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王者在线阅读 - 第970章 要怪就怪你家女婿

第970章 要怪就怪你家女婿

        都城人民医院,一间病房外,数名便衣巡捕来回不停走动巡逻,时刻盯着病房内。

        在病房中,叶正南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

        晋航在几名巡捕的陪同下大步走来。

        “这位是晋航同志,专门来调查这次的案件。”一名巡捕给病房前的便衣解释。

        晋航推开病房门,走进病房当中,盯着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叶正南,叶正南的鼻前,还插着氧气机,一旁的心率检测仪,表示叶正南此时状态已经恢复正常,醒来只是迟早的问题罢了。

        晋航看了眼窗外的巡捕,随后走到窗边,拉上了百叶窗。

        病房外一名便衣巡捕当场脸色一变,这百叶窗被拉上,他们便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正要出声,结果被带着晋航来的那名巡捕拦下。

        给晋航带路的巡捕冲便衣巡捕摇了摇头,随手伸手指了指楼上,意思说晋航是上面派下来的人。

        便衣巡捕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话。

        病房中,晋航一脸阴狠的盯着还在昏迷当中的叶正南,“老家伙,要怪,就怪你们家那个女婿吧!”

        晋航说完,直接上前,轻轻移开叶正南鼻前的供氧管,他的动作很细微,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供氧机已经被他拔掉,当供氧机被拔掉的瞬间,一旁心率检测仪的图案,波动慢慢变得平缓,这证明叶正南的心跳速度,在开始减慢。

        紧接着,晋航从兜里掏出一把由塑料袋包装好的匕首,他带上手套,将匕首从塑料袋里拿出,随后朝叶正南手上放去,让叶正南将指纹留在匕首的握把上后,这才重新将匕首收了起来。

        晋航才刚将匕首收好,病房门就被人猛地从外面推开。

        晋航露出不满的神色,朝病房门口处看去。

        “呦,你不是在银州执行任务么?白袍客掌剑使。”晋航看着病房门口,用一种颇为傲慢的语气道。

        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正是白袍客!

        在九局内部,有那么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不参与九局的内部争执,是九局的武力体系,专门执行一些对外的任务,这一群人,被称作九局执剑人。

        在执剑人当中的最高领袖,便是掌剑使了。

        九局当中,共有九名掌剑使,这九人,相当于是九局对外最高武力代表,每一名掌剑使,都有着凝气的实力,格外强横。

        一直以来,执剑人群体,和九局内部官政群体,都非常不对付。

        在晋航看来,执剑人,无非就是一群莽夫,他们能做的,只是打打杀杀,而在大事上面,打打杀杀从来都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

        从体系来讲,晋航和白袍客,并不属于一个体系,所以晋航说气话来,并不客气。

        病房门前的白袍客没有直接回答晋航的问题,他先是在病房内扫视一圈,随后质问道:“你在这干什么?这次秦家的事,应该不归你处理吧?”

        “呵呵。”晋航冷笑一声,“白袍客,注意你说话的方式,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质问我来了?要我说,你这次擅自回都,还没有报备吧?”

        “这种事不用你来操心。”白袍客语气不善道,“你擅自插手这次的事,一样没有报备,这不在你的权力范围之内。”

        “本来不在我的权利范围内,但这次的事,牵扯到了某些人,我自然就要管管了!”晋航的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衣兜,那里还放着那把沾上了叶正南指纹的匕首,“白袍客,我现在正在做事,你应该出去。”

        “你做你的,我来看看长辈而已。”白袍客走进病房,随手拉过一张凳子坐下,“莫非你晋航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我看到不成?”

        晋航脸色发生了点细微的变化,他盯着白袍客,见白袍客一副今天就要坐在这的模样,袖子一甩,“那你就在这好好看着,反正看这老家伙的模样,也没几天好活了!”

        晋航说完,大步离开病房,用力关上病房门。

        晋航刚走,白袍客便取出手机,拨通了白池的电话,“师弟,我已经到了,就在老爷子的病房里。”

        白袍客之所以从银州赶来,就是接到了白池的消息,白池害怕有人是用这次的事挑拨九局和萧阳之间的关系,专门让白袍客过来一趟。

        电话那头的白池应了一声,“多谢你了师兄,现在老大他们全都被九局带走了,看情况后续麻烦不少,你那有什么小道消息么?”

        “没有。”白袍客摇了摇头,“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九局内部都是一团迷雾。”

        白池又问,“那那个人是怎么回事?谁让他把老大他们带走的?”

        “你是说晋航?”

        “我不知道他是个什么鸟东西。”白池撇了撇嘴,“他这么直接将老大带走,应该不是你们九局内部安排的吧?”

        “不是。”白袍客回答,“晋航这个人,年轻,气傲,他是九局历史上最年轻的掌权者,从得知师叔到都城的第一时间,晋航就已经盯上都城了。”

        “呵。”白池轻笑一声,“闹了半天,是个愣头青。”

        “是。”白袍客说道,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却是一个很有背景的愣头青,所以有些麻烦,我们不属于一个系统,我也说不上什么话。”

        “老大那边,不需要我们操心,现在就害怕大嫂一家人受什么委屈,你知道老大的性格,真要被那个愣头青干出什么伤害到大嫂的事,恐怕这个年,谁都过不好了。”

        白袍客点头,“我明白,等下我就会去跟上面报备,在事情结束前,我会一直待在都城。”

        “好,那边的事就交给你了,有什么进展,我们随时联系。”

        两人一番交流后,挂断电话。

        白袍客在病房内随意看了一眼便离开病房,先回九局总部报备去了,并没有注意到叶正南鼻前的氧气机已经起不到供氧作用。

        九局内,萧阳在持续六档高温的房间当中,已经待了将近一个小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