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首席人生体验官在线阅读 - 158 杀人放火金腰带(求订阅!求月票!)

158 杀人放火金腰带(求订阅!求月票!)

        “砰!”黑暗中,猛然响起一声枪响,一枚子弹打中王焜脚前的一块石头,直接将石头打爆。

        枪声打碎了海面的平静,却又淹没在浪花声中。

        “干你妈的,有埋伏。”王焜惊叫一声,毫不犹豫掏出手机,转身就朝前方的石堆打去。

        他倒是聪明。

        没有第一时间怀疑渔夫明。

        渔夫明也是表情大惊,立即掏出腰间的手枪:“孬仔!快起锚!”

        “砰砰砰!”渔夫明带着几个手下开枪还击。

        同时,王焜的几个手下拔枪开打,一片子弹就朝石堆打开。

        渔夫明摆明是要快速转移到船上,让手下开船撤走,可是陈汉这边一梭子弹就率先朝船头射去,哒哒哒,船头响起一片中弹声。那是子弹击入木头的声音,而刚刚赶到船头试图解锚的两个马仔,瞬间便中数枪倒地,一起摔入海里被浪花卷走。

        不提陈汉等人跟王焜、马仔的战斗力差距。

        光是两人手中拿着的武器,便是天差地别。毕竟,王焜等人是来跑路的,加上现在警察搜捕,带一把手枪已经是冒险,带最多的就是现金。

        陈汉等人一人一把m4a1,哒哒哒,连射的声音清脆漂亮,一秒便是十几发子弹出膛,乱石滩上就像收割稻草一样,远距离精准收割王焜等人的性命。

        渔夫明、王焜一共十二个人,转眼就被射杀干净。

        甚至连陈汉的面都没见着就扑街了。

        死到临头,王焜很清楚是谁前来索命,还拿着一把枪在那大喊大叫,喊陈汉出去。

        “这真是粉吸多了,傻仔一个来的。”

        陈汉自然是懒得跟扑街废话,一串子弹送他上天。

        陈汉是经历过战争年代的人,他深知交火的残酷及不确定性,绝不会在战场上装b。

        这也是他和电影里“阿敖”不一样的地方。

        所以,他没有采取电影里,阿敖那种肆无忌惮的方式报仇。

        虽然得承认阿敖报仇的方式很爽,但是阿敖的目标仅仅是报仇,他的目标则不只是报仇,应该是说生命不止,犯罪不停,要不断延续暴力。

        因为,他该嚣张的时候嚣张到爆,该谨慎的时候却绝不高调,而是作战风格往往是提前有计划,行动有策略。

        确保走的更远。

        对于警方而言,他也会比阿敖更加难缠,难对付。

        其实,陈汉早在一个小时前带人来到将军澳,便发现了藏在岸边的渔船。

        而且渔船上有人,这个点,这个天气,渔船正常是没人的。

        由此确定了是偷渡船。

        不过,他没有选择立即打下偷渡船,在船里等人,而是悄悄潜伏在射击位,择机突袭王焜。

        结局就是没有半点影响和伤亡。

        该杀全杀了,非常完美。

        随后,陈汉让莫哥、公子夹枪保持戒备,他带着阿华持枪来到尸体前,蹲下拉开王焜身旁的两个背包,两个背包里装着满满当当的港币,加起来最少有一千多万。

        “果然,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阿华,把两个背包扛上,回去分了。”陈汉冷笑着下令道。

        阿华看见这么多钱,眼睛也红了。

        妈的,他们为警队效力这么多年,每年就那么一点薪水,到头来还要被一脚踹开。这些社会败类却个个赚的钵满盆满。

        阿华毫不犹豫的拎起背包,恶狠狠瞪了王焜尸体一眼,大摇大摆的消失在将军澳海滩。

        四人一起回到石坳山关公庙,把钱分成五份,其中还包括了标哥那份,每份大概有三百多万,不过目前钱都无法用出去,只能藏在关公庙里。

        虽然标哥人是死了,但是标哥还有家人。大家是一组人,因同一件事落难,就算标哥死了,也要给标哥分一份。

        这是一把尺子,可以把控住四人心里最后的底线,谁要是不同意,便有被贪婪吞噬的可能。

        这也是一面旗帜,坚定四个人心里的信念。义气若是仅仅挂在嘴边,不做出点付出,怎么让人相信你?他们敢把后背托付给兄弟?

        因此,莫哥三人都没有否认标哥那一份,反而对陈汉的做法大为敬佩,为荣哥的义气所折服。

        石滩上的尸体则没有清理,相信警方明早就会收到消息。

        众人分完钱,抱着枪,激动的都有些睡不着。

        一人拿瓶矿泉水。

        抽着烟。

        聊着天。

        “这么多钱。”

        “我们干一辈子都赚不到,现在轻轻松松,只用杀几个扑街而已。”

        “呵。”

        “你第一天知道犯罪赚钱吗?”

        “以前当警察不知道啊!”

        “内地有句话,赚钱的方法,都写在《刑法》里懂吗?”

        “这倒是喔,以前也知道,不过以前有信仰嘛…现在,嘿嘿嘿,这些钱真多。”

        如果说,先前犯罪是为自由、为复仇。

        那么,今天公子、阿华等人才是第一次尝到犯罪的甜头,会这么激动不奇怪,也不需要太担心,人之常情,激动情绪一过,照样被陈汉治的服服帖帖。

        不过大家都知道这些钱拿的到,花不了,是留给家人的,最终也不属于他们享受。

        仅仅聊了几句,大家便把话题转到报仇上。

        今天杀了王焜无疑是让他们泄了口恶气,可王焜不过是个苍蝇大的小角色,最小的就是他,杀他当然没难度,动动手指而已。

        而霍兆堂、司徒杰、张崇邦,哪个都不比他有份量?

        有力量?

        呵,仇人活着。

        杀意便只会愈演愈烈!

        他们出狱一是为了复仇,二是为了家人,而复仇还排在家人前面!

        “荣哥。”

        “我们下一个做谁?”

        阿华扭头问道。

        荣哥话过规矩,不能喝酒,所以当时在超市也没买酒,不过大家喝水都聊得很起劲。

        “一个一个来吧,王焜死了,下一个…霍兆堂。”

        陈汉说道。

        “荣哥。”

        “怎么不是张崇邦?”

        公子马上追问道。

        他年轻最轻,思想最偏激,也是最恨张崇邦的一个。

        其他人也没好到哪儿。

        “张崇邦?”

        “呵,他是警察,需要刻意找他吗?”陈汉冷冷一笑,很有把握道:“以他的性格,恨不得马上来找我们,还用我们去找他?”

        “霍兆堂那些人身份不一般,先干他们。”

        “张崇邦,嗤,见到就杀!”这句话冰冷如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