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绑定诸天气运之子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姬昊的改变

第七十五章 姬昊的改变

        哪怕是姬昊看到胡睿的容貌也不由得暗赞了一声。

        “没想到啊!你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帅哥啊!”

        胡睿听到姬昊的话,赶忙抬起双手颤抖着在自己的脸上来回摸着,仿佛不相信一般。

        “我恢复容貌了!?这是真的么?这是真的么?”

        姬昊看胡睿神神叨叨的模样,抬手取出一块铜镜丢在了他的面前。

        胡睿一把将地上的镜子拿到了面前,看着里面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一颗颗滚烫的泪珠像是断了线般不停的往外滚落着。

        “小乐,爹爹能回来看你了!爹爹能回来看你了!”

        说着说着,他抱着那块镜子,竟然嚎啕大哭了起来。

        姬昊看着他那不能自已的模样,轻咳了一声。

        “你哭归你哭,镜子能先还我吗?”

        这块镜子可是一件不可多得至宝,现在的姬昊虽然动用不了,但要是被胡睿就这样讹去,他还是会感觉心疼的。

        胡睿听到姬昊的话,忙擦干眼泪将镜子双手奉上,现在他对着这个年轻人除了感恩戴德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心思了。

        “公子对不起,胡某失态了!”

        姬昊接过镜子笑了笑道。

        “没事,早些回家看望家人,都二十年没见了,想来他们一定很想你!”

        收起镜子,姬昊便转身向着陵阳城方向走去,让胡睿不由得一愣。

        看着姬昊远去的背影,胡睿思虑半晌后还是大声的问道。

        “公子你为什么要放过胡某!?”

        姬昊听到胡睿的话却是没有回头,只是抬起手挥了挥,和他道了别。

        看着那渐渐消失的身影,胡睿心中突然五味杂陈。

        他跪在地上抬起那已经恢复如初的左手,看了又看,最后仰头看向天空,发出了一个自己都不明白的笑声,或是自嘲或是悲哀,谁又说的清呢?

        姬昊走入城内,看到到处都是慌乱的人群,心中不由一沉。

        难道又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将一名正背着行礼要往城外冲去中年男人一把拉住,开口急声问道。

        “这位大哥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大家都如此慌张!”

        那名中年男人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听到姬昊询问忙开口答道。

        “这位公子,有妖物要来攻城了,再不走就来不及啦!你也快些逃吧!”

        妖物?

        姬昊一头问号,早上没听吕文和说起有妖物要攻城的消息啊!

        看着眼前一脸焦急的汉子,姬昊取出一锭拳头大的黄金,塞进了那汉子的手中。

        “一事不烦二主,还烦请大哥将事情的始末详细告知一番!”

        这中年汉子,衣着极为朴素,一看就是生活贫苦之辈,哪里见过这么大一块的金子,当时便整个人惊呆在了那里。

        “大哥大哥?”

        看那汉子这番模样,姬昊马上开口叫唤,中年汉子这才反应了过来,看着眼见的金子,他咬了咬牙,转手便将金子塞入了怀中,看着姬昊急声的说道。

        “公子你大概刚进城有所不知,昨夜有一通天的巨大妖猿出现在了陵阳城的上空,那模样真的恐怖至极,我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心惊胆战呢!”

        “但昨夜他只是出现了短短片刻后便消失不见了,大家本以为是一场虚惊,谁知方才,城外传来震天的巨响,连地面都在疯狂的震动,有人说是昨夜的妖物要来陵阳城屠城了,所以啊!公子快些逃命去吧!”

        听到这汉子的话,姬昊算是明白了过来,原来是个大乌龙啊!

        他轻轻的吁了口气,拍了拍汉子的肩膀说道。

        “大哥,你若信的过我,就回去该干嘛干嘛!根本就没有什么妖物!”

        说完便径自向着武府的方向走去。

        虽然姬昊出手阔绰,但汉子哪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况且得到了几辈子都无法得到的资财,他此刻只想远走高飞,去寻一平安之地买屋买田,过上富家翁的生活,只见他双手紧紧抱着胸前的金子,整个人如同旋风一般的奔出了城门。

        姬昊看在眼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待他回到武府,就见到站在门口等着自己的吕文和。

        他此时正在门口来回的走着,脸上露出一抹焦急之色,当看到姬昊回来,急忙上前喊道。

        “公子不好啦!”

        姬昊的心再次的提了起来,他快走两步来到吕文和的面前问道。

        “怎么了?为何如此慌张!”

        “公子你快跟我来!武大圣快不行了!”

        听到这话,姬昊脑子嗡的一下!

        自己才刚刚出去一会,怎么武大圣就突然不行了,难道是血脉出了问题?

        姬昊不敢耽搁,跟着吕文和向着武大圣的屋子快步的奔了过去。

        当吕文和推开武大圣屋子的时候,只见武大圣正浑身是血的躺在柳无双的怀中,柳无双此刻的脸上也爬满了焦急的神色。

        武大圣浑身的肌肤都如同干涸的大地一般,裂出了无数细密的伤口,鲜血正止不住的往外淌着。

        这幅景象看得姬昊是目眦欲裂,他不由得拉过吕文和大怒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吕文和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却是一旁照顾的柳无双开口急声道。

        “大圣将一壶茶水都给喝了,所以才变成这样!”

        听到柳无双的话,姬昊心中怒火更胜!

        他一把将吕文和给提了起来骂道!

        “我不是交代你让他们适量而饮吗?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吕文和看着暴怒的姬昊,心里那叫一个苦啊!爷爷你何时吩咐了呀!

        而且自己来的时候也再三提醒过武大圣要量力而行,只是这位爷不听,我有什么办法?

        只是这些话他可不敢现在说出来,不然这失去理智的姬昊不知道要把自己掰成几段了!

        柳无双适时的开口解围道。

        “你别难为吕管家了,其实是大圣自己要这样做的!”

        听到这句话,姬昊将吕文和丢到一边,出声问道。

        “这是为何?”

        “还不是听说你被影杀给抓走了,他为了想去救你,就不顾安危硬将所有的茶水都喝了下去,所以才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听到这话,姬昊整个人如被雷击一般定在了原地,他双眼看向这个只是十五岁的少年,鼻子没来由的一阵发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