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林奕顾倾城在线阅读 - 第17章 开方治病

第17章 开方治病

        “林总裁,今天收盘我们集团损失了7亿。”

        “林总裁,安吉集团宣布与我们公司终止合作。”

        “林总裁,天马公司的律师团已经到了,正式向我们公司提出索赔条款……”

        “林总裁,南泰公司拖欠我们的货款多达15亿,至今未……”

        “林总裁……”

        林氏集团大夏,总裁办公室。

        集团各个部门的领导正在向林雪汇报工作,总的来说,无一例外,全是坏消息。

        但是在林雪绝美的容颜上却看不出喜怒之色,静如止水,不含任何情绪。

        “还有没有其他事?”

        “林总裁,董事会那边……”

        “没事就回吧。”

        “是。”

        各个部门的领导走出办公室,立刻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林氏集团最近损失惨重,距离破产不远了。

        事关前途与自身利益,他们不得不慎重,是跟着林氏集团共存亡?还是择良木而栖,这是他们目前最难抉择的事情。

        “明城四大家族,赵、钱、孙、李投诚了?一群软骨头,以为当士族的狗就有肉吃?哼!一群鼠目寸光之辈,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林雪刚端起咖啡杯,手机就响了。

        “是我,对,暂时不需要,一个秦家而已,我弟弟会处理好的。嗯。再联系!”

        通话时间短暂,林雪挂断电话后,再次端起咖啡杯,慢条斯理的喝着咖啡,一点也不着急。完全是一副不把秦家放在眼里的样子,不但拒绝别人的帮助,还把对付秦家一事交给弟弟林奕。

        且不说外人如何看待此事,单说林奕若是知道,一定会感动的痛哭流涕。他一个中医大学刚毕业的学生,还没来得及参加工作,根本不懂公司运营,更不懂什么是商战。

        通过这件事,可以证明“扶弟魔”对弟弟的迷之自信是与生俱来的,是根植在基因里的,剔除不掉。

        与此同时,刚出院的林奕已经回到庄园,正在客厅里围着萧大侠看个不停。

        “面色发白,出冷汗,四肢乏力,恶心呕吐,有间接性失聪?精神恍惚……”中医世家出身的林大夫,绝非浪得虚名之辈,仅是观看患者气色,便已初步了解了患者的病因。

        “来,把手腕伸出来。”

        “你……”

        “你什么你,我是大夫。把手腕伸出来,我要号脉。”

        林奕说出大夫二字的时候,不知怎么搞的,给人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平时干尽荒唐事的他,却在此刻,展现出了极大的自信,又极具说服力,让人不敢不信。

        萧大侠伸出手腕,带有姑且一试的心态,也有拆穿林奕假冒医生,然后将其暴打一顿出气的打算。

        “再把右手伸出来。”

        林奕表情凝重,语气严肃。

        他之前观看萧大侠气色,初步诊断是痛经所致。但号脉之后,发现自己错的离谱,在自我检讨反省后,林奕打起十分精神,绝不能堕了林家百年老字号的名头。

        辩证,开方。

        当林奕拿起笔写下药方时,不只是萧大侠收起了轻视之心,面露震惊之色,连同管家老戴和贴身侍女大小二丽都被惊得瞠目结舌。

        “管家,按方抓药,记住,煎药时……”林奕说着,语气一顿,摆了摆手道:“算了。你把药买回来,我来煎。”

        “少爷,药不能乱吃,会死人的。”事关师侄性命,老戴不敢纵容少爷,出声提醒道。

        “你说我是庸医?”林奕面色一沉,语气森冷道:“去抓药,药煎好之后,我会先喝一口以证明药无毒。”

        “少爷。”

        “去抓药。”

        林奕一意孤行,不是出于面子,而是心中有愧。萧大侠在他养伤期间身受内伤,不用猜也知道是姐姐林雪替他出头,将其打伤的。

        老戴拗不过,摇头长叹,拿着药方走了。

        “你会医术?”

        “学过一点。”

        萧大侠分辨不清林奕这句话究竟是谦虚,还是确有其事。不过,林奕给她的感觉很奇怪,在他号脉的时候,那种沉稳是装不出来的,唯有胸有丘壑的人才能处事不惊,稳如泰山。

        堂堂纨绔恶少不学伤天害理,却学起治病救人了,要转行啊?问过那些被你伤害过的人没有,他们同意吗?

        “少爷,渴不渴,吃水果吧,今天的荔枝很甜很新鲜。”二丽见气氛很压抑,大家都不说话,尤其是少爷出院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是不是吃错药了呀?”二丽想着想着,不禁脱口而出。

        林奕蹬了二丽一眼,隐有责怪埋怨之意,心道:没看见少爷正在跟萧大侠比拼定力?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以后怎么在本少爷的皇宫里玩宫斗?

        就这么,一屋子人大眼瞪小眼,比拼了一个小时的定力,胜负未分之际,管家老戴终于回来了。

        “少爷,药抓回来了。”老戴一脸喜色,快跑到林奕身边,话未出口,啪的一声,甩了自己一耳光。

        “老奴昏聩,质疑少爷医术,罪该万死!”

        这副姿态比负荆请罪震撼多了,效果也更好。

        本打算怼一怼不识相的管家,可一见他如此上道,即便有火也发不出来了。

        “好了好了,别丢人现眼了,赶紧起来。”

        “少爷乃当世神医,老奴把方子一拿出来,抓药的老师傅就吓了一跳,几个坐堂的老大夫都跑来观摩少爷的单方,啧啧称奇,直呼少爷医术高超……要不是他们耽误时间,老奴早就回来了。”

        林奕瞥了他一眼,信他才有鬼。明明是找人验方,怀疑本少爷的医术。由他这么一说,反倒是给我长脸了。

        “别废话,把药给我。”

        “都在这呢,一共八副。”

        “嗯。”林奕打开一幅,看了下药材,点了点头道:“品质不错,我去煎药。”

        林奕带着贴身侍女走了,管家老戴和萧大侠互看一眼,心中满是疑问。

        “师叔。”

        “啊,若璃,你安心养伤。其他事不用你管,有师叔在。”

        “师叔,我是说他……”

        “唉!”老戴话未出口,先是一声长叹,神情萧索,无奈道:“若璃啊,你可能不信,我刚才说的话,不是恭维,而是确有其事。仁心堂的首席医师竟说出了拜他为师之言,嘿!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我真的老了,越来越看不懂也伺候不了少爷了。”

        “师叔,你说的是真的?”

        “据郑大夫说,那副药主治内伤,调和五脏六腑,养气活血……你不用怕,放心喝就是了。”老戴可以说是看着林奕长大的,对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毫不夸张的说,林奕撅起屁股,老戴都知道他拉什么屎。可现在的少爷屡有惊人之举,已经不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少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