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在线阅读 - 第174章 新的聚点与钢铁厂搬迁

第174章 新的聚点与钢铁厂搬迁

        为了避免麻烦,老卢卡在和扳手商量了一阵之后,最终还是决定将两拨人分开。

        30名从流民营地征集来的青壮年劳动力,被分配去了水泥厂的工地,由土木出生的玩家【刀下留人】与4名从砖厂选出来的工头管着。

        这些工头都戴着vm,能够将玩家的语言,翻译成简单易懂的音标。

        在砖厂干了这么长时间,他们早就已经熟悉如何与那些“蓝外套们”一起共事儿了,只要有翻译工具,交流不是什么大问题。

        【刀下留人】负责指挥施工,工头们负责带着人干活儿,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另外的25名战俘,则是由两名警卫押着,沿着出城高架,清理从长久农庄到菱湖湿地公园这一路上的障碍。

        如果是些碎石块,就用铲子扔到路边。如果是废弃的车辆,则用工具就地拆解,装上拖车,运到长久农庄的南门。

        之前开拓者号的人,并没有将所有的设备都带走,在仓库里给404号避难所留下了两台液压机,可以将经过粗切割的垃圾,压成便于运输的方块,送去钢铁厂重新熔炼成有用的材料。

        从长久农庄到前哨基地足足有10公里,这一带由于玩家们的频繁活动,已经形成了一片相对安全的区域。

        在修复公路的同时,楚光打算在路上规划一座重工业基地,将81号钢铁厂搬迁过去,同时在附近建造与之相关的配套产业。

        比如子弹生产线、枪械生产线等。

        毕竟菱湖湿地公园的地形,大车根本开不进去,周围又都是树,可以回收金属资源的也就一座露天停车场。

        那座露天停车场的资源本来就不多,经过玩家们的轮番搜刮,现在别说是锈成渣的车架子,就连车位旁边的栏杆都给拔走了。

        想要扩大生产规模,还是得离资源点近一些,然后就是交通方便,如果能有现成的建筑可以利用就更好了。

        综合这些因素,楚光立刻想到了血手氏族的老巢——那座废弃的轮胎厂。

        那里不但有完整的围墙,还有一座相当宽敞的库房,卡车可以直接从正门开进去的那种。

        这座轮胎厂在地理位置上,更是与出城高架就隔了一小段公路,位于在菱湖湿地公园与长久农庄的正中间——并且靠湿地公园这边更近一点。

        当时是由于没有足够的人手,再加上离复活点太远,楚光干脆就把据点给放弃了,走之前还让玩家们放了一把火。

        现在npc和玩家的数量都上来了,完全可以把它再次利用起来。

        唯一的麻烦就是,这会儿那里估计爬满了变异蟑螂和老鼠,得找几个玩家进去打扫一下。

        不过这对楚光来说都不叫事儿。

        正好可以扔给alpha0.8版本进入游戏的新人们练级,熟悉一下这款游戏的玩法以及与异种们的战斗技巧。

        “当初应该从红河镇的行商那里搞个营养膏合成器来着。”

        听说变异蟑螂和变异老鼠做成的营养膏,在红河镇那边还挺受欢迎的。

        楚光心中暗道一声可惜了,伸出食指在vm的屏幕上点了两下,在地图上放置了标记。

        【任务:肃清废弃轮胎厂中的异种(位于菱湖湿地公园以北4公里处)】

        【要求:至少击杀10只变异老鼠或者变异蟑螂,该任务可重复领取。】

        【奖励:10银币,20贡献】

        一会儿他会派一名警卫,前往“怪物巢穴”的入口,作为任务相关npc,负责发布任务以及确认完成,相当于监督玩家们干活了。

        “听说变异老鼠的尾巴似乎可以吃,就是不知道真假。”

        玩家们虽然不吃,但流民们可不介意。

        这东西都是肉啊。

        谁管它是从什么身上弄下来的呢?

        ……

        湿地公园以北4公里,出城高架与城区连接的岔路口。

        一名背着“仲裁者”步枪的年轻警卫,正踏着地上的积雪,朝着废弃轮胎厂的方向走去。

        他的名字叫吕北,是前哨基地警卫队中最年轻的一员。

        虽然入职时间还不到一个月,但他的忠诚已经得到了管理者大人的认可。

        就在刚才,管理者大人亲自向他交代了任务,让他前往前线监督避难所居民们肃清废弃轮胎厂的异种。

        吕北还记得这里。

        毕竟就在一个多月前,他还是这里掠夺者们的俘虏。

        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虽然这里的掠夺者们已经被肃清了,但再次回到这里时,他的身上还是忍不住本能的颤抖。

        “加油……吕北,你得振作起来。”

        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这个14岁的少年,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用忠诚克服了恐惧。

        “这可是管理者大人亲自交给你的任务!”

        重新鼓起勇气,吕北取下背上厚重的步枪,走到了废弃轮胎厂的门口站定。

        没有等待很久。

        很快便有几名背着长短冷兵器、穿着猎装的避难所居民靠近了过来。

        即使是这个鬼天气,他们的脸上仍然洋溢着阳光自信与乐观的笑容,不过他们的胳膊上并没有带vm。

        用管理者大人的话来讲,他们都是“新人”,需要积攒功劳才能够获得身份的证明。

        想到这里,吕北的心中不由有些骄傲,因为他的胳膊上恰好就带着这么一块“身份的证明”。

        玩家们向他走来并问道。

        “您好,请问是在这儿领取任务吗?”

        “大兄弟,我们想做那个肃清废弃轮胎厂异种的任务,用不用办什么手续?”

        “淦,任务弹窗在哪?”

        “你484傻,哪来的任务弹窗,用户信息都集成在vm上,公民等级以后才能花钱买!”

        “靠,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叭,用户界面居然要花钱买!”

        吕北听不懂他们在叽里呱啦地说些什么。

        不过这不重要。

        管理者大人向他交代过,他只需要按照vm上的提示,按部就班地把该自己做的事情做好,念完该念的台词,然后监督他们的工作便可。

        “你们终于来了。”

        向这些人行了个军礼,吕北立正站直,用铿锵有力的声音说道。

        “废弃轮胎常被一群异种占领,我们需要将它们清理出去。”

        “你们的任务是击杀至少十只变异老鼠或者变异蟑螂。完成任务之后,我会向队长报告你们的成果。”

        虽然吕北自己也不清楚,自己说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但那些玩家们听过之后,却是纷纷激动地冲进了废弃轮胎厂,和那些游荡在建筑物里的异种们厮杀了起来。

        那些不顾自身安危、勇猛杀敌的身姿,很难让人不心生敬佩。

        他们虽然没有佩戴vm,但勇武却丝毫不输任何人。

        吕北看着他们的背影,心中敬佩之余,不禁有些惭愧。

        几分钟之前,他居然因为一段不好的回忆,差点儿没敢靠近这里。

        “果然是我的锻炼还不够……”

        眼神更加坚定,吕北紧了紧手中的步枪。

        为了不让戴在左臂的vm蒙羞,为了配得上这份身份的证明,自己还得更加忠诚才行!

        ……

        就在新人玩家们挥舞着斧头、棒槌,嗷嗷清理着废弃轮胎厂内的变异老鼠和蟑螂们的时候,换上新装备的泉水指挥官,此刻正带着两名熟悉的玩家,攻略位于长久农庄北部城区的废弃学校。

        这座学校的面积不是很大,在战前大概是一座社区大学。

        上次他和一名感知系的老铁,在这里发现了一座遗弃的军营,以及幸存者曾经生活过的痕迹。

        直觉告诉他,这里应该能找到些什么好东西。

        接二连三响起的枪声,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突入废弃教学楼,他的两名队友,用手中的自动武器,持续收割着徘徊在一楼大厅内的啃食者。

        抬手一梭子扫倒三只冲上来的啃食者,【战地气氛组】朝着旁边的队友兴奋叫道。

        “哈哈哈哈,兄弟,不是我炫耀,这‘镰刀’也太特么好用了!”

        不愧是cf联名武器!

        这突突突的声音,听着可比铁管步枪那咳嗽一样的声音爽多了!

        “+1!”通红的脸上映着枪口跳跃的火焰,【我最黑】兴奋地嚷嚷,“我特么射爆!”

        和镰刀突击步枪一比,他之前用的那把5mm转轮步枪,简直就是把呲水枪!

        此刻,穿着外骨骼的泉水指挥官,手中还拎着一根撬棍。

        看着队友们居然将子弹浪费在啃食者身上,他忍不住骂骂咧咧了一句。

        “淦,你们倒是省着点弹药啊,一颗子弹一银币呢!”

        原本他也打算买一把ld-47玩玩的,但奈何兜里的钱全都拿去给了蚊子。

        好在蚊子老兄总算是靠谱了一回,确实没有骗他,还真给他弄了一套和管理者大人一模一样的战甲。

        悬挂式的装甲基本护住了身上的全部要害,不影响行动力的情况下,原本那套矿用外骨骼,直接升级成了重步兵的铠甲。

        要是能再配把锤子就完美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他兜里连一个铜板都没了,昨天吃饭还是在好兄弟那里蹭的。

        如果这次一无所获,以后得喝西北风了。

        战地气氛组:“不慌,钱赚了就是用来花的!”

        我最黑笑嘻嘻说:“没错!在游戏里还不大手大脚的花钱,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战地气氛组:“兄弟,我子弹好像不多了,能不能匀我一点?”

        我最黑:“晕,兄弟你早说啊,我子弹也快打完了。”

        战地气氛组:“靠!你咋不留点。”

        我最黑:“你好意思说我嘛!”

        泉水指挥官:“……”

        话是这么说,在深入大楼内部之后,突突突的俩人还是消停了下来。

        一支弹夹打出去30银币,仔细想想还是有点心疼的。战地气氛组给枪管的下面插上了刺刀,我最黑则是亮出了挂在腰上的斧头。

        玩闹归玩闹,该谨慎的时候还是得谨慎一点的。

        这种狭窄的地形,能用近战武器解决,还是尽量用近战的好。

        穿过大厅,进入走廊。

        三人明显感觉到,这里的气氛不太自然。

        我最黑:“这里应该是实验楼。”

        战地气氛组:“理由?”

        我最黑:“不知道,也许是这里充满了肝的味道。”

        泉水指挥官:“……”

        “正儿八经的,不开玩笑了,”我最黑皱着眉,眼神警觉的四处乱飘,“我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向我们靠近。”

        感知系序列lv4,10个点的感知属性,比起大佬们还是弱了点,但洞察一般危险还是足够的。

        不敢掉以轻心。

        泉水指挥官将撬棍从右手换到左手,接着右手从腰间摸出了十夫长手枪。

        然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前方半坍塌的天花板上方,忽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吼声。

        三人心中猛的一惊,连忙抬起枪口,只看见一头爬行者从碎石瓦里的后面探出脑袋,一声嘶吼朝着三人奔了过来。

        “卧槽!爬行者——”

        站在前排的泉水指挥官首当其冲,被狂奔而来的爬行者撞了个正着。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

        以至于众人根本没反应过来。

        多亏了挂在外骨骼上的那层胸甲,泉水指挥官撞的一阵气血翻腾,却没有大碍。

        手枪被甩飞了出去,泉水指挥官和爬行者一并向后翻滚了五六米远,背后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墙上。

        眼看着爬行者一口咬下来,他几乎本能地架起了撬棍,挡住了那咬下来的血喷大口,双手死命的向前抵住。

        “吼——!”

        沾满污渍的牙齿近在咫尺!

        泉水甚至已经闻见了,从它嘴里散发出的口臭。

        “草!”

        钢管渐渐被掰弯,躲开滴下唾液的泉水骂骂咧咧一声,不断提高着外骨骼的输出功率,握成拳头的右手向外推出,终于对准了那畜生的头。

        “给老子——”

        “去死吧!”

        话音落下瞬间,砰的一声爆响。

        随着粗如拳头的铜壳从手臂外侧抛出,只见一根拇指粗的钢钉从他胳膊的前端打出,狠狠地钉穿了爬行者的头颅。

        黑色的血液飞溅。

        被锤爆了脑袋的爬行者挣扎了一会儿之后,最终重重地摔倒在了泉水指挥官的旁边。

        赶来支援的两人,包括被爬行者压着的泉水自己,全都被这威力给吓了一跳。

        “我靠,这是啥装备?”

        抹了把脸上的血,泉水指挥官呸了口唾沫说道。

        “不知道……蚊子说这玩意儿叫射钉器,还说如果我愿意也可以叫它钢钉1.0。”

        原理好像是硝化棉压燃,推动左臂射钉器内的钢钉射出,根据蚊子本人自己的说法,在贴近距离可以打穿20mm的钢板。

        就比如他胸前挂着的这块。

        “这也太好用了……”我最黑一脸羡慕,捡起了地上烫手的弹壳,“话说为什么不用电驱动?你身上不是有电池么。”

        泉水指挥官:“蚊子说这样比较猛。”

        确实。

        爆炸推进可比电动马达猛多了,唯一的缺点就是想捅第二下还得重新装药,没法像打桩机一样持续输出。

        不过,似乎也没那个必要。

        那爬行者半个脑袋都被轰没了……

        战地气氛组伸手,将泉水从地上拉了起来。

        “兄弟,你还ok么。”

        “我没事儿,就是被撞的胃疼。”

        晃了晃脑袋,泉水从地上捡起先前掉下的十夫长手枪,带着俩队友继续向前探索。

        先前那只爬行者,似乎就是最后一支boss了。

        再后面碰到的,都是些呆头呆脑的啃食者,贴上去两下近战轻松解决,根本不费力气。

        在一间实验室的旁边,一行人发现了一处地下室的入口。

        地下室的门敞开着,黑黢黢的通道令人不寒而栗。

        泉水指挥官咽了口唾沫,紧张地说道。

        “要下去瞧瞧吗?”

        这显然是一句废话。

        他们都已经到这里,总不能空手而归。

        如果下面是某个迷宫的入口,或者是什么隐藏的试验机构,那可就爽翻了。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

        谁第一个下去?

        我最黑:“我总感觉里面有不好的东西……泉水,交给你了。”

        泉水指挥官:“淦!你都说了有不好的东西还让我下去!”

        我最黑:“不然呢?就你坦度最高,你不走前面,难道让我去前面扛嘛?”

        泉水指挥官着急争辩道:“这特么是坦度的问题吗!”

        眼看着队友一个比一个不靠谱,战地老哥叹了口气,勇敢地站了出来。

        “还是我来吧。”

        泉水指挥官一脸激动地看着他,右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好兄弟,加油!交给你了!”

        我最黑也将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给他打气:“去吧兄弟,我们在官网等你的消息!”

        战地气氛组:“???”

        幸运的是,这一次我最黑的直觉并没有应验,通往地下室的通道里既没有致命的辐射和陷阱,也没有危险的怪物埋伏着。

        只是相对的,通道的尽头同样也不是什么战前文明的遗迹,地下迷宫的入口,更不是神秘的实验机构。

        不过,他们并没有白跑一趟。

        只见在那宽敞的地下室中,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十座低温休眠舱。舱门是打开着的,从上面落着的灰来看,应该是开启了很久。

        电池已经被取走,也许是有拾荒者来过了这里,也可能是那些从休眠舱中醒来的人将电池带走了。

        不过幸运的是,虽然电池被取走了,但休眠舱后面的电机设备却是完好无损,甚至连一点儿划痕都没有!

        根据前哨基地仓库开出的收购价,一台未经拆卸的废弃休眠舱,里面的零件至少可以卖到50银币,最高甚至能达到100银!

        而这里,有整整十座!

        三人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尤其是兜比脸还干净的泉水指挥官,此刻更是激动地握紧了拳头。

        牛逼!

        直接一波肥啊!

        战地指挥官:“现在的问题只有一个了,咱们该怎么把这么多东西搬回去?”

        泉水指挥官激动地说道:“这个简单,我们可以租一辆卡车开到城区外。我咨询过价格,一公里也就10银币的样子。”

        从这儿回菱湖湿地公园大概有20公里,随便搜刮一下,把路费赚回来很轻松。

        “话说……这标记怎么有点儿眼熟。”站在一张办公桌的旁边,我最黑的手中握着一只从抽屉里翻出来的金属盒子。

        那盒子通体漆黑,材料未知,看不出来是干什么用的,也找不到能够打开的机关或者按钮。

        只有盒子的背面,印着一个内陷的圆形logo。

        “我瞧瞧。”

        走到我最黑的旁边,泉水从他手中接过了那个黑盒子,盯着logo看了一会儿。

        只见那大圆的外侧,环绕着一颗小圆点,有点儿像是地球和月球,也有点像是氢原子。

        好眼熟……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泉水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时候,站在一旁围观的战地老兄,忽然插了一句。

        “这我见过!昨天官网资料库更新的文档里面有!”

        泉水猛地回过神来,脱口而出。

        “学院!?”

        反应过来的三人瞬间愣住了。

        我靠!?

        这是要触发剧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