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54章 钱家的麻烦

第54章 钱家的麻烦

        “姐,救命啊。”

        钱家豪宅外,宁逊大呼小叫,夸张的表演早已让钱家的人见怪不怪了。只要他上门,总会一惊一乍的来这么一出。

        “小逊,你又闯什么祸了?”

        一群人簇拥着中年美妇从豪宅里走了出去。她口中的小逊可不小了,今年三十有八,近四十岁的人了,一天到晚不务正业。

        中年美妇名叫宁玉儿,四十出头的年纪,却一点也不显老。一颦一笑,风韵无限。若是遇见熟控分子,一定会将其奉为女神,一日三拜,舔的溜光。

        “你呀,叫我说你什么好。是不是又缺钱花了?”宁玉儿指着卖惨的弟弟,平静的话里隐藏着焦急关切之意。哪怕她知道眼前的弟弟一无是处,但还是忍不住替他揪心。

        “姐啊,大事不好了。弟弟可能……”宁逊说着,嚎啕大哭起来,声泪俱下道:“不能再陪您了……”

        见此一幕,宁玉儿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妙,她知道弟弟如果闯了一般的祸,断不至于真哭。现在哭得这么伤心,想来一定是闯了天大的祸。

        “快去给老爷打电话,叫他回来。”

        宁玉儿一般说出这句话,倘若弟弟是来要钱的,就会出言阻止。但现在,一副如丧考妣的宁逊,就跟丢了魂似的。

        “小逊,你快起来,跟我进屋。”宁玉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叫人把瘫坐在地的弟弟扶了起来。

        “姐,叫他们都出去。”

        “都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是。”

        众人应声而去。

        “姐,当年那事被人翻出来了。”

        “什么事儿。”

        “哎呀,姐,你真糊涂啊。还能有什么事啊,就那件事……”宁逊挤眉弄眼提醒姐姐,如他这般没羞没臊的家伙,都有羞于启齿的一天,可见此事有多么伤天害理。

        “到底什么事嘛。你这样捂着掩着我怎会知道你干得好事?”

        “七年前……就那件事。”

        “七年前……”宁玉儿闻言,稍作沉吟,而后大惊失色,道:“怎么回事,这陈年旧账怎么又翻出来了?谁干的?”

        “姐,我哪知道的。我听媳妇说,有人在洪湖县的大街小巷里贴告示,我嘴笨,说不清楚,我拍下来了,你一看就明白了。”

        宁逊把手机递给姐姐,而后垂头丧气坐在一旁,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

        “这……这是谁干的。他这是……要你死啊。”宁玉儿看了告示之后,声音都变了,变得尖细刺耳。惊怒交加道:“说,你到底得罪了谁?这件事处理不好,你姐夫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姐夫怎么还不回来啊?”

        “哼!等他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

        宁玉儿知道这是一件人命关天的大事,如果事情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她必须做出选择。

        姐弟不再说话,沉默着,等待当家的钱振国回来处理此事。

        可这一等就是一整天。

        在此期间,宁玉儿打了好几个电话,除了没有告诉钱振国七年前的那件事,她连离婚的话都说出口了,只为把丈夫钱振国逼回家。

        钱振国今天非常忙碌,有几个重要的客户需要他亲自陪。可是家里的母老虎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着实弄得他心烦意乱。

        到了晚上,他才抽出时间赶回家。

        “老爷,你可算回来了。”宁玉儿抹着眼泪,扑向钱振国。

        “别哭别哭,我的好玉儿,又是谁让你受气了。”

        钱振国虽然惧内,但是与夫人的感情甚笃。如果没有那个鬼见愁一般的小舅子在中间挑拨闹腾,两口子绝对称得上模范夫妻。

        “姐夫,救命啊。”

        “俺的亲娘啊!”钱振国一见小舅子,先是一阵头大,多少年不说的家乡话再听到姐夫救命的时候,崩不住了。

        “说吧,你又干了什么好事。”钱振国心累得到不行,握着爱妻的小手,道:“他不肯说,你说吧。”

        宁玉儿弯下腰,趴在丈夫耳边嘀嘀咕咕,又把告示的照片拿给他看。

        “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

        “特么的,你就是一头猪啊,该死,该杀!”

        钱振国当着爱妻的面,从未说过如此凶狠的话。吓得宁家姐弟二人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老钱,你别吓我啊,你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想死啊!”

        昨天晚上,他接到赵昆鹏的电话,林家开始向四大家族展开报复。最先倒霉的是赵家,已经被林家打残了。他倒是愿意慷慨解囊,但是今天早上赵昆鹏又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赵家没救了。

        赵家完了,下一个是谁?

        现在谜底揭晓了,是钱家。

        “玉儿,你弟弟这条命可能保不住了,搞不好,我钱家也要跟着家破人亡。”

        “那那那……可怎么办呀,老钱,你快想想办法啊。”宁玉儿慌了神,都快急哭了。

        “你跟我来。”

        钱振国拉着爱妻走进书房,对宁玉儿说道:“宁逊保不住了,你就不要再瞎想了。这件事说到底是我们冲钱家来的。他们想借着七年前那件事整垮我们。玉儿,这些年,我钱振国对你……”

        “不要,我不听。”宁玉儿捂住丈夫的嘴巴,咬了一下嘴唇,心里已有决断。掷地有声道:“如果,我说如果,让小逊自首,老钱,这件事还会牵连到我们家吗?”

        “暂时……不会。”

        “那好,我去找小逊,今天晚上就叫去他自首,你找个律师来,教他怎么做,我们要和他撇清关系。”

        “啪嗒”一声,钱振国抱着老婆狠狠的亲了一口,激动的说道:“你真是我的贤内助!”

        “讨厌,我再疼我娘家的人,孰轻孰重,我分得清楚,在我们家没有倒霉之前,他们想占便宜,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以为我真傻呀!”

        “不傻不傻,是我傻。我是傻人有傻福才娶到玉儿这样贤妻。”

        “我去把小逊叫进来,你去联系律师。”

        “嗯。你好好的跟他说。”

        “放心吧,他听我的话。”

        宁玉儿是伪扶弟魔,是假的,如果是真扶弟魔,才不会管那么多,一定会力保住弟弟而让老公去坐牢顶罪。

        宁逊走进书房,才知道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可怕。

        “小逊,姐问你,你想死想活?想活就听我的,姐不会害你。你媳妇还有你家小宝,我会替你照顾的。最多坐几年牢,姐不会让你在牢里吃苦受罪的。”

        “姐,我想活,我听你的。”

        得到弟弟的答复,宁玉儿松了口气,一想到弟弟即将坐牢,又忍不住抱怨道:“你说你媳妇到底哪里好,你为了她,害死那么多矿工,我一想起此事,我恨不得杀了她。”

        七年前,宁逊在“金山矿业”混日子,与小卖部的老板娘勾搭上了。而老板娘的丈夫也在矿上工作,也不知他是鬼迷了心窍?还是哪根筋抽了。

        为了跟小卖部的老板娘长相厮守,他真是胆大包天,连命都不要了。用雷管炸塌矿井,导致一百多人遇难,其中就有小卖部老板娘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