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苍泪之浮生珏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凤凰于飞

第三十一章 凤凰于飞

        七百年前,她就是在这里醒来,金色的翅膀,七彩的尾羽。当时她不知自己怎么会现出真身睡在这片苍茫之中,只觉得头疼得似要炸开……凤里牺就在这片陌生的白色之中颤抖着收起真身,化出人形,赤着双脚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趟出一条路,却不知要去往何处。

        最终,她发现了那个无名山洞。

        这山洞除了宽敞,乍看并无其它特别之处,只是比较靠里的地方有块横生的天然巨石,一膝之高,表面平整,像一张大床,且此刻那巨石之上,就铺着一床兽皮软毡褥子,似已有些年头。

        凤里牺心想此处可能是某位仙家洞府也说不定,毕竟林子大,什么鸟都有,恍惚间也顾不了许多,爬到上面沉沉睡去,一睡就是一年。

        洞外雪花飘飘洒洒,盈盈簌簌。洞中沉沦经年,不知日月。

        当凤里牺再次醒来,只觉浑身热血沸腾,元气翻涌,一颗心怦怦然似欲跃出胸口。她从石榻上一跃而起,几乎触到了洞顶,现出丹凤真身,于洞中宽阔处盘旋,又觉胸口之火炙热难耐,瞬间燃遍全身,无处宣泄。

        一声凤鸣,竟生生喷出一口赤炎烈火。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此时的凤里牺灵力大增,瞬间精进了万年修为。幻回人形的凤里牺盘膝于石榻之上,入定调息良久才睁开双目,眼前一片清明。

        走出那山洞,环顾四野,凤里牺已然想起自己是因为打了朔方,被天界罚下凡间,可究竟在凡间呆了多久,中间又经历了何事,竟是一丝一毫都想不起。她在山上徘徊几日后,依然毫无头绪,摇晃着脑袋索性回了西海素洛宫。

        七百年后,眼前,仍是那个山洞。洞中,石榻还在,也新填了暖和的毡褥,因那凡人曾一直叫嚷着说冷。

        日月不待,人影已去,之前对于自己来说难得的清明避世之所,今日却平添了几分莫名的孤寂凄凉之意。

        石榻一侧的角落里,静静躺着把小木剑,当日从雪地上救起风阙,连同他身边的这把木剑也一同拿了回来。凤里牺一念之间,木剑已然在手。这大概是风阙之物,当日匆忙离去,忘了告诉他。仔细端详了一下,豁然开朗,这分明就是玄月的木剑,风阙口中的玄月应该还是孩童模样,自然是以此剑相配。

        想到玄月,自然想起了凌虚宫,凤里牺的整个人立刻垮掉!

        拿鞭子抽,用神剑砍,举起刀一阵乱劈!或者干脆伸出巨大的神掌把自己慢慢捏死……

        凤里牺脑袋里瞬间出现了种种见到师尊后可能出现的悲惨情景,只是不知道哪一种会死得更痛快些……逃无可逃,无须再逃,忍无可忍也无须再忍。

        凤里牺怀揣木剑,上了玉山。

        “仙子又来啦?可是要见师尊?”看山门的小仙童这一回倒是客气了许多。

        “仙童可称我持琴,如今我已拜入师尊门下。”

        “哦?啊?仙子……入了凌虚宫?”一看就是没见识的小仙童。

        “正是。”

        “那,那持琴师……师姐就请自行上山吧……呵呵”仙童自然不能阻拦,闪身一旁,十分客气,也十分淘气。

        转眼已在殿前。凤里牺看见两个白衣仙人正在一处低声说话,心中暗想,二人气度不凡,神光护体,定是这凌虚宫弟子,便立于一旁垂目不语。

        “这位是……你是女仙?”其中一个仙骨卓绝、神正元清,扭头看见自己竟愣住了。

        凤里牺拱手:“弟子持琴,是师尊日前刚收的徒儿,这二位可是玉山七子中的两位师兄吗?”

        “持琴?女弟子?师尊他何时……”持玉刚想细问,突然想起咱们师尊的性情,多半又是日前一时兴起、突发奇想,收了个女弟子,只是这口风是真紧哪!自己竟全然不知。

        “原来是持琴师妹,我是你大师兄持玉,这位是你六师兄不光。”持玉正色言明身份。

        六师兄上下打量着凤里牺,又看了看身边的持玉:“真是巧了,这位师妹与大师兄的赐名中都带有一个‘持’字,在玉山七子中,还是头一回哦!”

        凤里牺暗想,这就要拉关系套近乎吗?俗!

        但转念一想,呆会儿到了殿中,师尊若是发起飙来,说不定这两位还能帮着说说好话打个圆场之类的,还是不要得罪的好,于是拱手道:“六师兄说的是,看来是承蒙师尊错爱,沾了大师兄的光了。”

        马屁千年不穿,好话谁都爱听。这持玉师兄果然爽朗一笑道:“师妹客气了,不知此来是要见师尊吗?只是不巧,师尊刚刚进入了玄圃,大概要耽搁一会儿了。不如随我等殿中等候如何?”

        “谢两位师兄。”便随二人步入了凌虚宫大殿。

        这凌虚宫这么大,怎么弟子这么少,又整日不在一处,也见不到几个人影。这殿中越显得大,自己的心里就越空、越发慌,想来自己也比那看山门的小童没什么不同,一样的没见过世面。

        凤里牺正在跟自己较着劲,转身见纳雪已经来到跟前,顿时来了精神。

        “见过纳雪师兄。”

        “持琴师妹不必多礼。”

        见到这两位如此开场,持玉好奇问道:“呦呵,看来你们已经见过了,那师尊收徒的事你定然是已经知道的,为何刚才闲聊时,竟一字未提?”

        纳雪上前附在持玉耳边说了一句什么,持玉“扑哧”一乐,挥着袖子挡开纳雪:“就你敢!呵呵……”便憋着笑不再言语。

        纳雪也收起笑意,正色道:“师尊此时在玄圃之中等候师妹,特意让我带你过去。”

        凤里牺一脸狐疑,暗自揣测,难道师尊要避开众人把自己狠狠捶一顿,看来这回谁都指望不上了,只能硬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