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一念成魔

第五十七章 一念成魔

        还是那个熟悉的梦境,是风阙的梦。

        可我为何会在他造的梦中……

        “你又偷跑出来了?”有人从后背一把抱住自己,转头看去,竟是风阙。

        “你是……你怎么感觉不太一样了……”

        “哦?那是不是变得更好了,让牺儿更喜欢了?”凤里牺感觉一阵热浪,竟不知该说什么好,他这是怎么了,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风阙!他明明就该是个冰坨子,忽近忽远的让人捉摸不透,不经意四目相对总会不自然地避开,如今大胆抱住自己,如此亲密的举动,自己怎么反而有几分喜欢……莫不是对一个凡人动了情愫?

        “你回答我啊?不说吗……那就亲一下!”风阙说完,果真低下头在她耳后印上了一个吻……那么温柔的一吻,那么熟悉的感觉……

        “你干什么?冰坨子你!……”凤里牺心中一急,用力推开他,怎知用力过猛,他竟脚下一滑,摔了下去!那下面就是百尺寒潭,潭水凛冽刺骨,他的身子骨恐怕要交代啊……来不及多想,自己飞身出去跟着他一起下坠。

        他在空里望着自己,唇角都是笑意,白色袖袍浴风展开,像是梦中的一只雪蝶……中途正要抓住他的手臂,哪知风阙竟然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臂顺势一带,将凤里牺揽入怀中!

        云袖翻飞,天旋地转,她就这样被风阙紧紧地搂着,和他一起坠入水中。

        我怎么看不清他了,他的目光,即便是在这寒潭水中也能让人感觉到炙热,不再是墨瞳如渊,波澜不惊的模样。是他变了吗?还是我的心变了……刚刚浮出水面,他就又在她腮边一吻,猝不及防。

        “原来牺儿喜欢在这里玩儿亲亲……”说完又把脸凑过来,一只手已经在水中环住凤里牺的纤纤玉腰。

        “啊!不要啊!”凤里牺正准备腾空而起,突然想起自己浑身湿透,临时改了主意,急忙转身朝岸边游去。抓住岸边岩石回头看他,风阙就浮在原地静静地望着自己,笑得那么开心,那么明亮,那么无忧无虑……可是印象中风阙的笑总是有些苦涩,有些无奈。

        凤里牺背对着风阙腾空上岸,施展意念让身上干爽起来。再回头时已不见飞瀑寒潭,又入了烈焰地狱,瞬间点燃了周身的恐惧!条条火舌狰狞袭来,无处躲闪,一个趔趄跌入火中,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皮肤在火中绽开、又化为焦炭的痛楚。

        “牺儿,对不起……”她看见风阙的脸,惨白得像雪,一双眼睛盯着自己却也似在冒火,升腾着令她绝望、恐惧的火焰,要将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化为灰烬!

        “你要干什么……不可以……”

        “原谅我……忍一下就好……”

        风阙一只手缓缓蒙上了她的双眼,眼前的黑暗让她颤栗不已,她却只能躺在地上一动也动不了,他要干什么……

        “不要,否则我不会原谅你!”

        “忍一下,忍一下就好……”

        “不会原谅!停下来,不可以……啊!!”

        胸口的痛撕心裂肺!

        凤里牺眼角流下一滴绝望的泪水,虚弱地睁开了眼睛。

        沉睡在最深处的痛楚、恐惧、绝望被某种力量唤醒,难道这些就是我丢失的记忆,难道那两百年里我曾与他有所交集,可为什么那么深刻的痛苦我竟然说忘就忘了,又亦或是,我本就想要忘个干干净净,任记忆尘封经年,永不再记起……

        ——牺儿,原谅我,忍一下就好……

        ——不,我不会原谅你!

        另一间屋子里,纳雪皱着眉头看着床榻上的这个凡人。

        眉宇间虽俊朗,与自己比起来,肯定是少了几分英气。嘴唇有些薄了,身子骨轻得可怜,脉象已然探过,虚匮不堪,活不长久……师尊费这么大心思在此人身上,还不让问,定有蹊跷!

        “也该醒了啊,我纳雪的可是赤龙之气,不至于啊……”又守了一阵子,纳雪有些着急了。

        “哦,三师兄也在!”不光轻轻推开门看见纳雪师兄有些意外。

        纳雪回过头,“六师弟有事?”

        “啊也没什么,嘿嘿,就想看看这人族的君王长什么样……”

        看着小师弟挠着头憨然一笑,纳雪倒是觉得在好奇心和聊八卦这方面,玉山七子都是得了师尊真传的。

        “六师弟你来看看,这凡人怎么还不醒,我昨日度气给他,按说一个时辰就该醒了,这都快一整天了……情形不太对啊!”

        不光俯身在榻前仔细端详了半天,“这人长得倒是不错,昨天三师兄带他回来的时候,几位师兄还说是以为见了鬼……三师兄你看,他的脸是不是有些发青,嘴唇也白中带紫,这身上嘛,还有些发颤……”不光伸手摸了摸他身上,“怎么手脚也是冰凉……”

        不光转身瞪着眼睛看着纳雪,“三师兄,他是不是快冻死啦!”

        纳雪先是一脸茫然,瞬间如梦方醒!

        赶紧弄来暖褥和几床厚被,看着没什么效果,又幻出凡间的炭火炉子,将这屋子烘烤一通。

        没有神光护体,这凌虚宫上的刺骨寒风、飞雪飘霜,怕是一个凡人根本受不住,这小子日前没有被朔方困死,此时却要在我手里活活冻死么?不能够!

        一边用袍袖煽和着炭火,一边嘱咐不光,“你去再弄些热饭热汤什么的,等他醒来怕是用得上!”

        不光连声答应,转身出去了。

        当绚烂的朝阳再次冲破玉山云海喷薄而出,盖着厚厚棉被的风阙从沉沉的梦中悠悠醒来。

        睁开眼睛,眼前十分陌生,还有些烟气。

        我已经死了么……

        “咳咳!”一阵剧烈咳嗽憋得他喘不过气,挣扎着坐起来。屋中无人,扭头看着榻边炭火炉子,心中不解,这到底谁和我有仇?!这么大的烟味儿,是想熏死我么……

        艰难推开压在身上厚厚的被子,风阙扶着榻边艰难站起身来,没走两步踉跄倒地,手脚并用来到门口将门拉开,内外冰火两重天,一阵冷风吹得他浑身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