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饲鬼在线阅读 - 【三更】

【三更】

        在渐进的救护车“乌拉乌拉”的鸣笛声中,苏困看了眼自己肿如猪蹄的半边手臂、堪比馒头的脚踝,以及身边张福权脸上身上大大小小在朝外渗血的口子,不禁叹了口气:撞车撞成这样的还真是少见,一点大伤没有,偏偏看起来特别狼狈。

        要不是这位个性异常执拗的车主拦着,他早就让耿子墨把自己拖走,去社区医院处理一下,回家窝着了。

        就在他一边看着救护车慢慢减缓速度,一边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轻飘飘的声音顺着夏夜微热的晚风钻进了他的耳朵:“那欠扒皮的狐狸,回回都爱把事情丢给我,真是……”

        那极为熟悉的腔调让苏困在这热风中生生寒出了一个激灵——卧槽怎么又是那个老太太!

        “你哆嗦什么?”在他旁边的耿子墨对他的举动很不解,便出声问道。

        谁知苏困就跟没听到似的,吭都没吭一声。

        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声音传来的地方——绿化带几步远之外的一颗樟树背后的阴影里。

        片刻之后,他看到一个瘦瘦小小的黑影从阴影里走出来。那老太太依旧同苏困前几回看到她时一样,穿着一件深棕色的小褂子,样式有点复古,布料倒是不错。下身还是那种大筒裤,掩过了脚面,随着晚风的吹拂,抖出一层层的皱褶。

        借着樟树前不远处的一盏路灯,苏困看见她手里似乎攥着个什么东西,她低头凑着那个东西看了一会儿,便抬起头,朝这边张望过来,恰好和苏困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那小老太太愣了一下,然后似乎眯起了眼睛,表情的意味让人有些摸不透。

        苏困下意识地扭头躲开那老太太的目光,咳了一声,以掩饰尴尬还有一丝浅浅的害怕,他用肩膀拱了耿子墨一下,低声道:“我右侧那边有棵樟树,看见没?你能不能告诉我,在那附近你看见了啥?”

        耿子墨被他弄得一头雾水,但还是勉为其难地抬眸扫了一眼,然后也压低了声音道:“一个老太太?”

        苏困猛地看向他:“你能看见她?!”他再次露出了那种“耿子墨你点头的话就是我亲爹!!!”的表情。

        耿子墨被他看得抽了抽嘴角:“……废话。”

        “太好了!是人!”苏困绷得直直的身体猛地松懈下来,拍着胸口顺了顺气,自嘲似的笑道:“果然是我被吓多了所以疑神疑鬼,不过这老太太也确实太怪了点,上回在楼下巷子里跟我说话的就是她,后来我还碰见过她不少次,回回都不大正常。”

        “我能看见她没错,不过——”耿子墨又朝那边瞟了一眼,道:“她好像没有影子。”

        qaq!

        苏困瞬间僵硬,接着两眼一翻就有晕过去了事的冲动,他刚准备掐着耿子墨的脖子咆哮:“卧槽让你大喘气让你大喘气!老子掐得你再也喘不来气啊啊啊!”结果余光就看见一个暗色的影子从眼前一掠而过。

        他只愣了不足一秒,就反应过来,那只半蜷着眼白特别大的婴灵又特么不知从哪儿绕回来了。

        下意识地转头,苏困朝那边的张福权看了一眼,他正起身朝救护车方向走去。苏困发现,那只婴灵果然还是冲着他去的,只是他现在处于半残疾状态没法继续蹦跶,就是想当回活雷锋都当不了。

        不过下一秒,他就看到了替他担任活雷锋的人,哦不,鬼。

        之前一闪身便消失了个无影无踪的顾琰,不知什么时候跟到了那个婴灵的身后,在那只婴灵朝张福权扑过去的瞬间,他抢先扑上了那只婴灵。

        一瞬间,两个身量差不多大小的鬼魂混战在了一起,苏困只觉得那一片暗影翻飞,根本看不清谁是谁。

        尽管耿子墨和离那两只鬼相当近的张福权听不到,但是苏困听得非常清晰——那只婴灵稚嫩得诡异的声音陡然响起,在救护车的笛声中辨识度非常高。那声音刚厉嚎了两声后,不知怎么猛地变了个调,直接奔着凄厉而去,大有一种要声嘶力竭而死的架势。

        就在苏困越来越难以忍受,简直想伸手捂住耳朵的时候,那声惨叫戛然而止。就像是被人一刀割断了喉管,除了“嗬嗬”的气音,从此再也出不了声似的。

        睁大眼睛盯着那边的苏困,就见那两只缠绕不清的暗色身影重新变得轮廓清晰起来,不同的是,先前的两个身影在这会儿只剩下了一个。

        “呵——”苏困再次听到那老太太抽了一口凉气。

        他扭头朝她看去,就见她也盯着顾琰所在的地方,张着嘴一脸讶异,似乎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不过她很快便注意到了苏困的目光,于是悻悻地合上嘴,又看了眼手里攥着的那个东西,转身颠颠地迈着小碎步,一溜烟似的,消失在了远处的黑暗里。

        “伤势如何?”沉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苏困觉得自己简直成了小时候集市上那种一块钱一个的拨浪鼓,一晚上都在转来转去,转得脑子叮当直响,一个劲地朝外掉零件。

        待他转头看清顾琰的样子时,脑子里仅剩的最后俩零件也叮呤当啷地掉了出来,彻底成了傻子:=口=

        只见飘在面前的顾琰依旧一脸面瘫,似乎刚才跟那婴灵缠斗了片刻,把那玩意儿虐得凄声惨叫的不是他似的。

        “那只婴灵呢……”苏困目光恍惚地看着顾琰嘴角沾着的一滴暗红色的血液似的痕迹,咽了口唾沫。他哆嗦着声音,道:“不会是被你吞了吧呵呵呵呵呵。”=_=

        顾琰盯着苏困的眼睛,发现他似乎有点膈应生吞婴灵这种事情,于是面无表情地伸出一根短短的手指,顺着苏困的目光,抹掉了自己嘴角的那滴血,淡定道:“没有。”

        苏困:“……”卧槽你当老子是傻的吗?!!

        顾琰就像是看懂了他的眼神似的,继续用一种淡定到让苏困觉得憋屈的表情自上而下静静地俯视他,似乎在说:“确实如此。”

        就在他被自己脑内的这句话惹得炸了毛,打算揭竿而起的时候,一旁的耿子墨猛地捅了下他没伤到的那侧腰眼,凉丝丝地道:“自言自语够了就闭嘴吧,免得他们直接把你抬进精神科。”

        “啊?”苏困略带茫然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见已经跟车主交涉过的救护人员正抬着担架朝这边走来。

        他瞪了顾琰一眼,然后果断闭了嘴,直到被抬进车里,送进医院,都再没乱开过一句口。

        顾琰跟着救护车也一路飘到了医院,只是还没进去,就被里面那无比明亮的冷色白光给晃得头都晕了,于是他停在了医院外头一处比较暗的草坪上,看着苏困他们那群人进了大门。

        医院这种场所和学校几乎半斤对八两,也是个鬼怪之说异常多的地方。不过真要算起来,还是医院略胜一筹。毕竟在这里弥留过的人比大多数地方都多得多。

        顾琰从先前的担架猜到了这个有着几栋大楼的开阔院子是用来做什么的,他想了想,便趁着等待苏困处理伤口的时间,绕着这几栋楼逛了起来:一是因为除了苏困的家,他在这个世界还没有好好看过其他的地方。二是他在这里感受到了异常多的灵魂残片。大的、小的、强烈的、微弱的……丰富得像一顿盛宴。

        他在碰到刚才那只婴灵的瞬间,似乎本能地开了窍,知道以何种方式解决它会对自己有益。那只婴灵不知经历过什么,身上的煞气和怨气格外重,甚至快比得上当初带着泼天刻骨的恨意,莫名错入到这个世界的顾琰自己了。他在吞噬了那只婴灵之后,它身上的怨煞之气,在他身体内流转冲撞了片刻,如同血液似的,从四肢百骸枝节末梢处流向心脏、准确的说,是那块玉呆着的位置,然后就像是被洗涤了一遍似的,以一种异常温和的方式,再次从那里流向周身各处。

        顾琰甚至能明显地感觉到,先前变回成人大小时,那种闷在身体内部的灼热感此时再次蒸腾了起来。

        这样的感觉,让他从内心深处隐隐兴奋起来。

        如果他能时常在这样的地方转上一圈,充分吸收有利于他的一切残片,再加上苏困胸前那枚玉坠上沾染的,或许,有个一年半载,甚至只需数月,他说不定就能彻底变回原来的大小,就像今晚一样,拥有类似常人的触觉、痛觉、甚至类似心跳的震颤。

        再或者,如果有更多类似于婴灵那样怨煞之气足够多的东西,让他获得更多的力量……他会不会在某天,彻底获得一个完完全全的实体,不再畏惧日光,不再需要像现在这样,隐匿在阴暗的角落,而是像个有生命的正常人一样,重新活在这个世界上?

        ※※※※※※※※※※※※※※※※※※※※

        以后更新应该在中午1点,例外情况会请假~

        谢谢所有支持的孩纸哟~╭(╯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