最多速度慢一些而已,今天却足足消失了近一个小时,才又出现在电脑面前,就是连吃带泡再加上烧水也用不了这么久吧。

        苏困噼里啪啦地敲字:照你这个速度,面都该烂成糊糊了,你下得了嘴?[挖鼻]

        谁知耿子墨那边很快回复:不是泡面。

        苏困:啊?你不是说要连着吃一周么?怎么,终于忍受不了泡面味,打算换换鲜了?

        耿子墨:不是我忍受不了。

        苏困:那是怎么?

        耿子墨:今天领导来视察员工宿舍,看到我那箱泡面,说了句垃圾食品,就顺手给没收了。

        看着屏幕上“视察宿舍”这四个字,苏困觉得自己是不是一不小心穿回了高中年代……但是,管理丧心病狂的中学时代,也没见哪个老师脑抽把学生宿舍屯的泡面给收了吧?!更何况这特么还是个公司……

        他抽了抽嘴角,回到:生平第一次听说,领导还管这种事。长见识了……

        耿子墨:显然我的生平跟你的在一个频道上,但是领导串台了。

        苏困:哪个领导?

        耿子墨:奇葩boss……

        苏困:你当时肿么不反抗啊子墨同志!说不定挣扎一下就放过你了呢!

        耿子墨:……敌人的皮相太具有欺骗性。

        苏困:很好,我懂了……那你晚饭怎么解决的?

        耿子墨:谁挖的坑谁管埋。

        苏困:所以,奇葩boss请你吃饭了?

        耿子墨,不,他给我做饭。

        苏困:……

        这节奏不对啊耿子墨同志!!!Σ(っ°Д°;)っ

        就在他活动了一下手指,飞速敲击键盘打算深度八卦一下的时候,耿子墨回了一句:等会儿,外面有点乱,我去看看,先不聊了。

        苏困原本以为,他这句有点乱是指什么小事,比如奇葩boss炸了厨房之类(……),于是也没放在心上,跟耿子墨打了声招呼,便关了电脑,爬上了床。

        谁知,第二天,当他看到疼讯弹出来的小方框,以及微博上面刷出来的最新新闻时,彻底傻了眼。

        只见那微博标题十分醒目地写着:unic公司员工昨晚猝死!

        =口=

        所以其实耿子墨根本不姓耿,而是姓江户川吧!!

        苏困点开那微博里给的地址链接,迅速浏览了一遍新闻内容,了解到了事情的大概——

        那个猝死的员工赵天启就住在耿子墨隔壁宿舍里。据说他白天的时候还很正常,只是晚上下班后突然变得有些反常。从公司到宿舍约莫十多分钟的路程,他走得挺慢,而且一直有些蔫蔫的,没精打采,说话也不怎么应答。

        跟他一起朝宿舍走的是他平日里关系还不错的一个同事。两人回到住的那层时,同事把赵天启送屋里歇着,便自己回屋了。

        过了没多会儿,同事收拾了一下,打算去外面找家餐厅吃饭。临走前不放心,又进了赵天启屋里,想问问他有没有什么想吃的,顺手可以带一份上来。

        谁知一进屋,他就发现赵天启的状态越发诡异了。整个人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似的,绕着屋子走了好几圈,边走还边张开双臂,说些莫名其妙的胡话,脸上带着的那笑看起来慎得慌,让人莫名能起一身鸡皮疙瘩。

        同事有点慌,就问他怎么了。

        一开始,赵天启还在屋里亢奋地转圈,并没有搭理他。同事又重复了几遍之后,赵天启就突然停了动作,盯着同事看了好久之后,说了句“没事”,便把同事推出了房里。

        同事虽然觉得诡异,但毕竟几个小时前还是好好的一个人,所以也并没有往太糟糕的地方想,只当是赵天启临时抽风。

        那同事自己下去吃了晚饭,最后想想还是打包带了一份回来。结果他在赵天启门口敲了近五分钟的门,也没人来开。他联想到之前赵天启的状态,突然觉得莫名有些怪异,别是晕在里面了!于是,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一时冲动就找管理,拿了把备用钥匙,把赵天启的宿舍防盗门给开了。

        结果,就发现赵天启倒在地上,已经失去了意识。同事见状,赶紧叫了救护车。

        赵天启被送到医院之后,在医生的竭力抢救下,好不容易在手术台上留了一条命,结果刚下台,就再次发生了全身内脏器官衰竭的状况,没挨过多少时间,就死了。

        整个事情前前后后,加起来不过一整夜带小半个白天。

        也不知是不是跟顾琰他们那特殊部门的人厮混久了,以至于现在看什么事情都透着股不寻常。苏困盯着这新闻看了半晌,总觉得这人不是简简单单的猝死,前前后后的一些表现,怎么看怎么都让他觉得,这事跟那么些个怪力乱神之说有些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