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王者在线阅读 - 第919章 都是因为你

第919章 都是因为你

        夜里的寒风中,两人步行至银州城郊,一幢已经废弃的工厂上面,萧阳和麻衣分别背靠一个早已经不知废弃多少年的锅炉通风管坐下,一人手里抱着一个小瓷坛。

        萧阳捧着瓷坛放到嘴边,在坛口闻了闻,“闻着倒是不错,花香铺面,这是百花酿成的酒吧?”

        “你倒是还懂点。”麻衣笑笑,“当年我住的地方,花开遍野,就用花来酿了,尝尝,看看是我这酒好,还是各大势力每年给你光明岛上的贡品好?”

        萧阳捧起酒坛,放在嘴边,轻抿一口,随后闭上眼睛,几秒后才出声,“入口清香,带丝微甜,微甜中又夹杂着一点辛辣,很独特的口感,品到后面,还有股泥土的清香,你用花酿酒,不摘花茎的吗?”

        “哈哈!”麻衣大笑一声,“你倒是懂酒,不像有些人,喝了之后,只说我这酒不凡,至于哪里不凡,却说不上来,无非就是年份长一点而已,当初年少,用了些家里的酿酒方法,胡乱塞了十几坛,过了几十年才想起自己在老家还酿了酒,的确是没摘花茎。”

        萧阳瞥了瞥嘴,继续捧起坛子喝下一口,品着口中徘徊的清香。

        “怎么突然想和我聊安东阳的事了?”萧阳喝下几口后,主动出声问道。

        “你觉得你那个雇主怎么样?”麻衣看了眼萧阳,问道。

        “怎么样?”萧阳沉吟一声,抬头看天,做思考状,良久后,萧阳才回答,“一个让人敬佩的蠢货。”

        “我很欣慰你能用出敬佩这两个字。”麻衣浑浊的眼神中蹦现出一抹异样的色彩,“看样子,你的内心还是很明白自己的立场的。”

        “什么立场?”萧阳翻了翻白眼,“我只知道,我自己要过的好点。”

        “你要只知道这点,你就不会说出佩服两个字了。”麻衣开口,“我查到了你小时的经历,还没成年就被陆先生带出国,在外面一待就是十几年,你有你的光明岛,可你始终都是炎夏人,我们……”

        “行了。”萧阳一脸不耐烦的打断麻衣,“你也是神隐会的人,记住,炎夏有个九局,在九局眼里,你也是外人。”

        “他们看我是外人,我看他们不是。”麻衣摇了摇头,“神隐会并非你想的那样,我们炎夏……”

        “好了。”萧阳挥手打断麻衣,“你我经历不同,人生不同,思想自然不同,我知道我要做什么,我是佩服安东阳,但这不一定说明我要成为他那样的人,就像一个百亿商人佩服一个明星唱歌好听,他就要放弃百亿身家,去唱歌?”

        “也可以边唱歌边经营生意。”麻衣似有所指道。

        “算了。”萧阳摇头,“太累了,一场演出和一笔生意同时摆在你面前,你选什么?”

        麻衣说道,“自己心里想什么,就选什么。”

        “你说的那是无牵无挂的人。”萧阳笑了笑,“当有了牵挂,选择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人的牵挂是会变的。”麻衣开口,“我也有过你这个年纪。”

        “或许吧。”萧阳点了点头,“不过至少现在,我牵挂的还只是我的家人和朋友,至于其余的东西,等我老了再说吧。”

        萧阳仰头,一口将坛中的酒饮尽,随后一甩手,将瓷坛丢给麻衣,他则用力一跃,跳下工厂房顶,“酒好,谈心的话题不怎么样,还有,下次谈心,找个暖和的地方,这大冷天的也就你我坐在房顶上了。”

        麻衣看着地上萧阳走远的背影,大声道:“比起温暖的屋子,我看你更想找到寒冷的感觉吧,不要忘了,我们是同一类人!”

        麻衣的声音传进萧阳耳中,萧阳头也没回,背对麻衣挥了挥手,大步走远。

        早上七点,银州的天还没亮,但叶氏楼下,已经传来了一片喧嚣声。

        纵然韦巡捕长早就收到消息,连夜派人来叶氏这边维持正常秩序,但仍旧挡不住那连夜从全国各地飞来的疯狂记者,记者们手持摄像机话筒,拼命的向叶氏大门内挤去,每个人都想拿到第一时间的采访。

        整个炎夏大国,十几亿人口,偌大的金融体系,却在一夜之间翻天覆地,由银州一个小企业,一跃成为炎夏首富,一块四十多万平米的地,竟然排出了五千亿的天价!

        这已经不是炎夏内部的头条新闻了,拿到全世界,那都是引人注意的,谁要能拿到第一笔消息,在记者这个行业,不说一步登天,但那也差不多了。

        叶氏门前,被彻底堵塞,周围前来上班的人,看到叶氏门前围了这么多的记者,都在猜测为什么,他们还不清楚,一夜之间,炎夏新的首富就在自己隔壁诞生了。

        叶氏的公关团队,纵然经过一晚上的准备,但此时还是显得非常紧张,要知道,这次的记者采访,将会出现在全国各大头条!被太多的人所注意到了。

        饶是叶云舒本人,都显得不如往常那般自然,一夜未睡的她,特意补了妆容。

        上午八点,叶氏门前围着的人越来越多,叶云舒看着门外的记者,深吸一口气,大步走了出去。

        “出来了!她就是叶云舒!”

        “叶氏的掌舵人!”

        “就是她!”

        当叶云舒露面的一瞬间,无数声音响起,同时,各种闪光灯闪耀,打在叶云舒的身上,在这一刻,叶云舒注定要以现在的形象,出现在各大头条上,被全国商圈的人所熟知。

        这次这么多的记者前来,也引得不少人纷纷围观,猜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围观人群中,有几名中年男女站在这里,看着叶云舒,目光中充斥着浓浓的妒忌神色。

        “吴总,我们怎么办,叶氏今天肯定要有人上门拿东西,我们还真能把那地过给他们么?一平米可是一百多万啊!”

        “就是吴总,如果不是你,我们昨天绝对不会去退地,这件事你得想个办法出来!”

        “就是,我们都不打算退这个地的,是吴总你说了,我们才去退的。”