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去大秦在线阅读 - 175 前线大捷

175 前线大捷

        “看看,看看,李斯你看看!”

        “好文章啊!没想到多年未见,韩非依旧言辞如此犀利,文章如此有见地。”

        遵照李凌的安排,在韩非抵达咸阳之后,仅仅用了两天就洋洋洒洒写了数千字的书简,全都是分析当下之时局的,嬴政看了之后当即兴奋的把书简递给李斯,李斯看后同样一脸佩服。

        说起来韩非是韩国的使者,李凌让他写他就会如实去写吗?

        若是从常理来看,这韩非是断然不可能如实去写的,只不过韩非却不是常人,也不能通过常理来推断他的行为。

        在韩国,他曾经无数次上书韩王,包括他对时局的分析,对韩国国情的分析,对如何让韩国在夹缝中求生存的意见,只可惜,当时的韩桓惠王从来都不采纳他的意见。

        治国不务求人任贤,反举浮淫之蠹而加之功实之上。

        韩非一怒之下,再也不再为韩王进言献策,而是埋头著书立作。

        等到后来荀子离开稷下,前往楚国,被春申君任命为兰陵令,也就是这个时候,韩非离开韩国,前往楚国,拜在荀子门下求学,成为了李斯的同窗。

        学成归国,原以为老爹死了,老哥即位,自己总算是有了用武之地,没想到自己的哥哥韩王安依旧对他代答不理。

        已经憋屈到了这个份上,来到秦国之后,秦王和李凌亲自迎接自己,总算是有人愿意听听自己的看法了。

        这下子韩非哪还有什么所谓的国家概念,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东西都合盘托出,送到秦王政和李凌的面前。

        “师傅,看来这韩非是和师傅你的想法一样啊!”

        “什么想法?”

        “法、术、势。他将他的想法归结为了这三个字,不过仔细拆开来看,和师傅你的想法完全一致。”

        嬴政从李斯的手中夺过书简,又拿到李凌的面前。

        “师傅你看这里,申子未尽于术,商君未尽于法,他虽然字里行间都在推崇申子和商君,但却还能够指出两位圣人的不足之处,而这些地方,政儿年幼之时可都是听师傅说起过的。”

        嬴政实在是太兴奋了,最开始李凌把韩非弄到秦国来,嬴政见了之后还觉得不怎么样,可现在看来,实在是李凌太厉害了,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堪比商君的人才。

        “所以,你不打算亲自再去和他当面讨教一番么?”

        “额...师傅你就饶了政儿吧,政儿想起来他那磕磕巴巴的模样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还是现在这样好了,让他有什么想说的,都写给政儿就行了。”

        喜欢是一回事,想要讨教是一回事,但当面讨教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想到先前与韩非那短暂的交流,嬴政就一阵难受,听他说话实在是太累了。

        “行吧,既然如此,那我就替你去和这个韩非聊聊,我看看他还有什么想说的是没有写在书中的么。”

        “那政儿就谢谢师傅了。”

        “李斯,走,跟我去见见你这老同学。”

        临走,李凌还没忘了拉上李斯。

        怎么说李斯也是韩非的同学,而且听说交情还很不错,所以李凌想都没想便带上了李斯。

        而就在他们二人才刚到韩非住所门前,就看到一匹快马在街道上横冲直撞。

        “站住!怎么回事!”

        直接将那人拦停在韩非住所门前。

        “卑职拜见太傅!”

        “你是从前线回来的?战况如何?”

        一看这人的装扮,李斯就知道肯定是前线战报到了,赶忙询问。

        “启禀廷尉大人,前线大捷,前线大捷!桓齮将军首战既攻取平阳、武城两座城邑,同时斩首赵国援军十万,斩敌将扈辄!”

        “好!好啊!”

        听到前线大捷,李斯不断用右手锤击着自己的手掌。

        “损失呢?我们损失多少?”

        不过李凌显然更关心的是秦军损失的情况,倘若秦军损失较大的话,对于整体的战局也不是好事。

        “启禀太傅,我军伤亡共计两万余人,其中大多数也只是受伤而已。具体的战报卑职不知,都在这军报里,不过卑职得先行送给王上参阅。”

        “好,你去吧!不过,给我喊出来!不要这么一声不吭的!喊出来,让我咸阳城的百姓都听听!听听桓齮将军首战就斩首十万这样的丰功伟绩!”

        “是!卑职明白!”

        难掩心中的兴奋,李凌直接命令那人赶紧送信的同时,要一路喊着去蕲年宫,提振民心士气。

        “韩....韩非见...见过...见过夫...夫子,见...见...见过......”

        “行了,别那么多废话了,走,到屋里坐坐。”

        听到门外的嘈杂之声,韩非直接走了出来,在看到是李凌和李斯之后,赶忙迎接。

        然后,李凌瞬间头大,没让他把话说完,就直接要往屋子里走。

        “哦,对了,李斯,你快去准备些酒菜来,今天高兴,正好我也和韩非好好喝上几杯。”

        “李斯这就去办。”

        ......

        “刚刚..刚...刚刚门外...门外可..可是......”

        “哦,刚刚是正好遇到了从前线回来送军情的士兵,我嫌他横冲直撞的,就拦下问了问情况,怎么,你对秦赵之战也有兴趣?”

        “小...小...小人不敢。”

        “哪有什么敢不敢的,你现在在咸阳,我相信你,而且我也正好想听听你对秦赵之战的看法。”

        看着韩非突然把称呼都换成了小人,李凌知道韩非还是有所顾忌,毕竟这种军国大事都是属于机密,他是个外人,还是韩国的使者身份,他是没资格打听此事的。

        “桓齮将军先发制敌,首战就连克赵国平阳、武城两座城池,赵将扈辄率领十万大军救援平阳、武城,被桓齮将军直接全歼,斩首十万余,至于那个扈辄也已经死了。哈哈!”

        你不敢打听,那我就直接说给你听,反正现在你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我再问你有什么看法,你若是不说,哼哼,想清楚后果。

        李凌直接给韩非挖了一个大坑,逼着韩非往坑里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