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饲鬼在线阅读 - 天然蚊香

天然蚊香

        被耿子墨这无心的一嗓子搅合了一把,鸳鸯浴是铁定洗不成了。而且刚才那暧昧的气氛也荡然无存,想继续也怪别扭的。

        从脸红心跳的纠缠中回过神来,苏困发现自己跟顾琰已经贴得紧紧的,连一丝缝都不剩了,而且下腹某处也半抬了头,有些蠢蠢欲动的架势,幸好是这时候,要是再磨蹭两下,估计就箭在弦上,连车都刹不住了。一旦冷静些下来,原本意乱情迷的冲动都散了开来,剩下来的便是有些不好收拾的尴尬感。

        苏困听见耿子墨的拖鞋声踢踏踢踏穿过客厅,正朝这边走来,顿时满脸通红地一把拉开淋浴间的门,窜了出来,拿起原本给顾琰准备的大毛巾囫囵地擦掉身上的水珠,又在脑袋上乎撸了两下,然后套上给顾琰的内裤,站在掩着的卫生间门边,极为心虚地平息着心跳。

        因为他这一连串的动静太大,再加屋里一片漆黑的,外头的耿子墨以为他有什么事,便快步走过来,一边问道:“你没事吧一惊一乍的?”一边推开了门。

        站在门边的苏困猝不及防地和他来了个对视,顿时脑子里轰地一声,烧了,心里暗道:完蛋!这么尴尬的场面被看到了,老子脸丢大了!tat

        昏黄的烛火映照着苏困湿漉漉的眼睛,如同鸟窝般支棱着的头发,身上还未完全擦干净的水珠,以及……某处微微撑起的帐篷。

        耿子墨微微抽了抽嘴角:“……这什么情况?!把家里搞得跟邪教聚会似的打飞机?以你的胆小程度,真的不会被这幽暗的环境给吓软了么?”=_=

        苏困:“……”听了耿子墨的话,他忽地就蛋定了。此时他才想起来,他压根儿不用担心,因为耿子墨根本就看不到顾琰呀。就算顾琰从淋浴间里直接走出来,站在耿子墨的面前,贴着他的耳朵吼一声,他都不会知道。

        显然,顾琰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才朝外踏了一步,侧身站在淋浴间的磨砂玻璃门边,看着苏困和耿子墨这边的动静。不过出于习惯,他还是扯了苏困放进淋浴间的另一条毛巾,围在了腰间。毕竟虽然耿子墨看不到他,但他却能看见耿子墨,让他□□赤身裸体地站在别人面前,实在不符合他一贯的性格……嗯,苏困除外。

        谁知,站在门口的耿子墨却越过了苏困,目光直直地落在了他的身上,在烛光映照下的面容显得有些惊讶。

        他盯了顾琰几秒,然后面皮抽搐地看了苏困一眼,默默地朝后退了一步,比了个手势道:“你们继续。”

        苏困:“……”等等!这是肿么回事?!你……们?卧槽,们是神马意思!

        下意识地回头,苏困的目光在顾琰和耿子墨之间来回了数遍,然后张了张嘴,指着顾琰,迟疑着问耿子墨:“你看一下,隔间门边有神马?”

        耿子墨用一种看神经病一般的眼神看着他,道:“男人。”

        =口=

        “你为神马能看到他?!”苏困觉得世界又玄幻了。

        耿子墨无语:“好好一个大活人在那里,我为什么看不见,眼瞎了么。”

        顾琰适时地插了一句:“问题在于我并非活人。”

        耿子墨:“……”今天精神病院大门忘记关,所以这俩货合谋一起跑出来了?

        偏偏苏困还跟着点头,一脸疑惑地道:“对啊,他在这屋里晃了快一个月了,你都没看见过他,怎么这会儿突然看见了?你乱吃什么东西了?”

        “等等,晃了快一个月?”耿子墨抽了抽嘴角,伸手指着顾琰,冲苏困道:“你别告诉我他是棺材里窝着跟你整天脸对脸的那位。”

        苏困呵呵干笑两声:“你真聪明。”

        耿子墨看着顾琰,沉默了半晌,猛地伸手比划着道:“你不是告诉我他比婴儿还小一圈的吗?你家婴儿身高一米八?!”

        苏困默默纠正:“目测快接近一米九了。”

        耿子墨:“……你敢不敢找准一次重点?”

        苏困疑惑:“所以你的重点是?”

        耿子墨:“长成这样,怪不得你之前魂不守舍的。”

        苏困瞪大了眼睛:“你之前就看出来了?”

        一旁沉默围观他俩的顾大将军面无表情地扭开脸:“……”常人的重点难道不是人鬼殊途之类的么?

        事实证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凑到一起合住两年还成了基友的两个人必定是有些共同之处的,比如脑回路都不大正常这一点。

        于是,一场有些尴尬的会面在两个奇葩的共同努力之下,扭向了另一种诡异的方向。以至于后来顾琰穿着苏困重新翻找出来的内裤,套上了那件背心和休闲短裤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耿子墨就着餐桌上的烛光,绕着他走了两圈,从利落的头发,到瘦削立体的面容,再到将背心绷得紧实而性感的胸背肌肉……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最终点了点头总结般地冲苏困道:“你二十多年的运气全攒这儿了是吧。”

        随便捡个鬼居然帅成这幅样子,从模样到身材都无可挑剔。问题是,最开始这位厉鬼仁兄还喊打喊杀地恨不得要了苏困的命,最后却被莫名拐带成了召唤兽加贴身保镖,现在更是有种要兼职男朋友的节奏。简直把“世界真奇妙”和“资源节约重复利用”发挥到了极致。

        耿子墨突然有种自从认识苏困,他的生活就从职场小说变成灵异玄幻小说的趋势。而这位磁场诡异的货现在正站在一边,脸红耳热,浑身冒着恨不得能闪瞎人眼的粉色泡泡,一脸无辜地解释道:“不是我故意关灯,而是电线短路了开不了。”

        “那你晚饭吃的什么?”耿子墨看着厨房的冷锅冷灶,以及空空的垃圾桶,无语地问道。

        “忘、忘了……”苏困愣了片刻,跳脚道:“卧槽我说我怎么感觉浑身不得劲呢,原来是饿的!”

        耿子墨瞥了他一眼:“你那是被亲的谢谢。”

        苏困:“……”你肿么知道!!

        耿子墨扬起下巴,一脸嫌弃:“因为你嘴肿了。”

        苏困扭头看顾琰,顾琰咳了一声看窗外,面瘫着脸道:“起风了。”

        没有电,做饭自然不太方便。耿子墨干脆打电话叫了外卖。

        尽管顾琰根本没有饥饿感,但他依旧陪着苏困坐在餐桌边,简单吃了几口。

        在两盏莹莹的烛光之下,他突然有些想不起来,上一次这样坐在桌边,吃着温热的饭菜,听着旁人的日常闲聊,究竟是什么时候了。那些刀光戎马、纷扰争斗、那些生活中遇见的形形色色的面孔、还有后院的藤椅、花架、石桌、茶盏似乎都已经蒙上了一层老旧的光影。那些上辈子的事,好的、坏的,深刻的、浅淡的,在这一刻,似乎终于能够选择开始渐渐忘怀了。

        在这个始终有着挥之不去的陌生感的世界里,他终于找到了一种类似家一样的归属感。虽然这种感觉刚滋生不多久,但仍旧代表着,这又是一世新的生活了,他还是他,却不再是曾经骑着战马驰骋疆场、亦或是在那偌大的府邸里,看着府里的人在回廊上来来回回的那个顾琰了……

        当天晚上,临睡前,苏困才想起来阳台那扇纱窗还没关。他都已经合上眼了,又匆匆跑去阳台关好才爬回床上。

        顾琰暂时没法缩回以前的大小,自然也就不可能窝进那个只有鞋盒般大小的棺材里。于是,理所当然地和苏困躺在了一张榻上。苏困原本打算从柜子里再翻一条薄被出来,结果被顾琰拦住了。

        “一条就够,我不用。”顾琰摆了摆手道。他的体温本身就比常人低不少,所以即便夜晚泛着凉意,也冻不到他。

        尽管如此,苏困还是把被子横了过来,搭在了自己和顾琰的身上。

        不过这毕竟是两人头一次同床,以往不论是顾琰还是苏困,都是一个人睡惯了的。所以他们之间依旧隔着一点距离,各自照着平日的习惯躺着。

        也不知是因为白天累到了,还是有人在一旁更容易安心一些,苏困几乎很快就沉入了睡梦当中,从向右侧蜷着的姿势变成了四叉八仰的样子,睡相相当不规矩。顾琰侧躺着,看着他傻兮兮的样子不禁失笑,帮他掖了掖被子,也闭上了眼。

        结果没睡多久,就被苏困折腾醒了。

        之前纱窗未关的后果就是屋里进了好几只蚊子,到了后半夜就开始绕着苏困打转,大概叮了不少口。此刻的苏困正半梦半醒地扑腾着,时不时伸手挥开在耳边嗡嗡直响的蚊子,然后再挠挠自己的手臂和脖颈,眉头皱得死紧,显然睡得很不舒服。

        相比而言顾琰这边则十分清静,大约是他虽然变成了实体,身上却依然带着一丝凶煞的鬼气,所以蚊子不敢朝他这边飞。

        顾琰微眯着眼,抓着苏困简直快把脖颈间的皮挠破了的手,绕到了自己的腰上,然后长手一伸,把他整个揽进了怀里,包了个严实。苏困的脑袋下意识地在他脖子上蹭了两下,然后伸手揪住了他的衣角,渐渐安分了下来,重新睡了过去。

        那几只嗡嗡打转的蚊子,被顾琰身上的煞气弄得完全无法靠近苏困,绕了几圈之后便再没了动静。

        于是,天生招蚊子的苏困同志,扒着天然蚊香顾大将军,睡了入夏以来,最安稳的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