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62章 美娇娘

第62章 美娇娘

        明城看守所。

        上午十点,放风时间。

        操场。

        “大哥,就是他。”

        “做了他。”

        光头把自制的匕首藏在衣袖里,朝着宁逊走了过去。

        宁逊在看守所的日子还算不错,吃喝不缺。他姐愿意花钱,不但给他在厨房里找了一份工作,还让他和没有暴力倾向的犯人关在同一个号子里。

        操场上,犯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而他却孤零零的,身边没有同伴,显得很不合群。

        他低头散步,完全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

        “啊!”

        光头从他身后走过,出其不意的捅了他一刀。

        宁逊中刀之后,没有倒地不起,而是立刻向前一冲,然后转身看向身后。

        就在这时,光头的第二刀来了。

        慌乱之下,光头持刀的手被他抓住了,任由光头踢打,他就是不肯松手。

        “救命啊,救命啊……”

        宁逊扯着嗓子嚎叫,很快就惊动了狱警。

        当狱警赶到把光头制服后,宁逊因失血过多而陷入昏迷。

        看守所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钱振国耳中,而他的处理方式颇显冷酷无情,不告诉老婆,也不过问,就当这件事情从未发生过。

        最近这段时间,金山矿业疲于应对林氏集团的打压,不但损失了巨额财富,还面临着各种官司,一个不小心便有牢狱之灾。

        赵家的下场,不可谓不惨。偌大的赵家,在短短几天内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大部分男丁被抓捕入狱,赵昆鹏十有八九要死在牢里。

        钱振国的头发白了大半,仿佛一夜间迈入老年,神色憔悴,精神萎靡。自身难保之下,他哪还有心情去管小舅子的死活。

        ……

        明城火车站。

        “超哥,我们真的不去找周斌?”

        “找他干什么?难道你忘了三叔是怎么死的?他们姓周的不是什么好人。”

        “嗯,七爷也是这么说的,周家不是好东西。”

        “小六,时间不早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七爷说了,我们是全族最后的希望,报仇不可操之过急,需慢慢来。”

        “我晓得。”

        段超年近三十,段小六二十出头,二人都是中等身材,长了一副普通大众脸。他们拖着行李箱,边走边聊。

        出了火车站,他们拦下一辆计程车,前往富豪大酒店。

        “超哥,咱们虽然不缺钱,但是住这么好的酒店是不是太铺张浪费了。我还是觉得住山洞比较舒服自在。”

        “你太年轻了,不懂人情世故。如果我们住一般的酒店,会让别人觉得我们段家没落了,连酒店都住不起,还谈什么复兴崛起?”

        “噢,原来是这样啊。”段小六挠头憨笑。

        “走吧,我们去开房。”

        段家兄弟二人来到前台办理入住手续,但是他们这一身进城打工的打扮,着实让酒店服务人员大吃一惊。

        这里是五星级酒店,不是路边的便民旅社。是喝了假酒,还是不认识字?

        更让前台小姐姐震惊的是,他们竟然掏出了一张金卡。

        “先生,请拿好您的身份证的房卡。”

        段超和段小六拿着身份证和房卡走向电梯。就在这时,前台小姐姐掏出手机,把他们的身份信息拍了下去,然后发了一个短信。

        三分钟后,短信提示音响起,银行信息提示2000已到账。

        段家兄弟刚按下关门键,一位富家大少搂着一位浓妆艳抹的妹子,有说有笑的走进了酒店。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段家兄弟口中的周斌也住在这家富豪大酒店里。更巧的是,他们居然住在同一个楼层。

        “周公子,你好坏呀。”

        “嘿嘿,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来,亲我一个。”

        “讨厌呀!”

        “怕什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别说亲个嘴,就是嘿嘿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哎呀,人多眼杂,人家不好意思嘛,等回到房间,我让你玩个够。”

        “这可是你说的啊!”

        电梯的门一开,二人刚走进去,尚未按下关门键,只见一位娇滴滴的美娘子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

        她身材高挑,腰细臀圆,俏脸带笑,肌肤嫩得可以掐出水来。尤其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犹如含了一汪春水,媚眼如丝,勾魂夺魄。

        只是不经意间的一瞥,便把周斌的魂儿勾走了一半。

        “小妹妹,干嘛低着头啊,抬起头来,让哥哥看一眼,就看一眼……”说话间,周斌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都是你的,都给你!”

        “周公子,你……”

        “滚!”

        周斌一把推开身边的女伴,眼睛就像长在别人身上一样,眼睛里除了美娇娘,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东西。

        “公子姓周?”

        “啊,是是是。”周斌怕美娇娘不信,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

        “算命先生说我在二十岁的时候会遇见一个姓周的意中人。”

        “妹妹今年?”

        “后天就是我二十岁的生日。”

        “巧了!”周斌一拍大腿,兴奋地大叫道:“你说这上哪说理去。我给你说,算命先生的话不能不听。这人呐,有时候不能不信邪,这可不是迷信,这叫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到这里,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二十五年前,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娘碰见一个算命瞎老头……”

        “噢,我懂了,原来是家传渊源。难怪我见周公子会感到有些眼熟,当年给我算命的先生可能是你的父亲。”

        “什么我父亲?我娘跟算命的瞎子没关系,你别打岔。那瞎子说我……我娘……”

        “周公子,你品,你细品,风雨交加又是晚上,孤男寡女很危险的。”美娇娘说着,指向他身边的女伴,道:“不信你问她。”

        “嗯嗯。”

        “嗯你个头啊。”

        周斌编不下去了,而这时,电梯门开了。而周斌一步踏出,展开双臂,堵住电梯门,不让美娇娘走出电梯。

        “你听我解释……”周斌长这么大,见过不少美女,但是那些美女完全不能跟面前这位美娇娘相提并论,无论颜值还会风韵,差距之大,宛如云泥之别。

        “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周斌频频吞咽口水,十分紧张。

        “我能拒绝吗?”美娇娘嘟着小嘴,委屈巴巴。

        “不能。”

        周斌斩钉截铁道:“打死我也不同意。”

        “那好吧。”

        美娇娘无奈一叹,留下电话号码后,才得以脱身。

        直到美娇娘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周斌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再次看向女伴,不禁感到一阵反胃。掏出一把钱扔向女伴,指向电梯外道:“滚!”

        浓妆艳抹的女子捡起地上的钱,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鸡就是鸡,到死也不可能变成凤凰。我周斌岂能吃一辈子鸡,我不甘心,我要骑凤凰!”

        把周斌迷得神魂颠倒的美娇娘不是别人,正是天道门的苏婉儿。

        以她的手段,玩死周斌,简直不要太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