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饲鬼在线阅读 - 活生生的

活生生的

        前些天连续下了两三场的暴雨,一直居高不下的气温终于落了点下来,至少先前地面烫得能煎鸡蛋的情况,这两天已经不会再发生了。但是,下午一两点,依旧是一天中最蒸晒的时候。空调自从最热的那几天开了之后,就吹成了习惯,即便已经出了伏,依旧在呼呼地工作着,发出嗡嗡的声响。

        这台空调的年代有些久了,这两天制冷制得有些不顺利,时不时发出一些“咔咔”的响动,然后送风口那里变回“扑簌扑簌”地朝下漏两滴混着冰渣的水。

        苏困最近东奔西走的,懒得找人来修理,只得自己手动解决——等到房间里的温度降下来之后,拔了空调的插头,让它里面凝结的冰,自然化开来。他找了件不穿的旧t恤,摊在空调正下方,免得滴下来的水打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啪啪”的脆响,吵得人心烦气躁。

        为了避免照进来的阳光过早地让屋里重新升温,他把内外两层窗帘都给拉得严严实实,显得房内暗了不少。他坐在电脑前,就着窗边不算明亮的光线以及屏幕的亮度,正低头对比着桌上并排摊着的三张打印纸,偶尔抬头滚动鼠标,噼里啪啦地在浏览器那几个标签中点两下。

        这是他在确定要在s大门口的那条街扎营后,去网上找了然后整理了放在收藏夹里的招租信息。

        这些招租的门面情况不一,面积位置各不相同。大到三百平米,小到十平米,光是网上的招租信息就翻了两页,还不算只是贴在那些店铺门口的。

        他前几天去s大的时候,对应着招租信息,看了眼各个店面,每个都大致记录了优劣,这会儿,他就在根据之前的记录,琢磨着分析选择一番。

        果断先把上次那眼镜男提到的骨汤麻辣烫剔除掉,他花了一个小时,挑挑拣拣,最终选了三份比较合适的——

        一间130平米,原本是个餐厅,招租页面上标明了租金,每月7000块。

        另一间原本是家小面馆,30平米,价格面议。苏困之前去s大的时候向那店主咨询了一下,问到的价格是每月4500,当然,如果诚心商议的话,估计能再压一压。

        最后一间16平米,原本是卖豆沙的,现在店主急着想回老家,租金定得不高,每月1800。

        苏困单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的食指在电脑桌上轻轻地扣着,眼睛习惯性地瞟向床头柜上的小棺材,他倒不是真的在看它,只是喜欢找个定点发呆想事情,而最近这几天,这个定点往往集中在那口棺材上。

        尽管他最想开的是餐馆,而这里面恰好有家面积和位置都合适的,但是餐馆前期需要准备的东西太多,需要考虑的因素也太多,员工、厨师、风格定位、招牌菜等等,作为一个完全没有经营经验的人来说,选择餐馆作为开始无疑风险有些大,而且最主要的是资金问题……

        他也考虑过那家30平米的,打算先从小规模的开始,做好了再扩张空间,但是……

        “啧——这家位置扩张有难度啊……”苏困回想了一下他看到的那家店面,左边是一家眼镜店,s大门口唯一一家,可预见的时间范围内都没有搬走的可能,另一边是一个院子门,进去之后是一家小旅馆……这两边都没有可以扩张的空间。

        不过先租在这里,如果经营顺利,赚了钱再换个大点的地方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一般顾客会潜意识地记住店面的位置,习惯了就不乐意挪,如果经营好了,猛地换个地址,哪怕就是在同一条街,也需要做好顾客流失的准备……

        至于最后那间小的,铁定是开不了饭馆了,但是可以开奶茶店。苏困记得,s大的那条街上,古怪的缺少这种饮品店,除了这家即将要搬走的豆沙屋,另一家奶茶店在街的另一头,离s大的校门还挺远,就这样,那家生意还挺火。当然,它火不过这家豆沙屋,尤其是在夏天,一杯冰豆沙清热解暑,味道还不算太甜,相当受欢迎,前几天他买的时候还得排队。

        不过,也不排除这家店离校门更近一点这个原因。

        他如果接手这个店面,开个奶茶店,说不定还可以利用这家豆沙屋攒下来的人气,正如之前说的,顾客对店面的位置很敏感,尤其是去的次数多了,就会习惯。而且这家虽然左边靠着骨汤麻辣烫,但是丝毫没受它的影响,右边是一家米线店,虽然现在没有出租转让的打算,但以后谁也说不准……

        “这两个选哪个呢……”苏困的目光依旧幽幽地钉在棺材上。

        选哪个更合适呢……

        妈蛋!那短手短脚短的混账小鬼是打算睡死在里面吗?!

        前一秒还在一本正经地分析店面优劣的苏困,瞬间就二百五兮兮地转了注意力,他确认了一遍窗帘——两层都关着,拉得严严实实,基本上没多少光线透进来,房间里光线挺暗啊,这小鬼应该可以出来的嘛!

        苏困站起身,走到棺材前蹲下,目光和那棺材齐平,然后曲起食指,打算敲两下问问那小鬼还在不在。

        他张了张口——

        等等,那小鬼名字是啥?

        就在他傻兮兮地张着嘴、抬着手,愣在那里时,好几天没有动静的棺材突然响了两声,然后深棕色的半弧形棺盖被推了开来,那疑似已经睡死在里面的小鬼探出头来,一个没注意,恰好撞到了苏困曲着的食指。看起来就像是苏困正打算在他头顶敲个板栗似的。

        手短脚短的顾琰面瘫着一张脸,抬头看着自己脑门上那根有些清瘦的手指:“……”

        苏困被这小鬼的突然出现弄得一懵,下意识地把之前想的事情问出了口:“你叫什么?”

        顾琰收回盯着手指的视线,看向苏困,似乎没太明白他的意思,他迟疑了一下,沉声道:“在下未曾出声。”

        苏困:“……”妈蛋脑电波没对上!

        他抽了抽嘴角,换了个方式:“我是说,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顾琰,表字玉昭。”

        苏困:“!!!”

        顾琰觉得几天不见,眼前这个人情绪波动越发明显了。前一刻还满目茫然,后一刻怎的就像是中了举似的面色兴奋,真的不是有癔症?

        尽管顾琰一直面瘫着脸,但是苏困偏偏从那丝毫未动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丝疑惑,便兴冲冲地解释道:“我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有表字的人!”

        顾琰瞬间便抓住了重点,他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遍:“活生生的……”有种胸口被莫名插了一刀的错觉……

        苏困:“……我错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