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绑定诸天气运之子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定计

第九十六章 定计

        看到鲜于卓发怒,一旁的太监侍女都惶恐的跪了下来,一个个身形如同筛糠般不停的颤抖。

        “陛下息怒!”

        “陛下息怒!”

        鲜于卓努力压制着自己胸中快要爆炸的怒气。

        指着鲜于烈吼道。

        “你这个不孝子,难道想将我鲜于家数千年的基业毁于一旦吗?”

        听到这话的鲜于烈身形一抖,半晌之后他还是咬了咬牙抬起头来。

        他目光坚定的看着鲜于卓道。

        “孩儿不孝,愧对父皇,可是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对双儿的思念,若不能娶双儿为妻,就算将乾元域都给我,我也不会开心的,所以还请父皇成全!”

        听到这话的鲜于卓脸色发白,身形更是不受控制的往龙椅上倒去。

        他看着满脸鲜血且一脸坚定之色的儿子,突然感觉到一阵的无力。

        鲜于卓闭上眼深深呼了好几口气后。

        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真的就如此喜欢那个柳无双吗?”

        看到父亲松口,鲜于烈顿时满脸的激动之色,只见他头点的如同捣蒜一般。

        看到儿子这个模样,鲜于卓恨不得拍死他,但鲜于烈终究是自己唯一的子嗣。

        鲜于卓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

        “既然如此我便给你这个机会!”

        听到这话的鲜于烈激动的从地上蹦了起来。

        只见他双唇颤抖的问道。

        “父皇您说的可是真的?”

        “父皇什么时候骗过去你?只是这事目前有些难办……”

        说到这里鲜于卓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为难的神色。

        鲜于烈急忙问道。

        “是什么事?竟然让父皇都如此为难?”

        “姬昊你可曾听过?”

        听到这个名字,鲜于烈的脸上顿时显露出了一股浓烈的杀意。

        虽然他被鲜于卓囚禁于深宫之中,对天下事不太了解。

        但鲜于卓为了让自己的儿子死心,在柳无双被姬昊拍下的第一时间他就将这个消息传入了东宫之中。

        鲜于烈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暴跳如雷,就要冲出去找这个叫姬昊的人拼命,这自然被身边之人给阻挡了下来。

        往后囚禁的日子里,这个名字就成了他挥之不去的梦魇。

        恨不得喝其血吃其肉。

        “这姬昊可是当日拍下双儿之人?”

        鲜于卓点了点头。

        听到父皇的答复,鲜于卓的眼中杀意更盛三分。

        “他在哪?他敢污了双儿的清白,孩儿现在便带人去杀了他!”

        鲜于烈牙齿咬的咯吱作响,显然是恨到了极点。

        鲜于卓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儿子。

        “若是如此容易父皇也就不用为难了,他现在的修为可是地玄境三层!”

        听到这话的鲜于烈当时便疆立在当场。

        他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怎么可能?地玄境三层?洛青天不也才地玄境三层吗?他怎么可能也是地玄境三层的修为?”

        鲜于卓这时才将近段时间,姬昊在江湖之上的一切说给了儿子知道。

        当鲜于烈听完,他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再无半点斗志。

        看到儿子这幅模样,鲜于卓嗤笑一声。

        “怎么?这就放弃了?就你这样还想要得到柳无双?”

        听到鲜于卓的激将,鲜于烈面容变得狰狞起来,配合着现在满头的血污,显得更为恐怖。

        他再次跪了下去。

        “请父皇为孩儿做主!”

        “与姬昊硬撼,就是我们整个鲜于皇室倾巢而出,也没有半分的胜算!但我得到消息,他不知道为何执意要取你的性命。”

        听到这话,鲜于烈也是吃了一惊。

        只见他满脸的疑惑之色。

        “我和他未曾谋面,他怎么会想要孩儿的性命?”

        鲜于卓摇了摇头。

        “其中缘由我也不知,不过这却是我等的一个机会!”

        说到这里,鲜于卓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一字一顿的说道。

        “既然他想杀你,我们便将计就计,将他引到皇城之中。父皇自然有办法将他除去!”

        听到这话的鲜于烈脸色一变,他立刻明白自己的父亲要做什么。

        只见他浑身战栗的挺起了身子,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父皇你难道想动用那个大阵?”

        鲜于卓面容严肃的点了点头。

        “不可!父皇这样做的话,届时整个天运皇城便会……”

        只是话还没说完,便别鲜于卓厉声打断。

        “闭嘴!难道父皇行事还需要你来教不成?”

        说完这话,鲜于卓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缓步来到鲜于烈的面前,抬手将儿子从地面之上搀扶了起来。

        然后从袖中掏出一块白帕,仔细的将鲜于烈脸上的血污一点一点擦拭而去。

        一边擦拭一边柔声的叹道。

        “父皇这样做也是为了你!若他不死,柳无双又怎能回到你的身边?”

        听到这话的鲜于烈脸上露出了一抹挣扎之色。

        但半晌之后,他还是涩声开口道。

        “父皇不是从小就教育孩儿要体恤爱民么?孩儿实在不忍心……”

        听到这话的鲜于卓脸色再次阴沉了下来。

        他将手中那块已经变成紫黑色的手帕狠狠的掷在了地上,冷声道。

        “随你!既然如此你以后便不要再在朕的面前提及柳无双的名字!”

        说完便倒背双手往殿外行去。

        待得鲜于卓走到门口之时,鲜于烈终于从喉咙口艰难的说出了一句话来,只是这句话像是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孩儿愿意将姬昊引来皇城!”

        听到这话的鲜于卓嘴角拉出了一个冰冷的弧度。

        他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那父皇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说完便再次抬脚离去了。

        当他消失的那一刻,原本还跪在金銮殿中的太监侍女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呼。

        一个个大口吐着鲜血然后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生息。

        鲜于烈的心中一片的冰寒。

        他知道这些太监侍女是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东西,被鲜于卓给尽数击毙了。

        虽然他也明白父亲嘴上说是为了自己才想出手击杀姬昊,其实定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柳无双对他来说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无奈之下只能咬牙答应了下来。

        鲜于烈看着金銮殿内的尸体,露出一个凄厉无比的惨笑。

        “双儿,为了你就算成魔,又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