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剑中云龙

第五十三章 剑中云龙

        纳雪被骂得莫名其妙,他虽知眼前之人正是西海为凤里牺谋划的联姻人选,几百年来对朔方名声有所耳闻,今日见了也确是颇为失望,因此适才言语间才不愿相让。但眼下说自己搅和好事、外甥说亲种种妄言,却让自己一脑袋浆糊。

        “我纳雪何曾让……让人说亲,又与你有和关系!”

        “装什么愣头青!你以为躲在这凌虚宫就能即落得名声清誉,又抱得美人入怀?我呸!你敢说你家昭和老儿没有去西海替你求亲?这小凤凰好端端的自由随性,怎么就偏跑来你凌虚宫来当徒弟,你敢说你对她就无非分之想,就没惦记着要……要近水楼台?”朔方抓到把柄怎肯轻易作罢。

        纳雪垂目思量,一时不语。

        持玉在一旁实在是听不下去:“你莫要再胡说,我纳雪师弟跟随师尊修习几万年,当然不曾说亲,与这持琴师妹更是……”说道此处,持玉不禁僵住,忽然想起那日初见师妹,纳雪倒是和她似乎早就认识,此时细细想来,莫非二人真的是……那种关系?

        持玉转头看着默不作声的纳雪,竟不知该如何继续说下去。

        “怎么不吭声了?刚才不是还趾高气昂的吗?我明说了吧,小凤凰早晚嫁入我北海,谁敢阻拦,必十倍奉还!”朔方一挥袖袍,震得屋梁抖三抖,挂了几百年的棉帐子竟掉了下来……

        纳雪仰起头,叹了口气:“你辱我凌虚清誉在前,坏我师妹名声在后,我纳雪今日就替你父亲帝胤管教管教你,相信这天上地下,四海六界,也无人敢说个‘不’字!”

        朔方气势正盛,哪里顾得了许多:“我朔方怕你,就是孬种!”

        “选地方吧!”

        众人来到屋外,几个谨慎师兄弟正商量着此事该如何化解,只听纳雪冷冷说道:“不必惊动师尊,我事后自会领罪。”话音刚落,一白影倏然飘远,已至百丈之外。朔方不甘示弱,随其后凌空而起,缓缓矗立于云石之上。

        北海云龙,南海赤龙,玉山之巅,凌云宫前……就连看山门的小童也乐颠儿颠儿的跑来一观,庆幸自己生的真是时候,若是晚上几百年错过这场风云之战岂不可惜!

        没人记得上一次有人来凌虚宫挑衅是什么时候,因为十几万年来那就根本没发生过。若是此时有人告诉那睡在榻上神游太虚的北海老云龙,他的宝贝儿子正立于凌虚宫大殿之前与人决斗,且决斗之人是凌虚弟子纳雪,不知他会不会一口鲜血喷出,呜呼哀哉了……

        朔方眼里冒火,幻出云龙宝剑,凛凛青玉寒光,宛转龙纹云饰,剑如其人,势如云中游龙,不动已有剑气。

        “糟龙!可认得此剑?”朔方厉声问纳雪。

        纳雪看了一眼,“认得,北海第一法器,剑中云龙。”

        朔方狂傲之情难掩,直视纳雪,“认得就好,今日救算是让你尝些苦头,也好心中有数,他日再闻我朔方之名,最好绕着走!若是再让我北海知道你对小凤凰心存贪念,那就……”

        “那就如何?”纳雪凌风展开袖袍,轻轻向后一甩,背手而立,龙影神姿,风采绝然。

        “那就自求多福吧!”

        纳雪冷笑,“废话真多,你是来打架的,还是来耍嘴的!”

        是啊,低处看热闹的也等着呢……打不打啊,这北海云龙可别是来耍嘴的……

        “不知死活!”一番震慑没多大效果,朔方愤愤道:“亮出你的法器!”

        “不用。”

        朔方瞪大眼睛,难道这南海糟龙想空手挡我云龙神剑?当真是欺我北海无人!持玉远处看着,此时也有些担心,毕竟朔方为一方海的储君,年轻气盛血气方刚,手中法器了得,若师弟过于轻敌有个闪失……

        正想提点两句,忽听一声龙吟!呼啸之际,朔方已然腾空而起,手中云龙化作漫天剑雨,分三十六路直逼纳雪。

        纳雪竟不躲不避,闭上了双眼,似已凝神入定,像很多场景中的厉害角色一样,直至最后一刻方才出手……手中没有法器,只空手提起神元之气一掌震出,赤色氛氲形成巨大逆流涡旋挡在身前。

        玉山风云搅动,天地变色!看热闹的此时激动不已,兴奋地望着云端流火剑雨,赞叹不已!

        那漫天剑雨收住剑锋,随势而幻化成唯一,朔方集平生修为于掌中,一声龙啸,击出宝剑。

        只见那云龙宝剑破空而出,竟穿透赤色回漩,直刺纳雪眉心……

        众人惊呼。

        最后的距离的确很近,但也许那正是纳雪想要的效果。

        他身形一晃躲开剑锋,氤氲散去,朔方大惊!云龙剑身竟已被他用两根手指牢牢夹住!

        我的剑我的剑我的剑……

        众人惊骇之中,“噌”一声脆响,北海第一法器竟被纳雪生生夹断……

        云驻风歇。

        这么快就打完了?……

        纳雪合袖而立,缓缓言道:“纳雪已耽搁多时,心中记挂师尊,就不奉陪了。”神影无踪,最后几个字在空里飘飘荡荡,听在朔方耳中实在讽刺的很,看着齐齐断为两截的云龙剑远远躺在地上,朔方怒火中烧!

        “你!你!你这个贱人!!………………”“人”字刚一出口,纳雪幻空劈出一巴掌,正狠狠扇在朔方脸上!

        “你九百年前的疯病,是又犯了么?……”

        朔方捂着脸,瞪着眼睛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持玉见此间已再无悬念,回身招呼众仙家,“散了,都散了,不光,你过来。”

        “大师兄何事?”不光笑意盈盈地跑过来,看来已经被纳雪师兄的风采深深折服,还沉浸在无比的倾慕喜悦之中。

        “你……找个机会问问朔方,是否要留在凌虚宫守着师妹。若要留下,好生安排他住下,若是要下山,就随他去,但言语间还是要客气些,这一方储君刚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怕是受不了刺激。”

        不光眼睛立时瞪得溜圆,“干嘛要我去啊……我也怕哪句话说的不合适又刺激了他……”

        “让你去就去!你小,他不敢拿你怎么样。去吧!”

        “师弟尊命!”满脸的不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