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饲鬼在线阅读 - 补贴家用

补贴家用

        虽然已经临近夏末,天气也逐渐开始转凉,眼看着要入秋了,蚊虫却依旧不少。

        苏困他们住着的这片小区比较老旧,看起来墙壁斑驳灰暗,楼道里的光线也不太好,楼层不高,每栋楼周围都环绕着花坛,那里面被一些清闲下来的老人种满了各类植物。大到果树花木,小到葱蒜辣椒,满满当当郁郁青青,看起来倒是赏心悦目,显得绿化状况很不错,但是这也使得他们这一片的蚊虫比别处闹得更凶。

        倒霉催的苏困同志偏偏又是个招蚊子的。

        耿子墨总是翘着二郎腿拍着他的肩,看着他身上被咬出来的包,格外贱地感叹:“以前住在家里,蚊子从来都只盯着我一个,我以为我已经够惨的了,结果自从和你合租,我就再也没被咬过……这种精神和体质请你务必保持。”

        于是苏困每到夏天,就如临大敌般地处于谨慎状态,纱窗从来关得很严实,回家总是先关门再开灯,免得灯光把楼道里的蚊子引进来。

        这天,他依旧照着以往的习惯,一边背手关门,一边扶着墙换上拖鞋。

        楼道里隔壁那户的门灯明黄色的光亮被掩在了门外,整个房子里瞬间陷入了沉沉的夜色中,楼下的路灯透过阳台窗子薄薄地洒在屋里的地面上。将阳台和客厅的物件都照出了背光的轮廓。

        苏困换好鞋,直起身把身上的挎包拿下来,挂到门口的架子上,伸手去摸顶灯开关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纱窗被推开的摩擦声。

        他顿住准备开灯的手,顺着声源面带疑惑地朝阳台看去,结果就见最边上的那扇纱窗被整个儿推到了一边,一只手从外面伸进来,抓住了窗框。

        卧槽小偷?!

        这片小区里原本住着的青中年人,手里有点钱的,几乎都已经换了新的房子,搬进了黎市南边那片近十年发展起来的街区里,现在依旧住在这里的,大多数是不愿挪地儿的老人,或是像苏困他们这样刚工作没几年积蓄不多的租房者。长此以往,连小偷都不会傻兮兮地来冒险。

        在这里,好几年都不会听到一次小偷入户的事情,所以苏困平日为了通风,出门总是把阳台和厨房的窗子对开起来,只留着一扇纱窗,通风换气,两年都没出过什么问题,结果今天这种类似中彩票的几率,却让他碰上了。偏偏还撞了个正着,让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就在他犹豫着,是干脆重新出门避让,免得起正面冲突,还是就近蹲在沙发背后,摸手机打110的时候,一个人影以撑着窗框的手为支点,翻身跃了进来,动作敏捷如肌肉流畅,筋骨矫健的猎豹一般,落在阳台地面上的时候,甚至连一点动静都没发出来。

        苏困:“……”娘诶~~~还是个高手!老子现在跑还来得及嘛?!tat~

        谁知他刚动了溜之大吉的念头,就见那人影背着光直起身,似乎一眼就看到了他。

        那人面朝着苏困的方向愣了一下,道:“怎的天黑了才回来?”他的声音低沉如水,带着一种偏冷的质感,比起缩小的时候要有磁性得多,每次苏困听到都会有种小刷子顺着耳道一路轻轻扫刮到脖颈的感觉,这回似乎比以往更明显,弄得他抓门把的手都莫名地软了一下。

        “……顾琰?!”苏困傻兮兮地半张着嘴,连灯都忘了开,依旧软哒哒地背手松握着门把,看着阳台方向的那个高大人影,脑子简直有些反应不过来:“你回来啦!呸——不对……你怎么又变大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到那高大的身影穿过开着的阳台门,迈进客厅,朝他面前走了过来……

        等等!为神马是走?!这货不是一直都用飘的吗?!

        苏困仰起脸,看着走到近处的人,疑惑还没问出口,就又被震了一下。

        原本在阳台那边,顾琰完全背着光,除了一个大致的轮廓,根本看不清头发五官,直到他走到面前,苏困才看清楚他现在的样子。阳台透进来的淡淡光亮,映着他半边面颊,显得更具立体感,眉眼更深,鼻梁更挺,这些都没问题……但是!

        那一头被敞开的窗子透进来的风吹得微微晃动的短发是肿么回事?!

        “要不说我一开始没认出来,以为是小偷翻进来了呢!”苏困瞪大眼睛,微微仰头看着面前顾琰的新发型,忍不住伸出爪子想摸一把:“你去邻市打怪兽,还能顺便剪个头?”

        顾琰似乎有些排斥头发这件事,听到苏困问起来,紧紧地蹙起了眉,道:“自然不是我剪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能随便减削糟践。”

        已经糟践了二十多年的苏困:“……”他原本还有些犹豫的爪子终于落到了顾琰的脑袋上,狠狠呼噜了两把,道:“这个世界不!一!样!啊!老兄!我长这么大,见过的留长发男人十个指头都能数过来,而且九个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搞艺术的,剩下来的那个就是墨宝同志。”

        顾琰握住他作怪的爪子,从头顶拿下来,道:“还有我。”

        苏困的视线黏在自己被顾琰抓着的手上,心脏随着手背被掌心包裹的微凉温度,猛地蹦跶了一下。他呵呵干笑两声,道:“你不是人。”

        顾琰:“……”中了一刀。

        “哦对,墨宝跟你一样,也不是人。”苏困视线依旧黏在两人的手上,继续干笑。

        顾琰:“……”

        “呵呵呵呵呵,你说这头发不是你剪的,那是怎么回事?”苏困觉得自己除了被抓着的爪子,和越蹦跶越欢快的心脏之外,全身都没感觉了,更别说干笑了半天的脸,简直都僵了。

        “你为何笑得如此古怪?”顾琰低头不解地看着苏困。

        苏困继续干笑,内心却在疯狂嚎叫:尼玛因为你抓着老子的手不松,还一个劲地把脸往老子面前凑啊啊啊啊~~!这不是考验老子的自制力么_(:з」∠)_

        他觉得自己此时简直傻缺得无法直视,一方面因为顾琰的举动各种不自在,恨不得心肝脾肺肾一起跳踢踏,一方面却又磨磨唧唧不想把手抽出来,也不想把脸往后让。

        真他娘的难办……啊

        苏困最终还是扭开脸,斜眼看着紧闭的大门,抽着嘴角默默地想:太棒了,再不让开,老子就快忍不住亲上去了……﹁_﹁

        他原本就属于开窍比比较晚的那类人,而且一开窍就开了个不太寻常的,以至于他开窍后的中学生涯,全部心思都放在如何把开了的窍再给堵回去上,压根顾不上对谁有好感或是对谁没好感,即便有了,也是刚冒了一点头,就被他自己给扼杀在了萌芽状态。而到了大学,他又被论坛上的一些人给弄得有些失望,于是探出去的脑袋又缩了回来。直到碰上耿子墨,他才渐渐在这方面放松下来,真正正视了自己的性向。

        说起来,顾琰算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放松地去喜欢一个人……哦不,一个鬼。所以没什么经验,又自我压制了多年的苏困同志,一时间简直像是开了闸的水似的,不太收得住。

        他本身就是个藏不住情绪的人,在情商比他高不少的顾琰面前,简直如同透明的一样。

        所以顾琰很快就觉察到了苏困的某些情绪,也就没再追着问。反倒是苏困,又问了他一句:“你这脑袋上的毛究竟是被谁给剪的?”

        “……”顾琰对毛这个字略有些无语,想了想道:“说来话长。”

        苏困:“……长话短说。”

        顾琰面瘫着脸:“被人烧了。”

        苏困斜眼:“烧的?烧能烧得这么整齐?”顾琰现在的发型干脆利落,衬得他的瘦削立体的脸型,非常合适。

        苏困斜眼:“烧的?烧能烧得这么整齐?”顾琰现在的发型干脆利落,衬得他的瘦削立体的脸型,非常合适。

        顾琰脸更瘫了:“烧完,那幅画儿硬是按着给我修理了一下,又剪了很多。”

        苏困:“……”很好,墨宝同志的称呼又多了一个。

        显然,顾琰一时之间依旧不能接受自己受之父母的头发被剪了的事实,不太愿意就这个话题长聊。于是苏困转了个话题问道:“你是怎么变大的?”

        顾琰回想了一下,又道:“说来话长。”

        苏困:“……”老子能不能抽死他?

        “简而言之就是大师掏错了符纸,又扔错了方位。”顾琰见他有要炸毛的趋势,十分自觉地简单解释了一句。

        “你们那个什么特殊部门真的靠谱嘛?”苏困抽了抽嘴角,不过转而想想又觉得,能恢复正常大小,顾琰自己应该挺高兴的。而且对苏困来说,他跟正常状态下的顾琰相处的机会实在难得,所以大师也算歪打正着地做了件好事。就是不知道这个状态能持续多久。

        苏困这句简单的问话也不知戳了顾琰的哪一点,万年面瘫居然微微翘起唇角笑了一下,虽然很浅淡,却让他看起来有些锋利的眉眼柔和了不少。

        “嗷~~这种历史性的时刻,我怎么没用手机拍下来呢!”被那一闪即逝的笑晃晕了的苏困在回过神来之后,懊恼得捶胸顿足。

        顾琰有些无语地揉了把他的脑袋,这才想起来什么似的,一边把手伸向墙边的吊灯开关,一边道:“为什么不开灯?”

        之前的他虽然碰不到这些东西,但是他每天都看着苏困和耿子墨伸手在这方形的凸起上按一下,把翘起的那头按下去,顶上的灯就会亮起来。见得多了,他自然也就知道怎么用了。这时,他见苏困还在扑腾,便想替他把灯开下来,谁知手指刚按上那个开关,就觉得指尖麻刺刺的,似乎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然后就听一阵噼里啪啦的细小响声,顺着墙里埋线的位置一路乱窜,各屋的灯都忽闪了两下,然后彻底没了动静。

        顾琰面瘫着一张脸默默缩回手。

        苏困:“……”好的这下有灯也开不了了彻底玩完,全烧啦!

        ※※※※※※※※※※※※※※※※※※※※

        这章是重复的,原本的内容修改之后放在了上一章有话要说里,勿买这章的可以留言退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