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在线阅读 - 第420章 搬石砸脚

第420章 搬石砸脚

        因为唐子谦的事,回宫的路上,唐小白有些发怔。

        边上的皇帝陛下在觑了她两眼后,再次提起唐子谦调守西北的事:“先前计划让李行远留西北,既然阿兄有想法,便让他们互通一下,    免得起嫌隙,不过李行远却更愿意留京……”

        “……李行远这个西平郡王封得早了,阿皎觉得,要不要换个封号?”

        李穆说到这里时,终于得到皇后娘娘一眼惠顾。

        似笑非笑的,看得他头皮一麻。

        “特意去了三趟,    就为这点事?”

        李穆沉默了好一会儿,    终究是不敢拿话搪塞她:“不是。”

        “我听说,西平王府怕是藏了什么妖精,勾得人一个两个都往那儿跑呢!”

        又是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

        这一眼,和刚才那一眼,有很细微的差别。

        像是欲迎还拒的嗔怪,又似影影绰绰的蛊惑。

        眼神里仿佛生出钩子,轻飘飘,飘到他心口蹭了一下,然后碎掉,留下被勾得似动非动的心无处着落。

        李穆呼吸窒了窒,捉住她的手按在自己心口,藏了半月的计划轻而易举托盘而出:“没有,我只是想为你的生日准备一个惊喜。”

        唐小白这才记起,再过四日,就是她十五岁生日了。

        “什么惊喜?”

        皇帝陛下眼神挣扎了一下,摇头:“还不能说。”

        唐小白使坏地挠了挠被按在他心口的手。

        他明显呼吸一重,拿开她的手,    将人摁进怀里,    低下头,一边蹭一边胡乱亲吻,    间隙中透露出的态度仍是坚持:“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正月十五,上元。

        上元节整整三日长夜无禁,本来就是一年之中最为热闹的节日。

        宫城前的承天门街平时都不允许庶人百姓踏足,到了上元节,也取消了禁制。

        今年的上元,是新帝登基后的第一个上元。

        天色尚未尽暮,承天门街上就挤满了人,等着一睹帝后风姿——

        虽然这一对年轻的帝后他们早就见过了,甚至某种意义上,还是京城百姓看着长大的。

        承天门上,帝后还没出现的时候,底下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回忆关于新帝与皇后的那些往事。

        什么书院前挥毫写奏章,什么大闹国子监等等。

        被提的最多的,也是最多人见过的,还是戴着面具的漂亮少年为娇滴滴的小姑娘牵马驾车的情景。

        “咱们陛下跟皇后娘娘,那可是青梅竹马呢!”一个大嗓门将这句话喊出人群时,恰好承天门上翩翩而至,    引得周围蓦然寂静。

        喊话的人吓得缩回人群中,却将这一句留在了唐小白耳边。

        “哪有青梅竹马……”唐小白嘀咕。

        “怎么没有?”李穆质问。

        唐小白红了红脸,没说话。

        她自恃有成年人的灵魂,    并没有青梅竹马这么纯洁的自觉。

        但细想来,这些年,确实与他从年幼懵懂走到如今。

        少年的执着未曾变过,而她,也从怀疑、犹豫逐渐坚定。

        宽大的鸾袍袖下,唐小白悄悄伸出小指,摸索着勾了勾他的袖角。

        才勾了一下,就有另一只小指准确无误地找到她,紧紧勾缠。

        唐小白偷偷笑着,身子微微倾向他,悄声道:“是青梅竹马!”

        原本面向万千臣民的皇帝陛下蓦然瞥来一眼,唇角忽地勾起,袍袖下的手掌一翻,小指勾缠变成了十指相扣。

        就在这一瞬,承天门下最高的一座灯楼点亮,以此为中心,两侧的花灯次序绽放。

        火树银花,星桥铁锁。

        九陌灯影,千门月华。

        唐小白正看得目不暇接,忽然,宫门开启,舞姬衣罗绮翩翩而出。

        管,弦,鼓,错落相和。

        一场宏大缤纷的燕乐大曲于承天门前上演。

        燕乐大曲,就是大型的宫廷乐舞。

        表演燕乐大曲不是什么小事,尤其在承天门前。

        但唐小白作为皇后,竟然丝毫不知今晚还有这么一个节目,不由挠了挠皇帝陛下的手背:“这一曲叫什么?”

        “《千秋乐》。”

        千秋,多指代寿辰。

        唐小白摇了摇他的手,唇边止不住笑意:“这就是你为我准备的惊喜?”

        然而皇帝陛下的回答却出乎意料:“不是。”

        他说罢,轻轻拉下她的手。

        正在唐小白错愕时,身后宫人捧上来一只琵琶。

        李穆接过琵琶,熟练地将左手抬起,绣着金色龙纹的袍袖下滑,露出的手指修长清劲。

        他什么时候学的琵琶?

        唐小白脑中刚浮现这个疑问,便听得一声刚劲的拨响,皇帝陛下以实际行动来证明,他会!

        他怀抱着琵琶,身姿习惯性挺直如松竹,长睫微垂,神色专注之中隐约透着一丝温柔。

        弦上拨动的手指劲锐有力。

        这画面自是好看得令人沉醉。

        但有一说一,唐小白身边一直有一名李穆送来的琵琶高手,教坊中的琵琶大家她也见识过不少。

        虽然她鉴赏能力有限,却也听得出,皇帝陛下的琵琶技艺距离教坊中的大家大概还差一百名高手。

        但差得越多,却越教她心头怦然。

        弹得这么差,肯定是刚学的!

        他为她准备的生日惊喜,原来是亲自为她弹一曲琵琶……

        ……

        燕乐大曲是由好几个部分组成的,李穆还没那个本事从头到尾跟下来,只练了其中一段。

        待弹罢收手,再看他家皇后,杏眼盈盈,显而易见的感动。

        李穆忍不住弯了弯唇,道:“我只学了这一段。”

        唐皇后猛点头,主动来拉他的手,声音都娇软了:“短短十几日,能练熟这一段,已经特别棒了!”

        但随即面上露出一丝疑惑,张了张嘴,好像想问他什么,碍于左右都是人,还是没问出口。

        李穆也有一个问题很想问她,索性拉着她从承天门下去了。

        才将随从抛开些距离,唐小白便凑近他悄声问:“你去西平王府,就是为了练琵琶?”

        “起初是想请李郡主为你演奏,后来便请李郡主教授技艺。”还好他改主意了,否则今天赢得皇后娘娘这般感动的就是李怀月了。

        皇后娘娘此时却有些吃味:“教坊中琵琶大家这么多,怎么非要请李郡主呢?”

        李穆回了她一个无辜的眼神:“你不是盛赞李怀月善琵琶吗?”

        唐小白:???我盛赞过???

        李穆何等聪明,一见她的表情就知道不对了,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既如此,当年你在信中向我盛赞李怀月,是何用意?”

        唐小白:!!!

        糟糕!又一次搬石砸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