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饲鬼在线阅读 - 效率真高

效率真高

        听了顾琰的问题,苏困也有些纳闷了。

        “这几天……我没去什么奇怪的地方啊……”他一边低声嘀咕,一边在脑海里飞快地回顾最近的路线。

        顾琰的意思是,这次他身上沾到的脏东西,和上回不一样。那么上回是什么时候?

        苏困很自然地想到了那天半夜,顾琰飘在他身前,抓着玉的样子……这么说来,上回应该就是指那天半夜了。他几乎立刻就又想到了更早的一件事——顾琰还没有解开和他之间的误会时,曾经从棺材里爬出来之后,径直扑了他一次,可惜,那次直接从他身体里穿过去,滚进了隔壁那户人家里。

        那一次,从他身上穿过的小鬼,透明度好像也有变化。他当时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从顾琰这两次的举动来看,似乎他只要接触到这块玉,就能将上面沾染的东西吸走,那么那次,他穿过去的时候,很有可能也碰到了玉,吸走了上面的脏东西,只是当时顾琰怒火中烧,没有注意到,而苏困自己更是不可能想到这一层。

        苏困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小鬼,把它作为视线的定点,然后自顾自地嘀嘀咕咕,想要捋顺这一连串的事情。

        “我上次沾到脏东西,就是在被你从身体里穿过之后……那次我去了哪里来着?啊——我跟耿子墨坐公交去了趟近郊!”苏困一拍手掌。

        顾琰听他低声自语了半天,说的话又快又含糊,完全分辨不清,这会儿突然拔高了音调,想必是有了什么想法。便开口顺着他的话,问道:“为何去近郊?”

        苏困想起他们去近郊的目的,瞬间便被抽了气似的蔫吧了:“……额,扔棺材。”

        顾琰:“……”

        “嘶~不对,不是近郊。”苏困皱了皱眉,又自己否定了,“后来那个假道士上门来浇了老子一头一脸的黑狗血,要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估计那时候也被驱干净了……那就是再往后?”

        顾琰:“……”此人思考问题一定要用说的方式?

        “那就是因为回了趟老区。”苏困这么一想,串上了。

        老区年代太久,住过不知多少代人,墙角巷陌多少有些不太干净的东西,这也是苏困从小害怕住在那里的原因。小时候比现在要敏感得多,就算没有真正看到什么有完整轮廓和样貌的鬼,也总觉得某几个地方让人汗毛直竖,打从心眼儿里觉得不舒服。

        “上回沾的东西,应该就是在我们家老房子那一片,不注意惹上的。”苏困觉得这个猜想八·九不离十了。

        他能在那里安然地住上那么些年,说明那里最多不太干净,不至于有什么太过危险的东西。

        “嗯。”顾琰听了点了点头,也不打断他的思路,只是继续顺着他的话问:“所以?”

        “最近这几天,我只在三个地方之间来回,一个是老区,一个是这里,一个是s大学。”苏困解释道,“所以,老区可以排除了,如果是在那里沾的东西应该跟上次差不多,不会多危险。至于这里,我都住这么久了,要有危险的东西早就沾上了,不可能你上回没发现,这回发现了。那就只能是在s大。”

        如果是耿子墨,听到苏困难得这么清晰正经地想点事情,一定会翘着二郎腿拍两下巴掌,然后贱贱地道:“不错,狗脑子终于通了一次。”

        不过顾大将军显然比耿子墨要厚道得多,他只是沉吟片刻道:“有道理。那你在……”他发现苏困说的那个音节很古怪,于是顿了顿,略过了那个地名,“那处地方可曾碰见过古怪的人,抑或不寻常的事?”

        自古学校多诡闻。

        翻遍各种不知真假的灵异故事,大多不是发生在医院就是发生在学校。所以,s大有不干净的东西,苏困并不觉得奇怪。但是,如果那东西有很大的危险性就另当别论了。

        他去s大无非是照着网上的招租信息,挨个去那些店面看了一遍,有些进了门跟老板咨询了两句,有些只是从门口走过而已。况且,他从来都是大白天过去,能碰到什么古怪的人?要真有鬼,绝逼不敢顶着大太阳出来乱晃吧?

        就连眼前这个有着厉鬼潜质的货,之前也都是晚上或是窗帘拉严实了,屋内昏暗的时候,才从棺材里爬出来。

        不寻常的事情就更没有了呀!

        顾琰见他一直皱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就知道他应该是没碰见什么明显透着诡异的人或事。

        沉吟了片刻,他又抬眸问了苏困s大的样子。

        “我没进学校,就只在外面那条街走动。那条商业街特别长,从学校大门一直延伸到小西门。店铺很多,大大小小的,不过餐馆为主——”苏困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给顾琰解释。

        不过他话音未落,就被顾琰打断了:“店铺?你可曾买过什么?”

        苏困呵呵干笑两声:“没有。”为了对比s大学生的总体偏好。他倒是吃了不少。几家生意红火的店,多少点了一两样,尝了尝口味,当然,喝的也没放过。

        如果顾琰能听到此刻他心里所想的东西,一定会面瘫着脸默默吐血:吃食也都是要买的……

        既然半天都没能问出门道来,顾琰只得作罢。恰好此时,外面传来了开门声,估计是另一个人回来了。他看了眼苏困,便一声不吭,扭头幽幽地朝棺材飘去。一直到盖上了棺盖,重新窝在了这一方黑暗密闭的空间里,顾琰的表情这才出现了一丝裂缝——

        苏困碰见了什么,危险与否,都是苏困自己的事情,他这是鬼迷了心窍操的什么心!

        坐在电脑前,被·操了半天心的苏困丝毫没有觉察到这有什么不妥,反倒是觉得自己和在那小鬼的关系有了明显的进步,真是可喜可贺。

        他听到客厅里耿子墨换上拖鞋后的脚步声,决定出去告诉他这个喜讯。

        打开房门,果不其然,就看到耿子墨坐在沙发上,正翘着二郎腿打开电视,微微仰着下巴,一脸等人来请安的欠打样子。

        苏困克制住自己内心深处抽秃这只孔雀一身鸟毛的想法,愉悦地向他描述了一遍下午发生的事情,顺便再次强调了一遍他“人见人爱棺见棺开”的本质,连这种有厉鬼潜质的都能拉到一条战线。

        不过耿子墨完全没把注意力放在他和那小鬼的关系进展上,而是成功地从苏困啰嗦的叙述中找到了重点:“所以你俩讨论那么久,还是没研究出你在s大究竟惹到了什么东西?”

        苏困:“额……可以这么说。”

        耿子墨微微一笑:“效率真高。”

        苏困:“……”

        “对了。”为了避免耿子墨继续从各个角度损一遍自己,苏困岔开了话题:“我今天上午出门的时候,好像听人说你们那个分店要来个明星?”

        耿子墨点点头:“嗯。最近华天旗下新红起来的歌手,来这边签售。”

        “居然有人选择在黎市这种小地方签售?”苏困觉得挺稀奇的。

        “据说他妈以前是黎市人,所以他主动要求,在办签售的城市中加上这里。”耿子墨说道这个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抽了抽嘴角,看起来挺愁的,“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因为这是黎市这边的分店第一次办这种活动,偏偏那个明星跟unic高层关系不错……”

        “所以?”

        “所以奇葩boss据说要莅临指导,分店这边经理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让我那两天全程陪同。”=_=

        苏困咧嘴一笑,露出特别灿烂的一口白牙:“呵呵。”

        耿子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