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68章 宁逊的妥协

第68章 宁逊的妥协

        不知怎么搞得,林奕没有在饭菜里下药,让大家误以为这家伙良心发现了。不管林奕有何目的,没有下药迷翻他们,总归是一件好事。

        顾倾城本想找个机会跟林奕单独谈一谈,有些事必须说清楚,更要问清楚。像现在这样不清不楚,很容易搞出误会,这不是顾倾城想看到的。

        可是她爹顾永凡,乃百年难得一遇的极品爹,把顾家的脸面都丢光了。哪有老丈人与女婿称兄道弟的。甚至当着大家的面,翁婿二人交流大保健,不断刷新大家的三观。

        顾倾城一直插不上话,好不容易等到有机会跟林奕独处,可林大师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晚宴虎头蛇尾,湘月诗会的成员之所以愿意赴宴,心中都有向林奕请教诗文的想法。就算得不到林大师的指点,若能亲眼目睹林大师泼墨挥毫,杯酒成诗的风采,那也算不虚此行。

        可是在宴会上,他们听到最多的却是如何当一个有“抱负”的纨绔。本以为是个文人之间的雅会,却被会长她爹给带偏了。

        大家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满心遗憾。

        次日一早。

        林奕宿醉醒来,喝了一碗小米粥。

        “少爷,选美大赛的时间定在后天开幕,到时候会有大量商政人士出席。”

        “嗯。”林奕揉着额头,叹了口气道:“我昨天晚上喝了多少酒,我怎么什么都记不得了?”

        “应该是喝断片了。”老戴说着,朝着大丽和二丽招了招手,示意她们过来伺候少爷。

        大丽按摩的手法很不错,林奕稍感舒适,又道:“鲁胜那边有没有消息?”

        “鲁胜那边没什么突破性的进展,不过苏婉儿最近表现的非常不错,成功打入敌人内部,收获了很多情报。老奴正要向少爷汇报,这是苏婉儿传来的资料。”

        老戴把手机递给少爷,指着屏幕上的照片,道:“这位是周斌,周家嫡系成员,这三位是周家派来的杀手。据周斌说,周家为了在国内站稳脚跟,不杀了少爷誓不罢休。”

        林奕点点头,又道:“秦家呢?他们最近在忙什么?”

        “秦家师侄最近很低调,一直在酒店里呆着,很少离开酒店。”

        “上次秦锋来明城,也是住在富豪大酒店,这家酒店的老板跟秦家到底什么关系,你查清楚没有?”

        “查清楚了。老板名叫谢坤,是章州士族谢氏旁系子弟。要说跟秦家有什么关系,老奴……”说到这里,老戴稍作停顿,抬头偷偷看了一眼少爷的脸色,又道:“正在查,月底之前,一定给少爷一个满意的交代。”

        若是以前,老戴一定会把查到的结果如实告诉少爷,谢、秦之间没有交情,也没有生意往来。但是现在,他不得不多留个心眼,不敢把话说死。

        “不管他们之间有没有关系,他助纣为虐是事实,所以他该死。”林奕杀气腾腾地说道。

        老戴闻言,心道:我就知道会这样,少爷杀性太重,一直将宁杀错不放过奉为金科玉律。

        老戴滑动手机屏幕,接着说道:“这今天刚收到的消息,宁逊自杀未遂。还好被看守所的狱警发现了,抢救的及时,现在已脱离生命危险。”

        “这个废物。”林奕眉头一皱,放大照片,仔细看了看,道:“安排一下,我下午去一趟看守所。”

        “少爷,那地方晦气”

        “提前熟悉下环境,谁敢说我林奕这辈子不会坐牢?还有……”说着,林奕摆朝着老戴招了招手,示意顾家附耳过来。

        “你下午……”

        “老奴明白。”

        “快去办。”

        老戴走后,林奕不禁陷入沉思。

        钱家死撑到现在,已经让林奕颇感意外。赵家垮台才用了几天,这个钱家竟然撑了这么久,是不是有人在后背给他撑腰?

        “孙家、李家,你们在背后使坏,真当我不知道?等我腾出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林奕起身走向书房,而这时,老戴又急匆匆的跑来了。

        “少爷……”

        林奕刚拿起一本医术,还没开始看,不耐烦地问道:“又怎么了?”

        “外面来了很多记者,还有以前参加面试的倒霉蛋,总之,来者不善。少爷,我们要做些准备。”

        “准备什么?打电话给巡捕局,让他们过来处理。区区小事,看你慌慌张张的样子,成何体统?”林奕翻开医术,不再理会老戴。

        “是啊,老奴怎么把巡捕局忘了。”老戴一拍脑袋,转身而去。

        半个小时后,巡捕一到,三言两句就把盘踞不去的媒体赶走了。这里属于私人领地,他们无权在此逗留不去。

        到了下午,林奕坐车前往看守所。试图说服宁逊,把钱家拉下水。

        老戴早已安排好了一切,林奕从下车到走进看守所,在此期间,所有的监控视频全部处于关闭状态。

        “我是谁,不用介绍了吧。”

        宁逊闻言,抬头看向对面,点了点头。

        “你的案子后天开庭,你若想活,就听我的,当庭翻供,尚有一线生机。如果你铁了心替钱家卖命,那好,我也就不跟你兜圈子了,我会把你的妻儿卖到非域去。”

        宁逊闻言,身体猛地一颤,却一直低着头,不肯配合。

        “好,有骨气。我林奕最佩服有骨气的人,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欣赏,我允许你和妻儿见最后一面。”林奕说着,拍了一下手,道:“带进来。”

        “老宁……”

        “爸爸……”

        宁逊闻言,豁然抬头。

        此时此刻,他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在妻儿的哭喊下,他内心崩溃了。

        “好了,见一面就行了,又不是以后见不着了。带他们下去。”

        狱警把宁逊的妻儿带了出去,宁逊深吸一口气,道:“说吧,你要我干什么?”

        “聪明。”

        林奕站了起来,打了个响指,一名提着公文包的律师走了过来。

        “宁逊,这份文件,你先看一遍。”律师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递给宁逊。

        林奕见状,点燃一支烟,道:“你们忙。”

        出了看守所,林奕又对老戴吩咐道:“有多少遇难的矿工家属签署了协议?”

        “现在有二十五人签署了协议。”

        “够了,把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明天就送他们去京都。”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