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79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第79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什么?你要杀宁逊?呵呵,好,真是太好了。”

        林奕击节而赞,笑得像个小狐狸,道:“夫人,你太聪明了。杀了宁逊,让整个案子死无对证。如此一来,你家的麻烦便迎刃而解。可谓一石二鸟,即杀了忘恩负义的弟弟,又帮你家过度了难关。你说,这么大的事情,我很好奇,你打算拿什么来求我答应你?”

        “我知道我家老钱做错了事。我不求您能原谅我们,我只希望……”宁玉儿说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呜呜咽咽的声音,有种说不出的韵味,听着酥酥麻麻的。

        乖乖哩,我以前听到女人哭会感到心烦意乱,我不得不承认,我太肤浅了。原来熟妇的哭声竟如此性感。

        一念及此,林奕听得入迷,却忘了安慰美妇,像个不解风情的莽汉。

        就在这时,老戴趴在少爷耳边嘀嘀咕咕。

        什么相貌,身段,肤色、体味、再加上声音,科科满分。真是难得一见的尤物,一旦错过了,便是暴殄天物。

        “不用你扇阴风点鬼火,本少爷心里有数。”

        喝退了狗腿子,林奕温和一笑道:“夫人的难处,我能理解,也能体谅。有道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夫人的心意我收到了。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希望夫人理解。”

        宁玉儿抹了一把眼泪,抬起那美丽的脸庞,楚楚可怜的表情,让人有种心碎的感觉。

        “林公子,你刚才问我用什么来求您。钱财之物,林公子不缺。我……”说到这里,宁玉儿咬着嘴唇,美眸微闭,因过度紧张而使得睫毛乱颤,她深吸一口气,酥胸起伏不定,低着头说道:“我宁玉儿有自知之明,以我蒲柳之姿,难入公子法眼。”

        此话一出,林奕面色微沉,手指敲打着茶桌,默然无语。

        “我女儿在国外留学,与林公子年龄相仿,如果林公子不嫌弃,我让她给公子端茶倒水,伺候公子日常起居。”

        “我家不缺下人,夫人的美意,我林奕心领了。”

        见林奕语气有变,宁玉儿心里咯噔一下,暗暗自责,就不该试探他,更不该绕圈子,不如直截了当,道:“那您看……我,行吗?”

        呼……

        林奕长吁一口气,原来干坏事的感觉这么爽啊,难怪那么多人喜欢欺男霸女。这感觉……特么的上瘾啊。

        “夫人说的哪里话,来我家端茶倒水?这如何使得?夫人何等身份,岂能做那粗鄙之事。实不相瞒……”

        “咳咳。”

        管家一见少爷有些把持不住了,便及时提醒少爷稳住,好饭不怕晚,哪怕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也要咬牙忍住。

        “我家暂时不缺人手,不过呢,夫人既然开口了,这个面子我是要给的,我回去看看家里还有什么工作适合夫人的,只要夫人不嫌弃,一切都好商量。”

        “那好吧,希望公子尽快给我一个回复。”宁玉儿起身施礼道:“告辞!”

        “我送你。”

        林奕亲自将她送到门外,目送她离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里,过了半天他才回过神来。

        “少爷,文火慢炖不香吗?”

        “香,必须慢炖,才能炖出最美妙的滋味。”

        林奕说出这句话,猛地一怔,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那方面的情节,不过转念一想,又释然了。

        哪有骚年不爱熟。

        “老戴。”

        “老奴在。”

        “找人看住宁逊,他现在不能死。”

        “老奴马上办。”

        “还有,调查一下钱振国的女儿。另外,我记得赵昆鹏有个儿子,查一查,我怀疑我被暗杀,买凶杀人的主谋可能是他们。”

        “听少爷这么一说,老奴觉得非常有可能。替父报仇再正常不过了,是老奴失职未能及时提醒少爷,老奴向少爷保证,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行了,是我疏忽大意了,与你无关。”

        “少爷,如果发现他们……”

        “按规矩办。”

        老戴闻言,欣慰不已。他就怕少爷心慈手软,说什么祸不及家人。在这人吃人的世道中,任何怜悯都是多余的、致命的、不可取的。

        ……

        明城桃园路。

        丰收胡同,缝纫店。

        “袁大嫂,您家里来客了,大壮找您半天了。”

        大壮是袁佩佩的儿子,她一听家里来了客人,便道:“衣服我明天再来取。”

        “没问题,您去忙吧。”

        袁佩佩赶回到家里的时候,一见坐在沙发上的外国人,不禁愣了一下。

        “你们是谁?干什么的?”

        袁佩佩确定自己家里没有外国亲戚,自己也没有所谓的外国朋友。仔细打量之下,她对眼前这对“父女”有点儿印象,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越看越觉得眼熟。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帮我们。您先看下这个。”满脸络腮胡的老外拎起脚边的皮箱子,放在茶几上,推向对面。

        “这里装的是什么?”

        袁佩佩很紧张,自言自语的说着,打开皮箱子后,忽地张大嘴巴,惊叹之声尚未出口,她用双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满满一箱子钞票。

        以她们家现在的情况,解决一日三餐的温饱是不成问题的。她毕竟在林氏庄园里工作了五六年,工资待遇都很好,要不然她不会被辞退后,又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不惜以献身的方式换回工作。

        但是眼前这满满一箱钱,让她既兴奋又害怕。

        “我我我……”

        袁佩佩语无伦次,激动异常。

        “袁女士,请不要紧张。我们让你办的事很简单,只要你肯配合我们,事成之后这箱钱就归你了。”

        “什么事?”袁佩佩吞咽了一口唾液,紧张兮兮道:“如果是违法的事情,我……我不干。我儿子还小,我不干违法坐牢的坏事。”

        “不是坏事,对你来说很简单。如果你不同意我会去找别人的,被庄园辞退的人不只有你一个,我们会去找你的同事。”

        袁佩佩看着络腮胡老外收起皮箱子,不禁感到好一阵肉疼,攥紧拳头,一咬牙,发狠道:“好,只要不犯法,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