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物是人非 第二更

第六十一章 物是人非 第二更

        凤里牺不忍再看。

        只是当下情景若现身相救,恐怕是要惊了国中百姓,稍加思量,立于云头,幻出神元精气掷向空里,精气四处游走,霎时间闷雷滚滚,王宫上空的黑云翻涌而来,天昏地暗。

        见时机已到,凤里牺一指弹出“乾坤定”,竟生生劈出道闪电击中囚车。

        前有百姓请愿拦住去路,上有雷鸣闪电击中囚车,正是天怒人怨!

        护卫军一行见此情形竟也纷纷跪倒,无人去管车上之人。

        风阙也是吓了一跳,坐在散了架的囚车上看着身边燃起的小火苗,急忙用嘴将其吹灭……看来我风阙也不是一无是处,这么个死法就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生生劈出个闪电来……神思恍惚中,一人影倏然飘近,尚未看清,只觉腰间一紧,被横空抱起……

        此时暴雨倾盆而下,百姓们发现囚车上已不见了少国主踪影,纷纷高呼“苍天有眼,护佑华胥,风阙真龙,福泽万民!”

        **

        日已偏西,飞雪飘霜也镀上了一层金色。

        同一个山洞,自己被放在同一张石榻之上,眼前也是同一个仙子。只是初见时一身翩翩红衣,灿若芙蕖。

        风阙想挣扎着坐起来,双腿一阵剧痛,终于放弃。

        “乱动什么,你的腿断了!”看他一身狼狈,凤里牺气呼呼地立在旁边,不知在和谁生气。

        “你终于愿意见我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放不下我,终有一日会来找我……”风阙竟然咧嘴笑了,笑得特别难看。

        “本君听见鼓声,不是你要本君来救你的吗?”

        风阙的笑僵在脸上,心已凉了半截。

        “我……我……我不曾……”

        “你不曾想让我救你吗?”凤里牺坐回到靠近洞口的那块石头上,回头看着他,眼神竟如此陌生,“那为何在牢房里摇响小鼓?本君听得清楚,可不像是无意触碰发出的动静。”

        “这么说你不是特意来找我的……”

        “不是。”

        风阙闭上眼睛,此时只后悔一件事,就是当日在玉山之巅,没有动作再痛快些,赶在纳雪来到之前跳下去。

        见他不语,凤里牺望着洞外簌簌落雪,轻轻问风阙:“本君马上就要回西海,你想去哪里?是否要送你去凌虚宫?”

        风阙还是没有说话。

        “你若不说,本君就当是了。”

        风阙瞪着洞顶穹阔处的岩石,“不,我想留下。”

        “留下?这里?”凤里牺一时有些困惑。

        “是,你是神仙,应该能变出些东西,让我在这山洞里可以过得舒服些。”

        “这个倒不难,只是你的腿……”

        风阙语气淡淡的,“会好的,都会好的……我就这点本事,你这么快就忘了……”

        凤里牺也一肚子火气,袖袍一挥,山洞一边幻出生活所需,吃喝衣物样样齐全。又一指意念,地上现出一簇火光。

        “这里的东西取之不竭,你可随意。这火为我神元分身,只要我不死,火既不灭,你可用来取暖。”

        “谢姑娘。”

        “本君会在此洞外方圆三里设下结界,走兽毒虫不可靠近,你也可安心。还有什么要求?!”凤里牺仍不回头看他,是怕,是不敢,还是别的……她不知道。

        风阙明明知道再继续挽留已是强求,却偏偏不死心,“若我说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你留下来,你会答应么?”

        “不会。”

        心在结冰,嘴角却在笑,苦笑。

        “我知道,我风阙如今的境遇,不可能再如从前……如今,我已是一无所有,毫无价值了是么?我害你差点送命,你想躲得远远的是么?只是我还没死透呢,师尊可曾让你离开?”风阙无计可施,不敢相信自己竟要如此违心追问。

        凤里牺果然有了怒色,“我以为你是聪明人,不想真是高估了你。你的境遇如何本就与我西海女君无关,至于师尊那里,你更不用操心,我若不想留下,任谁说了也不算!”

        “你……当真要回西海?是因为朔方吗?你是要嫁给他了吗?”风阙终究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朔方救了凤里牺,此时两族联姻也算是水到渠成,就算是胡思乱想也要问个清楚,死也死个明白!

        “本君想要嫁给谁,岂是你能过问的!”如此冷绝,自己的心为何隐隐作痛……

        风阙双手紧紧抠着身下毡褥,侧过脸来:“我……我求你,若是我求你,你会不会回来守在我身边,哪怕再有一年也好,不……哪怕就半年,半年可好?”

        “本君现在没有这个心思,也不知如何面对你……”

        “那我们就一起回凌虚宫!那里总归是安全的,你也不必每日看着我,我只要知道你在身边,在周围,我也十分满足的,好不好牺儿,牺儿……你说这样好不好……”风阙泪已盈眶,忍着剧痛撑起身体,绝望地望着自己无比渴望却无法触及的背影。

        “‘牺儿’……从此以后,本君再也不允许你这样叫我!”凤里牺目中含泪,消失不见。

        “牺儿!你不要走!我求你……牺儿!”

        我还有好多好多话,还有好多好多话……

        风阙似乎已经感受不到身上的痛楚,他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望着洞外雪花纷飞,心念沉浮间,仿佛冰冻千年。

        曾经不再是我的曾经,未来,也只是无你的未来。

        难道这就是结局……

        或许这夕阳下的簌簌之声是最美的诀别之语,任谁看了都会微笑着流泪吧。

        呜呜……

        风中叹息,令人心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