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楚惊蛰谭笑笑在线阅读 - 第1653章 太爷爷这棋,真臭!

第1653章 太爷爷这棋,真臭!

        童淑华夫妇闻言,一时间真不知道如何接话,也不知道这小家伙在哪儿学的这些。

        “哈哈……我这小曾孙可了不得,小小年纪就能降龙伏虎,长大以后,成就不在楚玉之下啊!”谭老爷子则认为童言无忌,谁小时候没幻想过飞天遁地这些?

        “好了,外婆去给你做糖醋排骨、可乐鸡翅吧!”童淑华将小鱼儿放下,站起身来说道。

        “鸡翅?有没有大鹏的翅膀那么大?”小鱼儿问道。

        “大鹏?”

        “对啊……大鹏的翅膀可大了,一只大鹏翅,够我们吃好久呢!”小鱼儿认真地说道。

        众人彻底傻眼了,可是看到小鱼儿一脸认真的样子,他们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楚惊蛰笑了笑,说道:“老爷子,爸、妈,我把笑笑平安带回来了!”

        谭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不但把笑笑带回来了,还多了个小拖油瓶,哈哈哈……”

        “小鱼儿不是拖油瓶!”小鱼儿义正言辞地纠正道。

        “哈哈,不是不是,咱们小鱼儿能干着呢!”谭禹笑着说道。

        很快,童淑华去做饭,谭笑笑帮忙打下手,小鱼儿则是跟着外公谭禹一起,在院子里玩了起来。

        “来,陪我下两局!”谭老爷子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来,拉着楚玉便来到院子里的石桌跟前。

        看得出来,谭老爷子已经很久没下过棋了,一方面是身体日渐衰老,也没有那样的雅致。

        如今,他宛如枯木逢春,兴致正浓。

        曾经的他,便不是楚惊蛰的对手,每次都被杀得片甲不留,但却又嘴硬不肯认输。

        至于现在,那就更加不可能是楚惊蛰的对手了。

        “哎呀,太爷爷,你这步棋……”小鱼儿站在一旁,双眼盯着棋盘,欲言又止。

        谭老爷子见状,顿时露出诧异之色:“小鱼儿,你也懂棋?”

        小鱼儿点了点头,说道:“在隐世村的时候,经常看三爷爷跟五爷爷下棋,懂那么一点!”

        “哟!那你说说,太爷爷这棋下得如何啊?”谭老爷子指着棋盘上黑白相间,星罗棋布的棋局,问道。

        小鱼儿像个大人一样,一只手托着下巴,眼眸中带着几分嫌弃之色,吐出两个字。

        “很臭!”

        谭老爷子:……

        “咳咳……”

        谭老爷子刚喝进嘴里的茶水都差一点直接喷了出来,这小家伙说话,可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留啊。

        可不等他反应过来,小鱼儿再次开口了:“若现在选择壮士断腕,及时止损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谭老爷子也不生气,反而带着几分兴致,问道:“那你告诉太爷爷,这局棋应该怎么下,才能赢你老爸?”

        小鱼儿老气横秋地摇了摇头,“要是其他人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对上我爸爸,太爷爷你这一线生机都没有了!”

        小鱼儿说完,直接转身去玩了,似乎已经料到了这局棋的结局,再也没有看下去的兴致。

        这局棋最终没有任何悬念,谭老爷子输得很惨,曾经,他曾抱怨,说楚玉身为小辈,也不知道让一让。

        楚惊蛰却只是笑着回答道,自己从不会放水,一方面是觉得,放水太不尊重对手。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一直以来,他都喜欢用棋局推演战局,棋盘如战场,黑白双方代表敌我两军。

        棋盘分胜负,但,战场上除了胜负还有生死。

        所以,每一局棋楚惊蛰都会全力以赴,因为,战场从来没有复盘的机会,自己每一个错误的决定或者细微的失误,都会导致己方的兄弟同袍付出生命的代价。

        连下三局之后,谭老爷子也失去了兴致,便不再复盘,而是与楚惊蛰聊了起来。

        “小玉,这些年,你跟笑笑过得肯定不容易,能平安归来,我就放心了!”谭老爷子端起茶杯,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主要是苦了笑笑他们母子!”楚惊蛰淡淡回应道。

        许久之后,谭老爷子再次开口问道:“你,还会过去吗?”

        过去?自然是指仙魔大陆。

        楚惊蛰想了想,“或许会吧!毕竟,有些使命还没有完成!”

        最初,楚惊蛰前往仙魔大陆只有两个目的,其一是找到谭笑笑,其二是找到父母。

        可是,到了那边之后,随着他的修为越来越高,了解到的事情也越来越多,无形之中,很多东西便落在了他的肩上。

        一开始,楚惊蛰并不想卷入仙魔大陆的风波之中,可想到自己先祖,以及整个楚氏一脉的坚持,楚惊蛰犹豫了很久,可最终还是决定接过那杆大旗。

        有些东西,或许从一开始便已经注定,他无法逃避。

        谭老爷子没有阻止,因为他从一开始便知道,楚惊蛰这一生注定不平凡。

        “这些年,谭家的生意怎么样?”楚惊蛰有意识地岔开了话题,问道。

        “呵呵,如今,谭家已经成为军方的指定制造商,根本不愁生意!”谭老爷子笑着说道,他也明白,这都是承楚惊蛰的情。

        很快,饭菜上桌,一大家人坐在一起,气氛无比融洽,这样的场景,已经十年没有出现过了。

        小鱼儿吃得满嘴幼稚,看得众人捧腹大笑。

        当晚,一家人便留在谭家过夜,而谭笑笑则是与母亲童淑华住在一起,母女二人聊了整整一个晚上没合眼,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

        毕竟十年没见,皆是满肚子的牵挂。

        第二天一大早,小鱼儿便起床在院子里打坐,虽然九州世界灵气稀薄,但,他已经形成了这样的生活习惯。

        “起床啦,开饭啦!”

        不一会,小鱼儿便扯开嗓门吆喝。

        随着他们一家三口住下来,为这栋老宅平添了几分生机与活力。

        众人洗漱之后下楼,发现楚惊蛰已经做好了早餐,白米粥、油条、还有几样糕点……

        楚惊蛰的厨艺他们都不是第一次见识,可今日的早餐却给他们一种异样的感觉,刚进肚子便仿佛有一股力量化开,让他们浑身舒坦。

        谭笑笑看了看楚惊蛰,只见后者轻轻点头。

        这自然不是一般的米粥,熬粥的水,是地脉灵泉,而且,楚惊蛰还加入了好几种天材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