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王者在线阅读 - 第1133章 叶云舒被围了

第1133章 叶云舒被围了

        只要足够强,任何事情摆在眼前,那都是合理的!

        直到萧阳驱车回到市区,杨守墓的话,依旧一直在他脑海当中徘徊。

        “足够强……我依旧是太弱了啊。”

        萧阳叹了口气,将车停在路边。

        此时已是深夜,偶尔会有一两辆车从主干道上疾驶而过。

        萧阳看着眼前宽阔的马路,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迷茫过了,变强?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变强?

        玄天说过,萧阳走的路,和他们都不同,他们无法给予萧阳在练气方面太多的帮助,想要变强,唯有依靠自身!

        这天下间,凝气中期,何等的多,可哪怕神隐会这种传承两千年的组织,主教级战力,才有多少?

        到了凝气,每一个小境界,都是一番截然不同的天敌。

        变强,说来两字,但以萧阳现在而言,想要做到,谈何容易?

        萧阳打开车灯双闪,“嗒嗒嗒嗒”的声音不断响在萧阳耳边。

        萧阳伸手摸了摸鼻头,“我好像,近段时间,活得太安逸了。”

        遥想自己以往的变强之路,都是在生与死之间拼搏,可最近一段时间,萧阳所做的事,都是有十足的把握,哪怕与迈洛翻脸,那也是有相当大的把握才会去做这样的事,生与死之间,萧阳发现,自己好像很久都没经历过了,自己好像是渐渐惧怕了这样的感觉,是因为什么,自己有了牵挂么?

        在萧阳脑海,不禁浮现叶云舒的音容笑貌。

        摇下车窗,对着午夜的空气深吸一口,“解决眼前的事,就去找点刺激吧。”

        萧阳并没有选择回家,而是直奔市区地宫的入口,来看看这里的探索进都。

        在市区地宫入口方圆一公里处,都有官方专门设的卡,普通人根本就进不去,萧阳拿出白袍客先前给他的通行令,这才进去。

        这次前来很多国家隐藏势力,但并非每一个人都能进入地宫。

        九局有明确规定,每一个势力,只能有一人进入地宫,其余人则都在地宫门前守着。

        萧阳绕了一圈,地宫外面依旧是灵气浓郁,若非九局在这里布下一些小型的聚灵阵,恐怕银州空气已经被这些灵气所影响到了。

        萧阳看着地宫入口,摇了摇头,“地宫与王陵相通,真要如此,那这地宫的尽头,可就远咯。”

        不过这一说话,萧阳本人还是有些质疑的。

        虽然杨守墓明确告诉萧阳,地宫与陵墓是相通的,可萧阳想不明白,若王陵里藏得,真是所谓的传承,那为何要修建一个这么庞大的地宫,庞大到能覆盖大半个银州市区?一个传承,需要这么大的手笔么?如果是这样,那西夏后人,又为何要修建王陵假墓,来隐藏地宫的存在呢?

        于地宫入口待到上午九点。

        “出来了!”

        “应该有什么发现!”

        几道惊呼声在萧阳耳边响起。

        地宫入口处,不少人影从里面露头,都是那些各大势力的成员。

        “怎么样?里面有什么?”一名在外面守了一夜的人问道。

        里面出来的人满脸遗憾的摇了摇头,“里面太大了,还隐藏着一种古怪的机关人,探索进都很慢,据估计,这地下空间,至少有数十公里!”

        “这么大!”

        萧阳站在一旁,听到这样的答案后,摇了摇头。

        如果真是想通,那这地宫,他已经从另一边进去过了,除非传承出土的那一天,否则这里面的一切,对他再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等萧阳回到家中,叶云舒和米兰已经去了公司,萧阳倒在床上,抛开心中杂念,睡了过去。

        对于萧阳来说,能在这段时间抛开一切睡个好觉,属实不易,有太多疑惑纠缠着萧阳。

        地宫下到底有什么影响着自己?地宫下的传承是什么?陆老头的墓里当真有气与兵结合之法?气与兵结合会发生什么?都城三大家的祖器是陆老头还给他们的,陆老头为何要这么做?守墓人既然知道地宫与陵墓是相通的,为何同意自己进入陵墓,却不将这消息告诉九局?那把剑就是陵墓的钥匙,当初切茜娅找自己要这把钥匙,为的什么?神圣天国也在觊觎这西夏传承?西夏后人,又是否为氏族?

        无数的疑惑,形成一团乌云,就盘旋在西夏省,困扰着萧阳。

        萧阳想也想不通顺,但他有一种直觉,当其中一点搞明白后,其余的一切,也将迎刃而解!

        睡的迷迷糊糊中,刺耳的手机铃声将萧阳吵醒,电话是秘书李娜打来的。

        “萧先生,工地出事了,现在叶总她们已经被困在工地上走不了了,你来看看吧!”

        “我老婆被困住了?怎么回事?”迷迷糊糊的萧阳,在听到李娜的话后,瞬间清醒,从床上蹦了起来。

        “好像是有人在工地斗殴,叶总今天刚好视察工地,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正现在被那些斗殴的人围住了,已经打电话报了巡捕,可巡捕也解决不了,韦巡捕长说这件事只有你能解决!”

        “我现在过去。”萧阳挂断电话,随便漱了个口,便冲出家门。

        叶氏现在动工的工地,就在城郊,当之前那块地被九局拿下后,叶氏便改变了发展方向,打算将商业方向朝南边发展。

        南边一直都是银州比较落后的地方,相比于北边的房价,至少便宜了一倍,且人口数也远没有城北密集。

        要说有两方人约架,城南工地那地广人稀,的确是个好地方。

        可现在银州地下社团已经彻底被整合,又哪来的人去斗殴?还围住叶云舒?甚至连巡捕都解决不了?

        当萧阳到地方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有七八辆巡捕车停在工地外面,韦巡捕长就在那里不停的踱步,脸上写满了焦急。

        “韦巡捕长,里面什么情况!”萧阳将车停下,人还没露面,声音已经先响起。

        满脸焦急的韦巡捕长一听到萧阳的声音,就跟找到了救世主一样,满脸激动的盯着萧阳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到了刚下车的萧阳。

        “萧先生,你终于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