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周仙吏在线阅读 - 第24章 乐极生悲

第24章 乐极生悲

        见眼前的捕快听到周家,竟还是半步不退,那名神通境修行者,看向另一人,说道:“我拦着他,你先带公子回去……”

        周家子弟,当然不能被就这么带走。

        这是他二人身为护卫的职责。

        等到了周家之后,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有周家担着,便与他们二人无关了。

        李慕的心中,有怒火在熊熊升腾。

        平日当街纵马也便罢了,诸如魏鹏,杨修,朱聪之流,也不过是嚣张了一点儿,喜欢以势凌人,百姓们吃些小亏,敢怒不敢言。

        但周家此人不同。

        他醉酒纵马,当街撞死百姓,不仅没有一点儿悔过愧疚,气势反而更加嚣张,一条鲜活的人命,在他眼中,仿若无物。

        这两名第四境修行者,显然也没有将这条人命放在心上。

        李慕看着他们,冷冷道:“杀人逃窜,拒捕袭捕,依大周律,可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那名中年男子有第四境的道行,挡在这名第三境的小捕头前面,微笑说道:“你可以试试。”

        李慕看着他,问道:“百姓的命,在你们眼里,便是如此低贱?”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能让你带走公子,这是我的职责。”

        李慕冷漠的看着他,说道:“抱歉,这也是我的职责,本捕头依法捉拿命案凶手,拦我者,以同罪论处……”

        他话音落下,一道剑光,向着那中年男子当头劈去。

        咻!

        中年男子抽出腰间长刀,横刀阻挡。

        锵!

        一道金铁交鸣的声音过后,他手中的长刀断成两截,“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同时掉在地上的,还有他的一条胳膊。

        以李慕如今的修为,将白乙作为常用兵器,其实已经有些不足。

        白乙毕竟只是玄阶,最大的作用,便是其中的楚夫人,能够为李慕提供第四境的法力,单独使用白乙,和第四境的修行者斗法,此剑反而会削弱他能发挥出的实力。

        所以在刚才,挥剑砍下去的时候,他将白乙送入壶天戒指,用青玄剑代替。

        普通的一剑,中年男子刀断,臂断。

        玄阶上品兵器,断成两截,同时断掉的,还有他的手臂。

        中年男子愣了一瞬,然后面色大变,慌忙用另一只手取出一张符箓,贴在那只断臂上,才堪堪止住了狂涌的鲜血,坐地运转法力调息。

        另一名中年人,还没有来得及带着那年轻人离开,便看到了这震惊的一幕。

        李慕剑指两人,淡淡道:“杀人逃窜,你们走一个试试?”

        剩下的那中年人面色难看,没想到一个聚神修行者的手中,竟然有如此神兵,但他还是得带公子走。

        他抓着年轻人的肩膀,两人的身体腾空而起,便要离开。

        李慕一扬手,一张符箓甩出,符箓化作一道金光,打入他的体内,他只觉得体内的法力一滞,忽然无法运转,和那年轻人,双双从空中掉落。

        他砸在地上,目光死死盯着李慕,问道:“你当真要和周家为敌?”

        不是李慕和周家为敌,是周家和他为敌,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次正好老账新账一起算。

        两名中年人,一名断臂重伤,一名法力被封,李慕走到那年轻人面前,说道:“杀了人还想跑,你以为神都没有王法吗?”

        看来今日是无法脱身了,年轻人倒也不惧,只是嘲讽的看着李慕,说道:“走吧。”

        身上没有趁手的东西,李慕看向躲在远处的刑部差役,见其中一人拿着拘人的铁链,远远道:“铁链借我一用。”

        那刑部捕快左右看了看,将铁链扔在地上,默默退开。

        李慕招了招手,那铁链飞到他手中,他将周处捆起来,走到那被撞的老者身边,叹了口气,看向周围,问道:“哪位愿意帮我将老人家的尸首背到县衙?”

        人群一阵骚乱,很快的,便有一名汉子站出来,说道:“李捕头,我来!”

        李慕对他拱了拱手:“多谢。”

        汉子咧嘴一笑,说道:“应该的。”

        李慕手持铁链,像是牵了一条狗,周处跟在他身后,两名中年人,也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边,几人所到之处,街头一片哗然。

        “那个人怎么断了一条胳膊,好可怕……”

        “这不是周家的周处公子吗,他怎么被铁链绑着,他犯什么事了?”

        “他犯什么事情重要吗,重要的是,什么人敢抓他?”

        “你没看到吗,拿着链子的是李捕头,除了李捕头,神都还有谁敢干这种事情?”

        “这次有大热闹看了,这可是周家啊……”

        “看你妈个头,我担心的是李捕头,他若是有事,以后还有谁为神都百姓伸冤?”

        ……

        神都衙门口,魏鹏在杨修和朱聪的迎接下,从衙门走出来。

        五天的牢狱生活,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憔悴,头发凌乱,眼窝发黑,胡子拉碴,但他的精神,却很振奋。

        他怀里抱着一部厚厚的大周律,无比遗憾的说道:“若是早日知道这些,我又怎么会在那李慕手下吃这么多次亏……”

        杨修看着他,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魏鹏左右看了看,说道:“我和他的事情还没完,我准备……”

        他话未说完,忽然看到前方有一群人向都衙走来。

        走在前面的,正是他这五天来,日思夜想的李慕。

        此时的李慕,满面阴沉,一脸杀气,他手中牵着一条铁链,铁链之后,绑着一人。

        魏鹏一眼就认出来,那人正是周家的周处。

        这是他平日里在街上遇到,需要躲着走的人。

        可现在,周处像是一条狗一样,被李慕用铁链牵着。

        周处身旁,是他的两名护卫,其中一人断了一条胳膊,半个身体都被鲜血染红,那刺目的血红,看的魏鹏脑袋有些发昏。

        杨修注意力在魏鹏身上,没看到这一幕,好奇问道:“你准备怎么样?”

        魏鹏吞了口唾沫,说道:“我准备回去以后,好好研读大周律,我觉得我们以前错了,我以后一定要做一个遵纪守法的人……”

        杨修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下一刻,他便意识到了什么,目光望向前方。

        看到李慕牵着铁链,铁链上绑着周处,向这边走来时,他的表情一怔。

        魏鹏三人挡在衙门口,李慕沉声道:“让开!”

        杨修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魏鹏两人拉开。

        李慕将周处三人带进去,依然能够闻到一阵刺鼻的血腥味,杨修难以置信道:“我没有看错吧,李慕抓了周处?”

        朱聪吞了口唾沫,说道:“你没有看错,那是周处……”

        杨修还是难以置信,周处虽然不是周家嫡系,但却是周家子弟中,最不好惹的人之一,那才是真正的走在街上,他们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的人。

        他喃喃道:“抓周处,他疯了吗?”

        魏鹏脸色有些发白,说道:“这个人不要命,我们以后还是不要招惹他了……”

        后衙,张春正在品茶。

        这两日他心情极佳,尤其是看到李慕郁闷的样子,他的心情就更好了。

        怎么也得让他尝尝,当时自己心中的酸涩滋味。

        心中这样想着,看到李慕寒着一张脸走进来时,他脸上的笑容更盛,说道:“李慕啊,坐下来喝杯茶……”

        李慕道:“不了,有件人命案子,需要大人审理。”

        “什么?”张春立刻没了喝茶的心思,站起身,肃然问道:“什么样的案子?”

        李慕简要道:“有人酒后街头纵马,撞死了一名老人,人我已经带回来了,需要大人处置。”

        张春大步向前衙走去,怒道:“岂有此理,什么人如此大胆……”

        李慕道:“周家,周处。”

        张春脚步一顿,面色隐隐有些发白,回头问道:“哪个周家?”

        李慕看着他,说道:“不用怀疑,就是大人想的那个周家。”

        张春身体晃了晃,扶着墙才站稳,看着李慕,悲愤道:“本官不就是占了你一点儿便宜吗,你至于这么对本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