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首席人生体验官在线阅读 - 156 罪恶之星

156 罪恶之星

        “哒哒哒。”

        直升机搅动着螺旋桨起飞,定点一个旋转掉头,转身便驶离赤柱方向。

        “啪。”

        陈汉坐在机舱里,低头看见舱内的一包香烟,拿起香烟便点上,望着越来越远的赤柱监狱,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他再把香烟分给莫哥、公子、阿华等人,众人坐在机舱里抽着烟,嘴角都露出开怀的微笑。

        现在…

        游戏才刚刚开始。

        “总台,总台,囚犯乘坐直升机逃离,请迅速派遣空中部队追击。”

        “嘀嘟,嘀嘟。”一大队飞速驶来的赤柱警车,急刹在草地现场,警员们停下轿车,推开车门,无力地抬头看向天空那个逐渐渺小的黑点。

        心里升起一股无力感。

        他们再怎么荷枪实弹,训练有素,此刻也无一点办法。

        只能看着罪犯逃走。

        这时一名赤柱监狱的总督察拿起电台喊道。

        “收到,收到。”空中支援部队在收到赤柱电讯之后,自然立即派遣直升机前去追击,而且各大塔台,雷达展开全方位搜索。

        可惜,全港纪律部队的空中支援都由空中服务队提供。八大纪律部队仅有飞虎队独立配备直升机,便连赤柱监狱都没有长期配备,警察与驻军又是两个系统,驻港部队是用来作战,而不是用来抓捕罪犯的,除非特首签发紧急命令,否则不可能动用军事雷达,战机前去拦截。

        如果特首真签发紧急命令的话,呵呵,那样不仅是纪律部队的失职,更会引起全城恐慌,整个港府恐怕都要负责。

        所以陈汉空中逃脱计划是绝杀!

        等到空中服务队的搜捕直升机出动时。

        曹元元安排的佣兵直升机已经驶出港岛空域。

        飞虎队武装直升机加入搜捕时…

        陈汉等人已经在新界地区跳伞。

        他们跳伞降落在海面。

        “轰轰。”两艘破开海浪的游艇驶达降落地点。

        四人脱掉降落伞,救生衣,爬上游艇,游艇便掉转船头,消失在海面,将他们重新送到岸边。

        岸边有两辆奔驰轿车停着,车内都插着钥匙,座椅还丢着一份文件夹,上面写着地址、房牌,密码钥匙。

        陈sir拉开车门上车,启动车子,打算亲自开车。

        莫哥坐在副驾,拿起文件夹,笑道:“大佬,我们要过去吗?”

        “我们逃出来了,曹元元的价值没了。”

        “我们现在住进他安排的房间,岂不是完全落入他的掌控当中?”

        “呵呵。”陈汉笑着踩下油门,奔驰轿车一下蹿了出去。

        “我们出来是干什么?不是给人当狗,是出来报仇,出来干大事的!”陈汉降下车窗,感受着海风呼啸,大声喊道:“让曹元元吃屎去吧!”

        “哈哈哈!”莫哥、公子等人都发出一阵哄笑。

        “不过倒可以去把里面的家伙拿了。”陈汉眯起眼睛,心里打着主意。

        他们以如此轰动,招摇的方式出狱,估计黑道,白道都害怕他们。

        没记错的话,现场还电视记者?等到新闻一发,警务处压力一给,黑道也不敢卖他们家伙,跟他们合作。

        何况,港岛本地贩子卖的东西不一定良心,曹元元那里有准备一批澳门过海的家伙,拿出来办事正正好。

        陈汉、莫哥等人当即便开着两部车,抵达曹元元安排在元朗的一栋别墅。

        元朗地处郊区,道路复杂,人口众多,其实是一个藏身的好地方。

        阿华、公子两人进去取货。

        陈汉、莫哥开着另一辆车,停在别墅门口,嘴上叼着烟,帮他们望风。

        公子走到入户门前输入密码,嘀嘀嗒嗒,啪嗒,门锁果然跳开。

        几分钟后,公子跟阿华便一人便扛着两个背包,手上再拎着两个背包,一身皮夹克,戴着鸭舌帽,全身挂得满满的。

        陈汉朝他们递去一个眼神,确定没问题以后,打开后备厢门,让他们把背包丢进后备箱。

        公子、阿华搞定一切事情,坐回到车里。

        陈汉把车开走,另一辆车则留在别墅车库里。而四个人的囚服早在游艇上便脱掉丢进海中,现在都是穿着统一黑色夹克。

        公子在车里低声汇报道:“荣哥,别墅大厅里一共有四个背包,每个背包里有一把美产m4a1卡宾枪,一把格洛克手枪,一部手机,一套衣物,一张八达通,还有二十个弹匣。”

        “我跟阿华简单看了一下,武器都是新货,手机也有太空卡,我们把太空卡拆出来扔了,只留了一张。”公子把那张电话卡交给老大。

        陈汉点点头。

        “恩。”

        “干的不错。”曹少准备的也很周到,不管是手机、衣物、还是八达通、基本都可以解决一些需求。

        陈汉心里比较满意。

        公子则明显有点惋惜:“另外我跟阿华查了一下,别墅里有几个探头,一部卫星电话,还有一冰箱的生肉、蔬菜、水果、曹少安排的地方不错。”

        而曹少安排生肉、蔬菜等食物。

        摆明是想把陈汉等人留在别墅。

        “我们这样走了是不是太可惜?”

        公子问道。

        “可惜?”

        陈汉通过后视镜瞥了他一眼:

        “如果你觉得可惜,那我前面路口放你一下,你回去躲着吧。”

        “不好意思,荣哥。”

        公子马上低头道歉。

        莫哥也对公子皱起眉头。

        “我们是狼不是狗。”陈汉说道。

        阿华问道:“荣哥,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哪里?人是铁,饭是钢,公子说的有道理,既然曹少不肯给我们等带走的东西,那现在趁着新闻还没发,我们赶快拿上曹少准备的八达通去超市大采购。”陈汉笑着说道。

        “紧急新闻,紧急新闻,全港市民悉知,今日下午于赤柱监狱发生一起暴力越狱事件,有五名嫌犯实施越狱,名单如下…”

        “前港岛警务处刑事科高级督察,陈子荣。”

        “前港岛警务处刑事科警长,莫亦荃。”

        “前港岛警务处刑事科高级警员,罗剑华…重刑杀人犯吴天养。”

        “以上五人为极度危险人物,根据情报分析,五人目前还在港岛范围内活动,请市民们提高警惕,减少外出,如有遭遇请勿声张,请在保证自身安全前提下立即报警,提供有效信息至罪犯抓捕归案者,每人宣誓一百万港币。”其实,警方比他们想象的更快,虽然媒体新闻还未播报,但是全市紧急通知已经发出,而紧急通知上还刊登着他们的照片。

        这时陈汉等人正在百佳超市购物。

        他听见购物超市里挂着电视传来通报声,与身边的阿华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都伸手往货架上取出一副墨镜,顺手就扯掉商标戴到脸上。

        他似有所觉地回过头一看。

        冰柜玻璃正侧映出一张冷酷的脸庞。

        黑色墨镜遮住了他锐利有神的双目,整个人多出一股神秘感,嘴角挑起的笑容本是和善,现在却变得泛起邪意。

        拽字已经刻在他的脸上。

        “叮:体验官成功完成一起越狱事件,该起越狱事件震动全港,获得罪恶之星*1。”

        “当前罪恶之星:一颗。”

        “您已引起警务处、惩戒署、消防署等全港八大纪律部队严重敌视。若被纪律部队成员发现,全港各纪律部门皆会对您采取攻击手段,请低调藏匿,再行罪恶。”

        “警务处已将您列为极度危险罪犯,正在全城通缉,目前抓捕级别:最高级。”

        罪恶之星就是罪恶之星。

        系统的东西与现实完全两个档次,仅仅是一颗罪恶之星,便已经是警务处长的最高级缉捕目标,不知点亮第二颗,第三颗,乃至第四、第五颗罪恶之星。

        那时又会是什么场景?

        陈汉眉宇平淡,嘴角却露出笑容。

        同时。

        警务处。

        总署。

        刑事科。

        办公室右上角挂着一台电视,电视正播放着紧急通知的画面…

        这是警队新换的电视机,平时用来投屏。

        可是一分钟前,一名警长匆匆忙忙地走进办公室,直接摁开了电视,单手插着西装目光死死盯着电视画面。

        随着紧急通知播出…

        办公区里越来越多的警员停下手中活儿,表情严肃,神色震惊的站起身,不可置信的看向电视画面。

        电视上五张通缉令!

        四张是熟悉的面孔,以前的同僚!

        只有同僚才知道同僚的可怕...

        “哒,哒。”

        “人生不免崎岖,难以绝无挂虑…放开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这时张崇邦正穿着一身灰色西装,手中拿着一个文件夹,一边哼歌一边拍打着裤腿,脚步轻快的走进办公区内。

        可他一进办公区就看见全组下属都跟中邪一样,把目光盯在电视画面上,眼神不禁有些疑惑。

        “卓贤,你们做乜?”

        “吃下午茶的时间,一个个不去点外卖,站在原地请神啊?”张崇邦感觉到不对劲,一边扭头看向电视,一边走到戴卓贤面前,用手搭住戴卓贤的肩膀:“怎么?最近吃不起下午茶,要我请啊?”

        他开玩笑的朝戴卓贤说道,眼神却一直盯着电视画面,直到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眉头开始隐隐颤抖跳动,一颗心瞬间沉到谷底。

        “张sir,荣哥他们…出来了…..”戴卓贤低头看向肩旁的张崇邦。

        “嘶!”张崇邦深吸一口气,如同惊醒一般,一把就把文件夹拍进戴卓贤的怀里。

        “卓贤,你带兄弟调取资料,我去找姚sir,这下要大事不妙了。”张崇邦转身就甩起手臂,急冲冲地跑向刑事科长办公室。

        可是当他抵达刑事科长办公室时,警员却告知他姚sir去开会了。

        “一哥”喊来各部门负责人进行紧急会议!

        只是张崇邦级别太低,一时半会并不知道而已…

        张崇邦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眼神中透露出一抹害怕。

        “啪嗒。”

        九龙区。

        一间仓库。

        王焜手中一份饭盒跌落在地,顾不上衣领、裤脚的饭粒,他在手下们震惊的目光下,连忙在沙发上站起身,转身大声喊:“黄毛,把那批货马上卖出去,告诉长乐社那帮人,八折,不对,七折就卖!”

        “只要现金!”

        “老大,怎么回事?”染着黄毛的小弟站起身,满脸疑惑地问道。

        虽然电视新闻上的事情很轰动,但是他们又还没有被警察抓进去,有仁兄越狱的话,看看戏就好了咯。

        只要不粘上麻烦就行,老大不用这么激动吧?

        可是王焜却一点都不给面子,一巴掌就拍仔黄毛脑袋上,大声喊道:“你tm废话真多!老大叫你做事你就去做,再不做老子先剁了!”

        “告诉你,你老大我有麻烦了,快点找渔夫明,让他帮我安排一条船。”

        “我要先出去避避风头,港岛这边的生意。”王焜忽然语气一顿,眼含深意地看向黄毛:“就交给你了。”

        “多谢大哥,多谢大哥。”黄毛惊喜的连连点头。

        这事必须马上办啊。

        王焜转身开始收拾东西。

        陈汉则带着阿华,两人手上提着一堆矿泉水,泡面,食物,一起戴着墨镜来到前台结账。

        前台负责结账的女仔正在抬头看电视,她看见有人来算账,心不在焉地接过东西,一件件计费,既没有留意长相,又没有留意墨镜,陈汉等人刷了八达通算账便提着东西离开。

        不过,他带着阿华离开超市以后,并没有立即坐上莫哥、公子的车,而是东张西望一阵,抬手拦下了一辆的士。

        莫哥、公子的车则停在超市对街,他们看见陈汉、阿华上了出租车,当即便领会意思,过了几分钟才开始跟上。

        其实,不管超市女服务员发没发现陈汉等人,估计陈汉等人走在街上,都有一定可能性被监控探头拍到。

        何况,女服务员现在没察觉,保不齐过会想起来呢?一条线索一百万的花红,黑道都会心动。

        因此,不管是出于安全起点,还是谨慎,都必须先绕一波。自己可以被发现,但是公子的车不能被发现。

        那辆车得用一段时间。

        于是陈汉跟阿华戴着墨镜,鸭舌帽,让司机在一家商场下车,然后沿着商场安全通道下负一层,在一处没有监控的地点,乘坐公子的轿车离开,由于商场车流量巨大,不仅规避了摄像头,而且还把警方搜车的工作量加大,就算警方第一时间找到他的踪迹,短时间找不到他。

        而且他跟阿华两个人坐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听着广播,却看不到照片,很难联想到陈汉、阿华两个“购物男”,等他开始怀疑时候,黄花菜都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