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首席人生体验官在线阅读 - 159 魔影(加更求订阅!)

159 魔影(加更求订阅!)

        “荣哥说的对。”

        “我们没必要去找张崇邦,张崇邦那家伙不是自诩很正义吗?”

        “呵呵。”

        “他会来找我们的。”

        莫哥咧开嘴角,露出残忍的狞笑。

        公子、阿华都赞同地点点头。

        “确实。”

        “张崇邦自己会跳出来。”

        “阿华,你不用担心。”这时陈汉点上一支香烟:“我已经让曹元元把你父亲送到美国了。”

        他把烟叼在嘴里,冷酷的甩上火机。

        “谢谢荣哥。”

        阿华脸上松出口气,露出笑意。

        “还有,莫哥,你女儿也送到美国读书了。”

        “谢谢荣哥。”

        莫哥讲道。

        陈汉把香烟分给三人,看见公子表情吞吞吐吐,好像有话要讲,他猜出公子心里的想法,上前摁了一下公子的脑袋,笑骂道:“至于你,公子,那个女朋友就别想了。”

        “看你坐监就跟你分手,翻脸翻比书还快,就是一个婊子。”

        “我可不是为了你给那个婊子好处。”

        陈汉弹弹烟灰。

        公子脸上露出羞耻的表情。

        “我没有。”

        陈汉踹了他一脚,将他踹翻在火堆前,莫哥、阿华都发出哄笑:“哈哈哈。”

        “你长这么帅,要玩什么妞玩不到?”

        “你就是太年轻!”

        “这要是想把自己那份分给婊子,我也拒绝啊,就是看你对不对得起自己爸妈!”

        “荣哥,我可不要那个婊子了。”

        “不守妇道的家伙,不值得!”

        公子语气反倒轻松起来,看来是想开了。

        陈汉点点头:“这次事件结束,你要是留条命能到国外,拿着钱什么样的超模,美女玩不到?”

        “想开点。”

        “明白了。”

        “荣哥,你说曹元元手上捏着我女儿,阿华的父亲,会不会有事?”莫哥忽然问道。

        “怕个屌!”

        “我们是狼,他顶多算条博美!”

        “你见过狼敢动博美的吗?”陈汉吐出口气,倒是一点都不在乎。

        莫哥考虑的其实并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他们越狱有曹元元一份,那个富二代不一定会受什么苦。

        但肯定不敢供他们,有什么线索被查出来,咬死也不敢供,供出来就完蛋了。

        而且曹元元还要他们帮忙杀人,虽然陈汉压根没鸟他,但是曹元元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陈汉现在刚刚出狱,忙着自己的事,还没空跟曹元元联系。

        曹元元只能等他的电话。

        就算陈汉不帮曹元元做事,曹元元有种拿全家命出来跟他赌吗?光脚不怕穿鞋的,他们现在只要活着,曹少就只配做他的狗!

        莫哥他们听见荣哥拿曹少打比方,一时间都笑的很开心。

        “阿华,今天你负责守夜,其它人早点休息吧。”

        “这几天,天气好。”

        “我们活多!”

        台风。

        对他们而言。

        可不就是个好天气吗?

        “是。”

        “荣哥。”

        “知道了。”

        “荣哥。”

        阿华等人纷纷答应道。

        随后,阿华便灭掉手中的香烟,拿起身边的m4,起身走向庙门口,爬上榕树端枪警戒。莫哥、公子则拿起夹克衬衫,盖在身上,靠着椅子睡去。

        他们主动把沙发留给荣哥。

        陈汉躺在红色沙发,一样盖上夹克,合上眼睛睡去。

        他们身边就放着一千多万的现金,这些现金迟早要洗的,不洗根本没法花。

        让谁洗?

        辛苦曹少咯!

        陈汉、公子等人倒头大睡时…将军澳,石滩,清晨,两名拿着手电,巡视海岸的军装警员正向渔船走去。

        “哪个捕鱼佬。”

        “现在风声这么紧,台风又要过境,还把船停在石滩。”

        “真是扑街!”

        警长眼神不爽。

        警员却谨慎的打起精神:“长官,天文台前天就发布了台风警报,现在渔船都停到天星、尖沙咀避风港了。”

        “可能是偷渡船。”

        “小心点。”

        警长解开腰间枪袋的皮扣,双手端起枪。

        两人一步步靠近偷渡船,却在十几米外就看见满地尸体。

        清晨的乱石滩,弥漫雾气,尸体散乱倒在乱石滩上与碎石混杂在一起,若不拉近距离仔细检查,还真不容易看见。当他们看清现场的尸体、弹壳、以及一片枪战的痕迹以后,立即知道事情大条,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把枪插回枪袋,拿起对讲机呼叫总台。

        幸好昨晚那巡逻到前面半段海滩就撤回了,要是昨晚撞上,那真是要完蛋喽。

        “臭小子,你tm第一天上班,运气是真好!”警长瞪了警员一眼,警员撇撇嘴,满脸不屑,又是一个不懂事的家伙。

        然而新界警区的重案组却在五分钟内就到达现场,并且立即将现场封锁开始取证,确定死者当中有福兴社王焜以后,马上就将消息通知到联合调查组。

        发现尸体仅十分钟,姚若成便顶着一个黑眼圈,带着一大帮精锐人马来到现场。

        他目光扫过一具具被扛下去的尸体,弯腰摸起石滩上一搓带血的沙砾,指尖轻搓着沙砾,沉沉讲道:“叫张崇邦来见我。”

        “是,姚警司。”一名刑事科督察出声答应,马上转身前去联系张崇邦,他和张崇邦是老同事了,有私人联系方式,联系起来很方便。

        鉴证科女警员,戴着白手套,穿着包臀裙,蹲在地上站起身转身朝姚若成说道:“姚警司,现场死者十一人,死亡时间在今天凌晨三点到三点十五分内。”接近死亡时间越早,能够判定的死亡时间就越精准。

        “死者包括王焜、李志明等所有人都有社团背景,隶属于福兴社。李志明有走私偷渡被调查的前科,王焜与前两个月的霍兆堂绑架案有关。”人物关系到这里很明显了。

        “而以现场留下的火药、枪弹痕迹判断,现场除了王焜、李志明等人使用的勃朗宁外,还有大量美产m4a1的弹壳,可以断定现场有另一伙匪徒。”女警员张开朱唇,语气笃定:“那伙匪徒的火力更加强大,并且训练有素,藏在石堆后埋伏,很可能就是你在找的那伙…同僚……”

        姚若成面露沉思,脑袋里则想起“一哥”对他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