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首席人生体验官在线阅读 - 157 五个人,一条命!

157 五个人,一条命!

        傍晚。

        陈汉、公子四人乘车来到新界北,石坳山的一座关公庙。

        石坳山与粉岭、沙头角相邻,位于本就郊区的新界北,山野地区。

        这里由于交通不便,密林较多,是港政规划的山林保护区之一,五公里内仅有两个村庄。

        既没有旅游开发,也没有盖起高楼。

        是港岛最荒无人烟的地域之一。

        陈汉记忆中曾经带领公子、阿华等人,追捕过一伙内地悍匪。当时那伙内地悍匪便藏身在石坳山的关公庙里。

        不知那伙内地悍匪是怎么找到这座关公庙的,可能是有什么本地亲戚带他们旅行过。

        但这个案子从头到尾都是由陈汉本组人进行调查,警队内部这个隐蔽地点仅有陈汉本组人知道,几人便把这个地点定为藏身之处。

        “阿华,你去把车藏好,公子,今晚你负责守夜,莫哥,你跟我进来,我帮你处理下伤口。”陈汉、阿华、公子四人手中都提着东西,他们步行在山林土道当中,有人提着购物塑料当,有人扛着武器背包,一群人动作非常彪悍,陈汉扭头交代了一句,阿华立即答应道:“是,荣哥。”

        石坳山是一条小型山脉,山体不高,延绵起伏,山上乱石林立,无太大观赏价值。

        除了本地村民偶尔会上山外,基本不会有人前来,山上连条水泥公路都没有。

        阿华便在山脚把车辆藏了一下。

        寻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停在石堆背后,再拿点树枝落叶洒上去。

        摘掉牌照,随手丢进车内,O**K。

        “忍一下。”

        等阿华处理好车辆,追上山时,陈汉坐在关公庙里,用匕首撬开弹壳,轻轻将火药洒在莫哥中弹的枪口处。

        “呲溜。”只见他掏出打火机,点燃火苗,抬起眼皮。

        一阵刺眼的火光闪过,荒废的关公庙里,便传出一股烧糊的肉味。

        “啊!!!”莫哥嘴里咬着一节树枝,浑身一抽,瞪起眼睛。

        紧紧握住陈汉的手掌都忍不住颤抖。

        这时港岛的天已经黑了。

        关公庙位于山腰之上,接近山顶的位置。

        登山要一个钟头。

        夜幕下。

        一堆枯柴正在燃烧,火光映亮整座庙宇,关东像高大的阴影正好打在莫哥背后,莫哥铁汉子般的骨气真点“关公刮骨疗伤”内味了。

        陈汉用火炎消毒过的匕首,趁机挑出莫哥伤口里的弹头,莫哥才长吁口气,彻底松懈下来,不过他的后背早已被汗水打湿,整个人脸色都有些苍白。

        “没事了,拿衣服扎一下,近期最好不好抗重物。”陈汉把匕首插进火堆里,出声讲道。

        “多谢荣哥。”莫哥扎着手臂答道。

        今日大家逃亡一整天,一路奔波杀戮,实则都有些累了。

        莫哥中午中枪的子弹,也直到现在才有时间处理。

        “没有足够的药物和针线,也不能带你去医院,委屈你了。”陈汉说道。

        “没事,现在我们的命不值钱,哪要什么药。”莫哥咧开嘴笑道。

        “话不是这样说的,我们命值不值钱,是看我们能干出什么事……”陈汉摇摇头,指着火堆上烧开的铁盆:“面好了,叫公子进来吃吧。”

        “荣哥,我去叫吧。”阿华走到庙门口,转身离开。

        几袋物资丢在关公庙角落。

        枪械、武器背包都放在他们身边,隔了火堆一段距离,不过枪就抓在手上。

        公子穿着夹克,扛着把枪走进庙里。

        几个人就凑在火堆旁,抱着枪,手上拿着树枝。

        一人一筷子,吃一锅面。

        关公庙四周则结满蛛网,庙门口有一扇铁门,铁门外是一棵大榕树,守夜的人趴在榕树上,可以监视四周密林的动静。

        铁门右下角则有一堆杂物,不出意外,肯定是附近居民丢弃的。

        其中不乏一些破沙发、椅子跟木桌。

        拿起来还能用用。

        陈汉等人便拖了一张旧沙发、几张椅子、拼在一起当床铺坐下来、躺下来休息。

        垃圾堆里。

        主要的其实还是些腐烂的食物、以及堆积的香灰。

        这座关公庙肯定还是会有人来拜的。

        不过,看样子估计就逢年过节有人来拜拜,平日里也没什么人打扫,估计就附近几个村的村民。

        否则关东庙平时也不会荒成这样。

        可以理解,毕竟庙宇在山上,行路难,逢年过节特意抽时间来打扫拜拜很正常,大家日常都没时间来爬山…

        港岛本就信奉公关文化。

        也不可能放着一座完整的庙不拜,附近几座村庄会嫌浪费,但关公可以在家里摆像、摆神龛、也不用天天来。

        何况,这又不是大庙,跟天后宫,黄大仙庙差距很大,加上最近好像有台风过境,短期内用来藏身绝对没问题。

        “呼呼呼。”

        狂风吹过山岗。

        火光摇曳。

        陈汉吃完面,丢掉枯枝,站起身道:“吃完饭,大家抓紧时间休息一下。”

        “后半夜,我们还有事情要干。”

        “是。”

        “荣哥。”

        众人都知道时间宝贵,他们每多活一秒,那都是靠子弹打出来的,怎么可能浪费时间?

        而且,他们越狱的消息肯定已经曝光。

        各路新闻媒体肯定炸了。

        石坳山很安静。

        港岛却并不平静。

        必须抓紧时间复仇。

        随后,公子前去守夜,莫哥、阿华都靠在沙发上,抱着枪睡去。

        陈汉则站在关公像前,沉思片刻,低头输入一串电话号码,按照拨通键。

        “嘟嘟嘟。”

        “喂?”

        “哪位?”

        电话那头响起王焜粗旷声音。

        王焜的电话号码在调查档案中曾记录,陈汉清楚记得他的号码,此刻,仅打出一通电话试试,电话便被接通了。

        “呵呵。”

        陈汉嘴角狞起冷笑。

        “焜哥。”

        “我出来了。”

        “等我啊。”

        陈汉冷声讲道。

        “我干你妈的!”

        王焜听见电话里的声音,顿时浑身汗毛竖起,一股凉意蹿到头顶。

        大骂着丢掉电话。

        跟受惊的小猫一样,引来四周一群小弟惊诧的目光。

        陈汉平静的放下电话。

        他低头点上一支烟。

        五个小时后,陈汉眯了一会儿,关掉手机闹铃,转身踹踹沙发上的阿华、莫哥说道:“起床。”

        “准备做事。”

        随后他上前打扫关公像前的香案。

        莫哥、阿华悠悠转醒,沉着干练的站起身。

        公子收到消息也进了庙里。

        先前陈汉在超市里买了几张太空卡,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暂时卡片都握在自己手上,没有分发给公子等人,以免他们私自跟家人联系,暴露行踪。

        打电话给王焜用的则是其中一张,另外还留了一张曹少安排的卡,有必要时可以跟曹少进行联系。

        不过他没有插曹少的卡,避免电话号码泄露、被曹少,或者警方追踪。

        这时陈汉打理清楚香案,挑了一小把完整的香,斜着香,用打火机在关公像前点燃。

        “兄弟们,今晚我打电话激了一下王焜,王焜那家伙清楚我们有多狠,知道我们出狱,还要去找他,必定会跑路。”

        “现在我们对着关公立誓,五个人,一条命!”

        “不必同生共死,但必为兄弟及兄弟家人而死!”

        陈汉拿着一把香分给三人,每人三支,他手上则拿着六支。

        有一支是替标哥拿的。

        莫哥、公子们都很清楚五个人一条命是什么意思,当即郑重地捧住三支香,双手合十高高举过头顶。

        “有谁做出不利兄弟及兄弟家人之事,莫怪我不留情面。”

        “必杀之!”

        陈汉狠狠刮过他们一眼,高高将六支香举过头顶。

        “标哥在天之灵会看着我们的!”

        这时火光照耀着四位警务处前警官。

        莫哥、公子等人都深深吸入口气:“关二爷在上!五个人!一条命!若做不利兄弟及兄弟家人之事,五雷轰顶!天诛地灭!甘愿受罚,绝不二话!”

        他们大声立誓,五个人的命便绑在一起。

        五人对着关二爷深深鞠躬以后,一一上前将香插进香炉之中,随后陈汉深深看了一眼插着十五支香的香炉,暗道一声:“关二爷保佑。”

        旋即,他便跟莫哥、公子等人垮上背包,返身下山,乘车前去找人。

        以港岛的社会文化,对着关二爷立誓,要比对着耶稣立誓更严肃。

        王焜那一笔作案成功估计赚到不少钱,也让他在江湖上打响名号,当时调查的资料

        而他在监狱里让曹元元调查过,现在王焜算是混得风生水起。这样一个人绝不会再敢豁出命去,等他知道自己要去找他,第一反应肯定不是对着干,而是迅速卷走财物,逃出港岛

        等他和兄弟扑街以后,再回港多好!

        陈汉就是抓住王焜这种心理,让王焜主动出来送死。

        “现在全城都在抓人,许多道上的人物也要遭殃,王焜要是跑路,绝对会找渔夫明。”

        “渔夫明跟王焜都是福兴帮的人,以现在道上的情况,除了同一个帮会的兄弟,没有船敢再出海。”现在车站、机场、海关、口岸。

        到处都是警察。

        海面上来来往往,十几艘船在转。这种情况没有兄弟交情,给再多的钱都没人会帮忙跑路,有兄弟交情,也得给够多的钱。

        陈汉、莫哥等警察变匪!

        不仅头脑清楚,做事缜密,而且心理对道上规矩,古惑仔心思都是门清。

        做事非常有条理。

        脑袋里那些道上的资料,则让他们能免去一些情报收集,做出准备的提前判断。

        王焜头脑简单,四大发大,连陈汉等人面都没见着,便已经落入他们的大网当中。

        而道上跑路是绝不过超过一晚上的,大家都知道命多宝贵,仇家有多凶,要跑连夜跑。每个船老大都有固定码头,没记错的话,渔夫明的码头就在将军澳。

        将军澳就在新界,虽然现在警方在各个关键路口都设有路障,排查来往车辆,但是新界地广路杂,几个关键路口都可以走土路绕过,压根不怕被警方发现。

        说到底,除非全港所有警察出动,否则根本不可能把全部道路封锁,最多封锁主干道路口,市区道路。而且警察也是人,二十四小时监控就要排班,深夜排查就会犯困,一个路口一个的设路障,市民们就不要出行上班了,全城都会瘫痪。资本家更不会答应。

        因此,陈汉等人还是有足够的活动空间。

        车开在山路边,陈汉把手伸出车窗,风的湿度,强度,常年生活在南方的经验告诉他,真的要有台风来了。

        “现在只是台风前夕,从台风形成到抵港,最终台风过境,有四到六天的时间。”

        “起码这六天,天时、地利、皆在我手。”人和就更不用说了。

        陈汉把握十足。

        凌晨。

        三点。

        “焜哥,你TM要不是惹了那伙人,我根本不会帮你跑这趟。不过我最多帮你跑到澳门,你自己找路子出境,船上给你备了救生衣,要是半路上被警察逮了,你自己想办法游过去。”

        “实在不行干脆蹲进去算了,他们出来你进去嘛,也是安全的,现在警察抓那么严,船太难走了。”

        “放你妈个屁,老子没给你钱的是吧?”

        将军澳,一辆面包车悄悄停在树林后,王焜穿着黑色皮衣,脖子上挂着项链,提着两个背包,带着五个心腹小弟匆忙踩进乱石滩。

        “最近要刮台风了,海面上风高浪急的,只是多收点辛苦钱费啦。”

        “妈的,你收老子十倍的钱,那叫辛苦费?别TM废话了,快点开船。”

        渔夫明穿着T恤,上前跟王焜讲话,王焜听的气不打一出来,直接挥手打断,带着人就要跟渔夫明上船。

        渔夫明摸摸鼻子,暗骂一声:“扑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