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巫灵血咒

第四十七章 巫灵血咒

        王宫外百里,七峰山。

        千丈悬壁,幽涧狭谷,奇石林立,多险怪洞窟,常有野兽出没。此刻,差点在持琴鞭下毙命的扶桑正盘坐于七峰山一晦暗岩洞之中调息疗伤。

        不久,扶桑吐出一口浊息,慢慢睁开双眼,脸色惨白,似一块洗去血水的白肉,两眼直勾勾盯着前方,血丝密布如攀援交错的赤色藤妖,诡异。

        起身来到巫灵池边。

        这巫灵池以恶灵骨为基,以黑巫血为祭,可为黑巫迷障设下结界,随心操控入口和出口,任是谁深陷迷障,一举一动皆可从巫灵池幻镜中看到。

        此时巫灵池中恶灵之气弥漫缭绕,说不出的阴森。扶桑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玉瓶,去了瓶塞,将风胤的血滴入其中,血咒开启。

        瞬间池中出现了她十分熟悉的镜像,正是华胥宫中的无疾苑。

        “快了……呵呵,这一次天罗地网定叫你插翅难飞,我扶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呵呵呵呵呵……”那地狱中不死的妖尸、受难的恶灵、还有满地蠕行餐尸饮血的蛆虫若此刻听到扶桑的笑声,也定然颤栗发抖,自愧弗如。

        扶桑回到方才打坐之处,打开一个黑漆木盒,看见里面吃得胖胖的小蛊虫竟露出怜爱的表情,纤指一捏将其取出,另一只手持玉瓶轻轻一磕,一滴血自瓶口滑出,正滴到蛊虫黝黑的口鼻之处。

        那蛊虫瞬间左扭右弯,剧烈晃动着脑袋,想把口鼻上的血甩掉却似无能为力,不大功夫就软软地瘫在扶桑的指缝中不动了。扶桑诡异一笑,“怕什么,你一会儿就会很享受的……”随即收起玉瓶,将蛊虫放回黑漆木盒之中,自己继续坐在旁边打坐。

        没有半炷香的功夫,那本来白胖的蛊虫已然变得通身血红,身形肿胀,竟似一只即将产卵的母虫。果然那蛊虫又开始有了动静,晃动着脑袋,扭动着肥硕的身体,在木盒的角落里慢慢蠕动翻卷,似乎痛苦不堪。

        突然蛊虫身形战栗弓起背来,虫腹瞬间裂开,从里面涌出数十条同样血红透亮的小蛊虫……母虫在剧烈的痛苦中抽搐着缩在角落里,这种痛苦没有持续多久就消失了,因为它已成为了那些小蛊虫来到世间的第一顿疯狂的盛宴。

        扶桑亲眼看着这一切在瞬间上演,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和喜悦,她捧起木盒来到巫灵池边,小心拈起一只只小蛊虫放入池中……一切大功告成,只等持琴入瓮!

        这日午后轻雨一阵,云过天开,空气中都是润润的百草香气。风阙精神不错正要去前殿,远远见凤里牺立在百草溪边,似在等他。

        “凤姑娘,可是在等在下?”

        凤里牺转身打量着风阙,微微一笑,“精神不错啊……本想去你寝殿找你,又怕撞见某人大白天的洗澡……”

        风阙一时无语。

        “不开玩笑了,我这就去无疾苑走一趟,等我消息吧。”

        风阙心头一颤,“你确信不带我同去?或是挑选些宫中一等的侍卫……”

        凤里牺不以为然,“本君只是去探查一二,片刻即归,你去了反而……”下文应该是“碍手碍脚”,但考虑到冰坨子的感受,临时改了口,“反而会让本君分心!”

        同一个意思这么表达出来,风阙果然回报了一个略带羞涩又极为温柔的微笑。

        “那也好,莫要大意,小心那妖孽狗急跳墙……”

        “小看了本君……走了!”就是这个火烈性子,风阙反而放心不下,他虽是凡人,但也目睹了不周山上那迷障的厉害,玄月奄奄一息的诀别之语仿佛还在耳边……

        无疾苑中,一袭白衣的凤里牺立于水榭之上,眯着眼睛环顾四周。

        这宫墙之内她高来高去的不知看了多少遍,并不觉得此处景致有何特别,但此时身在其中却确实感到有几分怪异,如镜水面无波无痕,墙边拂柳不摇不晃,静谧诡谲,甚至听不到半点鸟语虫鸣……

        正是花非花,树非树,意念起处,皆是虚妄。

        糟了,入了迷障……

        看来那妖孽早已在此处张开巨网。

        凤里牺并不慌张,伸出玉手集纳神元精气于掌中,再以破空之势震出,迷障中幻象扭曲晃动了几下即恢复原样,看不出一丝破绽,也寻不到迷障结界出口。

        凤里牺屏息凝神,静静立着,这迷障中静谧得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周身血液的奔流……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

        凤里牺闭上双目,控制心神。此间幻象皆是无疾苑固有之物,若做了改动设为结界出口定是很容易被自己识破,回身四下再次张望,但见无疾苑中亭台水榭错落有致、明花暗柳,每一处都自然成景,不似雕琢刻意。

        迷障定有出口,如今毫无头绪就只有一种可能……

        凤里牺向水榭边缘走了几步,望着静静的水面,目光灼灼……忽云袖一挥,身前的整池镜水竟然缓缓升至空中,无一滴散落,那藏在池底中央的碧色涡旋盈盈流动、环绕旋转……应该就是迷障出口。

        扶桑满意地看着眼前巫灵池中镜像,“想不到这持琴竟有如此灵力,且和我想的一样聪明,果然没有让人失望……”

        凤里牺飞身纵入碧色涡旋,眨眼间竟是天地突变。

        天光静若止水,眼前一道九天飞瀑倾泻而下,如银色缎带勾连着天地,山腰处浮动升腾的分不清是雾气还是流云,脚下深涧寒潭,碧波幽幽。高处一神姿仙人正在抚琴,可闻其声,荡气回肠,不远处一女子身着白衣,翩若惊鸿,正在舞剑……如此熟悉,莫非是那冰坨子的梦境!看来自己仍身在迷障之中。

        这黑巫迷障最为强大难破之处正是幻象皆由心生。

        天生万物,皆有弱点,无论是人是神,都受其苦。执着处、畏惧处、急躁处、爱憎处……皆可生出心魔杂念,如今又入迷障,想必也是自己万年来修习薄弱之处,若自乱阵脚,空耗神元,怕是永远要困在其中了……心念至此,凤里牺在潭边坐下,双手扣合于胸前,闭目凝神,任琴音入耳,不加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