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章 布偶

第三百五十章 布偶

        石月馨只觉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很想和周青说句话,然而中间隔了一个沈心,沈心又在一门心思的吃。

        担忧的看了周青一眼,石月馨朝已经捧着礼物上前的小宫女看去。

        乌木托盘托着一个金丝楠木的匣子。

        皇后笑道:“果然,不愧是嫁妆箱子都要二百口金丝楠木的,出手是不一样,臣妾第一个被比下去了。”

        说罢,皇后又朝明和道:“将来你成亲,怕是母后给你准备的嫁妆,还不及周青一半。”

        这种话,当着一众宾客说,给周青把仇恨值拉满。

        石月馨朝旁边明和咬牙,“这大殿里坐了多少未出阁公主小姐,这下好了,这些人全部恨上周青了,谁出阁不想风风光光的,都被周青压了一头,不恨都难。”

        明和笑道:“你不就不恨!”

        石月馨继续咬牙,“我不一样。”

        明和挑眉,“你怎么不一样?”

        石月馨霍的转头看明和,“你抽什么风,我和你好好说话呢!”

        明和就迎着石月馨的目光,“我觉得,你对周青,太好了!”

        石月馨......

        张张嘴,不及开口,四下发出轰的议论声,紧跟着就是杯盏落地的声音。

        石月馨心头一跳,立刻转头看过去。

        明和也蹙眉朝着那边看去。

        捧着匣子的宫女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举起的匣子里,能看到里面放着一块宝石原石。

        当初周青从珠宝店买原石,阵仗大的吓人,差不多惊动了半个京城。

        谁都知道周青送原石。

        等等......

        明和脑中,有什么东西电光火石一闪而过,她霍的转头朝周青看去。

        周青面无表情正在观察太后。

        明和心头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有些烦躁的抓起手边茶盏喝了一口。

        随着议论声蔓延开,皇后铁青着脸一拍桌子,“周青,你有何话说!”

        周青蹭的起身,格外恭敬道:“回禀皇后娘娘?    臣妇的礼物代表臣妇对太后娘娘最虔诚的祝福。”

        “放肆!”皇后气的浑身发抖?    “把东西拿出来!”

        盒子里的东西,其实靠着那宫女近的宾客早已经一眼看到。

        除了一个原石外?    里面还有一个小人儿?    小人儿身上扎着针。

        立着匣子远的宾客没有看到也在议论声里听到了什么。

        现在,所有人目光一瞬不瞬盯着那宫女?    宫女将匣子里扎了针的小人取了出来,举高。

        皇上一言不发冷哼一声。

        每逢宫宴必出事?    这几乎已经成了皇家宫宴的铁律。

        他也早就料到今儿要闹出幺蛾子?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这么脏。

        嫌恶的瞥了一眼那小人,皇上朝周怀山看去。

        周怀山满脸震惊?    眼睛都比平常大了?    难以置信的瞧着那个布人儿。

        皇后气的几乎上不来气。

        “周青,你作何解释!”

        周青皱眉看向那个小布人儿,“臣妇不解,臣妇为何要解释?臣妇做错了什么吗?”

        她爹说了,正面刚。

        在御花园?    她不敢正面刚,老实说?    她就是怂了,她真的有点害怕。

        她没有小说里那种穿越女主的大心脏和雄心壮志不畏强权强横到底的精神。

        她是个没有金手指的普通人。

        穿越前她也没有经历过太大的磨难。

        穿越后也算过得顺风顺水。

        可人家那毕竟是太后。

        万一太后要掌掴她?    打她板子,针扎她?    弄死她......她就算一万个占理?    也无济于事。

        但是现在不一样。

        她爹在呢!

        她爹都气定神闲的?    她就不怕了。

        有爹保护的孩子,是无所畏惧的!

        吸了口气,周青仰头看皇后。

        皇后怒不可遏,“你说你不知道?这是你给太后娘娘的寿诞贺礼!在这贺礼匣子里,你公然放着这么一个巫蛊之物,你还想狡辩!”

        说罢,皇后亲自走下去,拿起那小布人。

        她颤抖着举起手,“这布偶人上,写着太后娘娘的生辰八字,你还要如何狡辩!”

        太后被气的差点一头晕过去。

        “哀家那么喜欢你,唯恐沈励不在你觉得委屈,还亲自发了懿旨邀请你爹进宫,你......”

        太后痛心疾首看着周青,仿佛这小偶人发挥了作用,太后捂着胸口喘不上来气。

        镇国公夫人惊恐的看着布偶人,“难怪这些日子太后娘娘身子一直不爽快。”

        一句话引起极大的骚动。

        皇后啪的将那人偶丢到地上,怒道:“来人!把周青拿下!”

        一直沉默不言的皇上淡淡开口,“这件事还未查清楚,现在拿下,是不是有些武断?”

        皇后难以置信的看着皇上,“陛下,她诅咒的可是太后娘娘,这件事,还需要查什么!

        这些寿礼被拿进来之后,就直接封入侧殿,侧殿一直有人把守,从未有人接触这些东西。

        若非带进来就有,怎么会莫名出现。”

        广平伯夫人缓缓起身,盈盈一福,“当时进宫,是臣妇与周青一同进来的,从头到尾我们没有分开过。

        在马车上,臣妇见过那匣子里的东西,当时里面只有一块原石。

        若是有这些乱七八糟的,臣妇怎么会没有发现。”

        沈心也跟着起身如是说。

        皇后冷冷看了广平伯夫人一眼,没理她。

        很明显,一个婆婆一个小姑子,话当然不作证词。

        石月馨焦急的起身,“我相信周青不会干这种事的,且不说这件事本身恶毒,单单这个害人的水平也太低了,谁害人会害的这么直接!”

        皇后就狠狠瞪了石月馨一眼。

        “你外祖母还未找到呢,倒是跟着别人瞎着急!

        这水平看上去是低,可谁能想到太后娘娘垂爱周青,要给她体面要当众看她的礼物呢!

        若非太后娘娘如此心疼周青,这里面的猫腻也发现不得!

        这些礼物,不都是最后收入库房!”

        这话倒是。

        太后的寿辰贺礼,众人是小心翼翼的准备,可太后真正要看的,也就是那么几家的。

        至于别人的,还真有可能匣子都不开就收起来了。

        当真如此,这猫腻也就的确难以被发现。

        皇上正要替周青开口,忽然发现一个问题。

        这几天与周怀山走的很近的几个人,庆阳侯,云庆伯,王瑾,一个个的,都气定神闲,脸上甚至连个怒气都没有。

        咦~

        这就奇怪了。

        皇上再看周怀山。

        似乎脸上的震惊和怒气,有点过分的夸张。

        噫~~

        又是躺赢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