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修真 - 从镖局开始修真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危机解的有点快

第十九章 危机解的有点快

        入夜,大林镖局。

        一个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大林镖局的后院里,冷冷的看向了林总镖头的屋舍。

        来者正是段飞泉。

        虽然他下午回来时就恨不得直接上门,灭掉大林镖局,不过却被家族里的长老好说歹说给劝住了。

        段家毕竟还要在林洛城繁衍生息的,不宜将牵连无辜,灭人满门这种事情搞的人尽皆知。

        另外一方面,也得顾及一下坐镇在林洛城的城主府心情。

        林洛城的城主府属于上庸国直属,其作用就是治理地方,保境安民。

        虽然上庸国对于修炼界的大势力来说就是随手可灭的尘埃,甚至于上庸国本身就是一方修炼势力的从属,但这并不代表段家也可以不将上庸国放在眼里。

        所以……

        “灭了大林镖局也不是不可以,你晚上去一趟就行了,一群凡人,还不是任你拿捏。

        没有白日上门闹出大动静,城主府也定然不会追究不放,到时候就说大林镖局送镖时得罪了山寨强人,惹得对头上门灭门就是了。”

        这是段家当代家主给段飞泉的建议,所以他才忍到了夜半十分,一个人飘然出了段家,来到了大林镖局。

        “林廷扬,出来受死!”

        淡淡的声音传入了正在熟睡的林廷扬耳际,惊的他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又来?林家不是都已经被灭了吗?如今段家自家独大,怎么还会有修士来找我的麻烦?”

        舔了舔干涩的嘴角,林廷扬不敢耽搁,急急忙忙的推门而出,就看到了正站在距离自己卧房两丈外的年轻人。

        “小人林廷扬,不知仙师找小人何事?”

        看到林廷扬小心翼翼的样子,段飞泉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林廷扬,你可知罪?”

        “这个……不知……”

        “你帮林家押镖送货,这就是死罪!”

        “啊!”

        林廷扬眼前一黑,还是让段家知道了。

        “仙师容秉,小人,小人当时实在是没有办法啊,林家来人也是仙师一属,若是小人拒绝,大林镖局说不得就是一个当夜灭门的下场。”

        林廷扬急匆匆的求饶道,“林家凶残霸道,幸好段家急公好义,实力强盛,几日内就将林家这颗毒瘤拔除,还林洛城一个安宁太平,我大林镖局也不必再受林家胁迫。

        虽然小人曾经有错,不过还请仙师看在小人当时实在是迫不得已的份上绕过小人一命吧!”

        段飞泉嘴角一抹,“呵呵,你以为我是来杀你的?”

        “难道不是?”林廷扬眼前不禁一亮,“不知仙师有何吩咐?小人一定尽心尽力!”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杀你的,我是来灭你大林镖局满门的。”

        “什么!”

        林廷扬惊呆了,什么情况?

        按理来说,如果林家还在,自己帮林家做事,让段家知道了,的确是有可能灭了自家镖局,杀鸡儆猴。

        可是如今林家已经灭了,自己这个凡人镖局和作为一流高手的总镖头,在段家看来估计就是一只随手可以碾死的蚂蚁。

        即便他们恨自己帮林家做事,随手杀掉自己也就是了,为什么还要牵连镖局?

        没这个必要啊?

        “去给我兄长陪葬吧!”段飞泉冷哼一声,手中剑诀一捏,一道剑光就从他腰间的一只皮囊里飞窜而出,斩向了林廷扬的脖颈。

        “什么兄长?”林廷扬闻言不禁喃喃自语,然后看着眨眼而至的雪亮剑光,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低头!”

        一声低喝传至耳边,林廷扬下意识的一低头,剑光就从他头顶嗖的一声飞了过去,“哆”的一声钉在了他卧房的门框上。

        紧接着,段飞泉的一声低呼也响了起来。

        林廷扬抬头一看,就看到刚才还冷傲无比的年轻人此时正趴在地上,四肢扭曲,身体还一颤一颤的努力蠕动。

        “什么情况?”

        “是谁?”刚刚还声音清朗的段飞泉声音沙哑,好像要非常努力才能吐出一个字来。

        林廷扬内力高深,夜间视物也模糊不了多少,他看的清清楚楚,眼前年轻人的手腕脚腕都喷出了一道血液,而他的胸前腹下也有小小的一滩血迹,却是从他的咽喉和小腹两处流出来的。

        有高手!

        还是一位超级高手!

        而且这位高手还是自己这一边的!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慢慢从左侧厢房的阴影中现身,上前两步,出现在两人眼前。

        “小洺!”林廷扬目瞪口呆。

        “你是谁?”段飞泉看到易洺一身大林镖局镖师的服饰,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你竟然也是炼气中期的修士?”

        自己已经是炼气四层的修为,却依然被对方偷袭得手,毫无反抗之力,那自己那个才炼气二层的哥哥,又怎么可能逃出对方的手心?

        “大林镖局的镖师,易洺。”易洺淡淡的说了一句,几步就走到了段飞泉的身边,随手就扯下了对方腰间的皮囊,扔到了一边。

        他刚才在阴影里看的清楚,那道足有两尺长的飞剑就是从这口皮囊里射出去的,那么这口皮囊,定然就是传说中的储物法宝了。

        此时段飞泉还活着,易洺也不敢立刻就看,所以先把皮囊扔远一点,离开段飞泉的控制范围再说。

        “为什么现在才来?”易洺站在段飞泉的脑袋边上,漠然问道。

        “嘿嘿,你废了我的修为,还指望我回答你的问题?”

        “谢谢……”

        在段飞泉疑惑的眼神里,易洺一指点在了他的胸口,“有些功法我拿到了都没机会用,谢谢你给了我这个机会。”

        《搜魂手》:白色,圆满。

        虽然只是白色功法,不过此时段飞泉丹田破损,修为已废,也就比普通人身体强壮一点,如何挡的下这门专司折磨人的手段?

        “我这里还有七门功法,你若是能扛过三刻钟,我就放……咳咳……我就再给你换一门尝尝。”

        段飞泉没有扛过三刻钟,他连一刻钟都没有扛过去,易洺问什么他都招了。

        所有问题反反复复,穿插颠倒的问了三遍,确认了一切属实,易洺就非常仁慈的一掌拍到了段飞泉的头顶,送他和他哥哥一起去做伴了。

        至于还站在一边的林廷扬,当然是全程充做透明人,一直保持着一个微微张嘴,震惊莫名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