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52章 秋后算账

第52章 秋后算账

        “有种吸干我。”

        这是林奕不省人事之前说过的狠话。

        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装完。

        林奕醒来时,浑身无力,眼冒金星,真有一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自幼学医的他,知道自己元气大伤。不是被吸干的,而是伤及内脏所致。

        不过,他并不担心自己的伤势,有祖传的《太玄练气决》,调息静养几日便可痊愈。他现在要考虑的是,秋后算账的日子到了。

        前段时间,徽州士族秦锋勾结明城四大家族对付林家,导致林家在短短几天之内损失上百亿。

        而后,秦锋被林奕打死在擂台之上,主谋虽已死,但帮凶仍未绳之以法。

        以林奕睚眦必报的性格,岂会善罢甘休。

        林氏庄园。

        演武堂。

        林奕把体内经脉里的气流缓缓地收归丹田,今天已连续运气第九个大周天。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达到了能够承受的极限,如果再运气下一个大周天,他的经脉会受到损伤,会再一次品尝到三天前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

        林奕一想到那种经脉一丝丝破裂开的痛楚,一向胆大的他,背后也禁不住冒出一丝丝冷汗。

        “修行讲究水到渠成,不可贪功冒进。”林奕告诫自己,不能像前天那样激进。推到萧若璃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当徐徐图之。

        正所谓;好饭不怕晚。

        “我忍,我练我练我练出一个好胃口(铁肾)。这顿大餐跑不了!”

        林奕走出演武堂,管家老戴立刻迎了上来,汇报道:“大小姐同意了,支持少爷整垮四大家族,前期资金投入一百亿。少爷,您打算什么时候开始?”

        林奕停下脚步,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认真地说道:“现在,马上。”

        “先从谁家开始?”

        “先从实力最弱的赵家开始。”

        林奕最近几天做了很多功课,详细了解了明城四大家族的发家史以及现在的状况。

        赵家是做外贸的,资金并不是非常雄厚,再加上赵家之前大力支持秦家,试图抱上士族的大腿,已经消耗了很多资金。

        据说,为了填补资金缺口,他们从银行、民间集资等各方渠道借贷了很多钱。

        现在的赵家是个纸老虎,外强中干,一戳就破。

        由此可见,林奕选择赵家下手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的。

        “团队找好了吗?”

        “大小姐安排好了。”

        “那就开始吧。”

        林奕走向风和殿,老戴一路跟着,几次张嘴,却不知因为什么,最终没有说出口。

        “还有事?”林奕接过大丽递来的热毛巾,擦了一把脸,道:“瞧你那恶心人的样子,跟便秘似的。”

        “少爷,前几天我师侄鲁莽,不小心弄伤了少爷……”

        “不小心?”林奕一听,嗓门立刻提高了数倍。

        “不不不,老奴该死,老奴掌嘴!”老戴说扇就扇,啪啪啪的抽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又道:“按照少爷的指示,老奴已经把萧师侄以下犯上等恶劣行为向天道门门主如实反应了。门主的意思是……”

        “说啊。”

        “门主强烈谴责以任何形式的以下犯上的行为,呼吁施暴者和受害者保持冷静克制,尽快缓和紧张局势……”

        “你们门主以前是干什么的?你别吓我啊!你们混江湖的,思想觉悟、政治理论水平这么高啊?有这本事干什么不行,混江湖?太屈才了。”林奕有感而发,震惊不已。

        “少爷,重点在后面呢,您听仔细咯。”老戴清了清嗓子,以抑扬顿挫的声音宣读:“天道门会继续对此事保持高度关注,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经调查,施暴者萧某某对自己的暴行供认不讳,天道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秉着公平公正,不隐瞒、不包庇,不推卸的三不原则,严惩施暴者萧某某,并且对受害者进行一系列补偿。”

        “没了?”

        “是啊,少爷,您的意见天道门非常重视,会对你进行一系列补偿,保证让您满意。”

        “除了暖床,其他的补偿,我一概不接受。哼!”

        “少爷,您听我说……”

        林奕头也不回的走了,老戴见劝说无用,只得甩手而叹:“这可怎么办啊?”

        ……

        明城,金水湾。

        意通集团总部。

        下午三点整,现任赵家家主、集团董事长赵昆鹏召开董事会,商讨集团下季度的工作如何展开。

        工作会议开到一半,董事长秘书急匆匆的闯进会议室,趴在董事长赵昆鹏的耳边说道:“我们的货在国外被查了,还有国内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董事长,您看。”

        “什么时候的事?”赵昆鹏拿过文件,快速浏览一遍,问道:“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我刚到收到消息。”

        “不许声张,给程乾打电话,让他去查一查是谁在背后搞鬼。”

        “是。”

        秘书走后,会议继续。

        在没有查清楚之前,赵昆鹏不会告诉董事会成员货物被查一事。他虽有意隐瞒,避免恐慌。但有人唯恐天下不乱,又岂会让他称心如意。

        明城新闻报道了此事,很快,会议上的股东接二连三的收到了消息。

        一时间,开会的内容变了,不在商讨下季度的工作,而是目前货物被查一事,有股东当面质问赵昆鹏,追问责任。

        随着大家热烈讨论,愈发觉得此事可能不是一次偶然事件,而是有预谋有组织的针对意通集团。

        “赵董事长,您是不是提前知道了什么,如果您知道是怎么回事,麻烦您跟我们通一声气,我们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赵昆鹏冷着脸,一言不发。

        “赵董,这可不是小事,处理不好会让公司形象受损,影响很恶劣。”

        “是啊。如果董事长知道什么内幕,不如现在就告诉我们吧。”

        “你们不是喜欢猜么?我让你们猜个够。”赵昆鹏撂下这句话,起身就走。他太了解这群股东了,只能同享福,不能共患难。一旦遇到什么风吹草动,他们见势不妙,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

        当他们把所持有的股份抛出去变现的时候,赵家就得独自承担所有风险。他们可以跑,赵家跑不了。

        这绝不是赵昆鹏想看到的,故而,什么都不说反而能稳定军心。

        回到办公室,赵昆鹏一连打了十多个电话,结果一问三不知。尤其是明城的老关系户,拍着胸脯保证,什么只要他在一天,任何事情都不会发生的。只要今年的份额不少,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赵昆鹏现在无法确定,这究竟是一件偶然事件,还是有人刻意针对。

        “程乾,仔细查,我总觉得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冲着我们赵家来的。”

        “爸,您放心,我已经在飞机上了。明天下午就到,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听见儿子的保证,赵昆鹏才稍感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