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36章 仇人满地

第36章 仇人满地

        表弟、表姐、嘿嘿。

        古来有之,乃我国传统文化。

        都说读书人心眼多,士族出身的顾家长老,他们再糊涂也不可能缺心眼。一句小三是林奕的表姐,不但扭转了局势,还掌握了主动权。

        倘若顾家不想退婚,便可以对外说林奕与表姐青梅竹马,但与礼不合,相信他会处理好的,还能落下一个宽容大度的好名声。

        换而言之,如果顾家想要退婚,也能站在道德制高点怒斥林奕人面兽心,乱了人伦纲常。

        理由冠冕堂皇又无懈可击。

        就在昨天,顾倾城决定邀请林奕出席自己生日宴会的时候,萧若璃曾说过,你将拥有一个终生难忘的生日。果然没错,林奕一出现,就开启了怼天怼地的超神模式,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节奏完全被林奕带偏了,之前商议好的所有计划全部落空,还被林奕好一番羞辱。

        除了《湘月》诗会的成员,玻璃心碎了一地之外,其他宾客皆感到不虚此行。即便回到家中,还念念不忘的向亲朋讲述宴会上所发生的种种趣闻,因为在顾倾城的生日宴会上有太多值得回味的东西。

        他们见到了“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神秘作者,也见识了何为恃才傲物,何为名士风采。最最最让他们钦佩的是最后时刻,林奕撇下原配,与小三私奔的场面极其感人,为宴会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偷偷哭泣、抹眼泪的看客不知凡几,试问谁没有一个不堪回首的青春岁月。总有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改变了初衷,有权有势的他们,在这一刻非常羡慕嫉妒林奕。

        ……

        “倾城啊,会开完了,情况不太理想。”

        阁楼里,顾倾城站在书案前,聚精会神的临摹林奕那首《蝶恋花》。即便是父亲与她说话,她也是一副置若罔闻的模样。

        见此一幕,顾永凡闭嘴不言,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女儿临摹“女婿”的字迹。

        半个小时后,顾倾城收笔,才发现旁边站着一个人。

        “呀,吓我一跳,爸,你干嘛啊,为什么不说话。”顾倾城拍着胸口,惊魂未定地埋怨道。

        “怪我怪我,我来有一会儿了,见你如此专注,不忍心打扰你,我可不是故意吓你。”

        顾永凡刚坐下,女儿立刻奉上一杯茶。

        “爸,长老会那边……”

        “会是开完了,但是意见不太统一。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当然,我是完全支持你的。”顾永凡说着,喝了口茶,想了想又道:“问题是长老会拿不定主意啊,究竟是结婚还是退婚?现在谁也说不清楚。结婚还好说,问题是退婚,怎么退?谁来起头。那些长老不是瞎子,他们看得出来,林奕不想攀附顾家。”

        “爸,您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说什么?”顾倾城越听越糊涂。

        “长老会的意思……”顾永凡眉头紧皱,欲言又止,琢磨好半天才道:“倾城,爸当时就拍桌子了,坚决不同意。”

        “什么不同意?”

        “你附耳过来。这事儿,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闻听此言,顾倾城好奇心大起,身子向前一倾,作侧耳聆听状。

        “啊!”

        顾倾城大惊失色,怒道:“简直是胡闹!”

        “就是,我当时就这么说的,但是你也知道,长老会人多势众,我……”

        “我……我去找他们理论。”

        “别去,倾城啊,听老爸一句劝,这不只是长老会的意思,还有老祖宗的意思。”

        “都惊动老祖宗了?”顾倾城闻言一惊。

        “那当然,林家是潜力股,值得你用心去……”

        “你还说。”

        “不说了不说了,你自己慢慢考虑,如果你实在不愿委屈自己,那也行,我大不了……再闹一次。”

        顾永凡从内心深处讲,他并不反感林奕,因为他欣赏林奕的做事风格,嚣张霸道、蛮不讲理。做了他一直想做又做不到的事情,甚至认真考虑过要不要请女婿喝一顿酒,切磋交流一下心得。

        纨绔不分年龄,顾永凡属于那种初心不改的老纨绔。

        ……

        京郊。

        望月山庄,会议厅。

        “顾家到底什么意思?一直不来信,还要我们等多久?”

        “等多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秦家的人不能白死。”

        “你们秦家才死了一个后辈,我们段家死了三十多人。这还不算我家培养的死侍。”

        “哼!谁让你们段家勾结外敌……”

        “咳咳!”

        咳嗽之人名叫周越泽,是望月山庄的主人,他见秦智阳揭段家的伤疤,立刻出声阻止道:“秦智阳,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段家已经够惨了,你来这里是为秦锋报仇,段正明也是为家人报仇,所以我们的目的一致,就不要再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

        “我就给周老板一个面子。”秦智阳根本不把段家放在眼里,这就是士族的底气。

        “呵呵,多谢秦兄赏脸。”周越泽拱手致谢,又道:“这样干等着也不是办法,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去餐厅边吃边等。”

        “行。”

        会议厅里的三人起身走向餐厅。

        “老爷。”管家匆匆跑来,把手机递给周越泽,道:“在顾倾城的生日宴会上,这个……我也说不清楚,您看过就明白了。”

        周越泽打开视频,第一眼便觉得视频中的年轻人非常眼熟,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是他。就是这个兔崽子……我要杀了他。”秦智阳一看见林奕,便忍不住破口大骂。

        “林奕?林雪的弟弟?是他,没错,我见过他的照片。杀不了林雪,我还杀不了这个废物吗?我家三十多条人命啊……”段正明瞪着赤红的眼珠子,杀气腾腾地说道。

        周越泽不言一字,全神贯注的看着视频。

        “这林奕不是一般人。顾家可能改变注意了,看来我们得实施第二套方案了。”

        “周老板,第二套方案你们可以实施,我秦家就不奉陪了。”

        秦智阳一听周越泽要实施第二套方案,立刻表明态度,不跟他们一起玩了。

        “呵呵,周某知道秦兄的顾虑,我们可以从长计议,不急于一时。”

        “周老板,还有段老板,我是士族,是要脸的。所以,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时候不能做。第二套方案你们再合计合计。”

        “好说好说……”

        周越泽一句话尚未说完,手机突然响了。

        “顾家回消息了。”

        周越泽一声惊呼,段正明和秦智阳立刻凑了过去,伸头看向他的手机。

        “可!”

        短信上就一个字,“可”。看到这个字,周、段、秦三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