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饲鬼在线阅读 - 特殊部门

特殊部门

        负责录口供的几个警察有男有女,他们的态度一直都挺客气,没有什么过于急躁或是太重的语气。只是冷静地把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抛给苏困。苏困虽然心里没什么底,但是他知道自己是无辜的,所以给出的答案虽然听起来有些乱,但是理一遍之后逻辑上非常通顺。

        因为涉及到人命,所以这次的口供录得格外细致,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这个房间里空调挺足,温度打得很适宜,不闷热也不让人觉得凉,什么都好,唯一的缺陷就是灯光偏暗,给人一种略有些压抑的感觉。再加上好几个穿制服的人神情肃穆,有坐有站,压迫感非常强烈。

        所以即便神经粗如苏困,在这里呆久了,也会从心底里感到浓浓的疲累。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苏困余光看到顾琰似乎越来越不耐烦,他的眉头越蹙越紧,表情也越来越阴沉。从最开始安静地悬在苏困身边,到后来在桌边飘着踱来踱去,似乎在努力地压制着烦躁感和隐隐怒意。

        对面坐着的警察掏出一叠照片放在桌上,推到苏困面前,道:“这是现场拍摄的照片,你看看吧。”

        顾琰顿了片刻,然后沉默着飘回苏困的身边,垂目朝桌上的照片看去。

        说实话,常年在外征战,顾琰看过的死人已经多到数不清了,尸身完整的或是不完整的,面容安详的或是狰狞的,模样悲凉的或是惨烈的,多到他几乎已经麻木了。然而,终究只是几乎。

        人也好,动物也好,大多天生在面对同类的尸首时,会产生格外强烈的悲伤和不忍。这样与生俱来的情感会因为经历增多而慢慢磨淡,却很少能彻底消除干净。就连看了那么多次死亡的顾琰,依旧无法保持内心彻底的平静。何况根本没有看过几次尸体的苏困?

        照片里的张福权侧躺在客厅中央的一块空地上,周围没有血迹。他的面色灰败已经没了生气,只有惊恐的大睁着的眼睛还在吐露着内心的惧意和对死亡的不甘。他的身体蜷缩着,脊背弯成了一张弓,双手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缩在胸前,下巴几乎可以抵上曲起的膝盖。周身的衣裤都因为发福的身材和幅度太大的姿势而紧绷在身上,腰腹部甚至勒出了两道印迹。

        正常人在蜷缩起身体时,头都会下意识地埋向胸口,可是张福权的脖子却直直地梗着,脸正对着前面,和他的整体姿势显得异常不搭调。看久了,倒觉得不像是他自己蜷起来的,而是死后被人摆弄成这个样子的。

        这个想法闪过去的时候,苏困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只觉得寒气顺着脊背窜到了脖颈,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但是被他自己生生地忍住了。

        对着一个算是熟人的尸体照片作呕,他做不到。何况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不管怎么说,死者为大。尽管看起来,死去的张福权在生前似乎欠了相当要命的债,才被报复,弄了这么个下场。

        苏困忍了半晌,还是偏过头去深呼吸了几口,然后伸手把照片朝对面推了推。他侧着的头恰好抵在了身边飘着的顾琰胸口。顾琰愣了愣,却没有避开,任他这么虚靠着。不算太真实的触感带着冰凉的气息,覆在苏困的额头之上,让他被胃里的恶心感搅得一片混沌的头脑重新变得清明起来。

        就在他刚刚有点缓过来的时候,有人敲了两下门,然后递进来一份文件。

        对面坐着的警察结果那一打打印纸,一页页较为快速地翻看了一遍,里面不知什么把他看得面色刷白,然后紧紧皱着眉将那一小沓纸丢在了桌上,两手支在桌沿上,十指交叉,拇指抵在有些干燥的嘴唇上重重地摩擦了一阵,才顿住动作,抬眼看向苏困道:“刚才法医那边出来了一部分新的结果……”他抿唇吸了口气,才缓缓道:“张福权体内的所有脏器都被药物融碎了,简单来说就是一团肉渣和血水。你要看一眼图片吗?”

        苏困慌忙摇头,他的面色刷地白了,看起来被恶心得厉害,大概再刺激两次就真的该吐了。

        那警察点了点头,然后在苏困这两下弄得大脑都锈了的时候,再次换着顺序,把之前提过的问题重新轮了一遍。

        口供录到大半的时候,苏困觉得自己已经处于麻木状态了,明明没有做任何耗费体力的事情,却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随着苏困疲惫感的增强,顾琰的耐性似乎也耗到了顶点。就在他终于忍不住要发怒的时候,门外再次传来了敲门声。

        一个年纪比较小的警察推门伸头进来看了看,然后俯身覆在对面坐着的那个警察耳边嘀嘀咕咕地说了几句。

        尽管他的声音刻意压得很低,但是因为整个室内太过于安静,所以坐在桌子这头的苏困和顾琰还是听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字眼:“……让我们……暂停……移交……部门,他们……”

        也不知那些话触了坐着的那警察的哪片逆鳞,只见他越听脸色越黑,等那小年轻说完的时候,脸色完全黑成了锅底。他似乎有些不能忍受似的捋了把脸,“啧”了一声问道:“这回又是哪位大爷多事去申请找那些人来帮忙的,嗯?这案子才刚刚展开,我这统共才录了两个人的口供,这是第三个,他们怎么就知道破不了忙不迭地往别处塞呢?!”

        小年轻见那警察手指把桌子敲得“咚咚”直响,音量一点也不小,也不继续咬耳朵了:“这回不是局里领导上报的,是那帮人主动找过来的。”

        “啊?”那警察掏了掏耳朵,“不是你等会儿,什么叫主动找过来?”

        “额……字面意思啊。”小年轻伸手随意朝门外一指,道:“人都亲自上门了,就是那个李队。”

        那警察面皮子狠狠抽了抽:“又是那位风吹吹恨不得就能飘走的芽菜?不提他还好,一提我就……”

        小年轻双手交握在前,垂头毕恭毕敬地做小媳妇状。

        那警察忍了半天,最后一脸憋屈地低声爆了句粗:“操!”他把一直捏在手里把玩的一支笔“啪”地拍在了桌面上,叨咕着:“全世界就他们最能耐,都学会未卜先知了,我们这都还没怎么查呢,噢,他就知道我们铁定要倚赖他们了?把我们当废物么!气死老子了!”

        小年轻继续装小媳妇。其他几个警察脸色也都不太好看,就好像自己刚吃了没几口的饭菜,就被别人招呼不打一声,连锅端了似的。

        他们这么一来一往的几段对话,加上先前断断续续听到的那几个词,苏困就是此时脑子再锈钝,也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似乎是有一个部门的人,上门来要插手、准确地讲是全权接手张福权这件案子。

        而且听起来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似乎以往这些警察解决不了的棘手案件都会移交给那个部门,不同的是,以往是他们局里的领导主动上报申请,而这回确实那个部门的人直接找上了门。

        只是,那警察说的没错,这件案子在普通人看来就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凶杀案吧,连调查都只是刚展开,为什么会被这样特殊对待呢?

        苏困微微偏头看了眼顾琰,眼神明晃晃地写着四个大字:你觉得呢?

        因为敲门声和那小年轻的打岔,顾琰差点暴走的怒意再次让他用理智压了下去。在重新冷静下来后,他发现最近的自己比以往要沉不住气得多,似乎很容易被激怒。也不知是不是吸食那些残魂带来的负面影响。不过这些莫名的怒气在靠近苏困,感受到那股淙淙的暖流之后,会减淡很多。

        他飘着的位置比坐着的苏困要略高一些,目光从苏困猫儿似的眼神挪到了他蓬松的发顶,盯了几秒后,鬼使神差地想起了之前在门口的一幕,手指间似乎再次充盈了那种柔软的触感。

        于是偏着头僵了半天脖子的苏困没等来顾琰的想法,倒是等来了他的爪子。

        苏困抽了抽嘴角,看着那爪子再次落在了他的脑袋上,然后那种熟悉的凉丝丝的触感再次传来。

        将军大人,能否将您的尊头也低下来让老子□□两下?苏困愤愤地在心里怒道。

        顾琰揉了两下,这才开口道:“从前那些所谓的疑难杂案,是否也同这次一样,犯者或许并不是人?”

        苏困瞪大眼睛:难不成他们专门解决这种跟灵神怪异扯上关系的案子?老子长这么大头一次听说还有这种部门!真的假的?

        就在他面带疑惑的时候,对面坐着的那警察异常不耐烦地起身,把旁边女警记录的口供撸到自己面前,连同法医那边交过来的部分尸检报告一起拍在了小年轻的胸口,摆了摆手:“行了行了,别在给我这摆苦瓜脸了,把人领出去吧。”

        于是,苏困立马收拾了表情,跟着那小年轻出了门,绕过弯绕的走廊,来到前厅。

        那里正站着一个人,看到他们便立刻迎了上来。苏困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猛地从心底里理解了之前那警察的憋屈感,眼前这人身量比苏困自己还要小一点,估计也就一米七刚出头,下巴尖尖瘦瘦的,和细瘦的身体相比,显得脑袋略大,看起来当真跟芽菜似的。

        这是那特殊部门的队长?!开玩笑呢吧!

        苏困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自己似乎要碰上奇葩了,指不定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